重生之恶毒姐姐|第60节

推荐阅读:、葬仙大帝婚有意外我和高冷老公的隐婚日常天生赢家(快穿)王道末殇娇策我的学姐是丧尸我欲为仙逍遥岛主我是神豪我怕谁八零之福气包穿成反派他亲妈爱我是你最完美的欺诈狂血兵王总有迷妹向他求爱最强控魂师为你迟迟归神秘老公太撩人不死疯少未来游乐场
  接着是方子安大惊失色的脸,和一声剧烈的枪响。然后便是一阵天晕地转。

  第二声,第三声,枪声终于停了。赵倩茹的笑声也停了。

  她仰面躺在地上,望着头顶方子安担忧的脸,还有余光中涌进院子的警察们,等伸手触摸到压着自己的那具身子慢慢流出来的温热,她听见了自己暗哑得几乎失音的呼喊:“陆洋!陆洋!”

  =========

  一直到手术室的灯亮起,林亦玮才恢复了些神志。她沿着手术室的门滑落在了地上,满是鲜血的双手捂着脸像一头小兽般呜咽着,眼里的泪和心底的痛一起蜂拥而至,在指缝间慢慢溢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亦玮已经哭哑了嗓子,手术室的门依然紧闭着。她将手撑着地,想要爬起来,尝试了几次却都失败了。

  有人将手伸了过来,她抬眼望去,看到了满脸愧疚的方子安。林亦玮静静地看着他,满是血污的一张脸毫无表情,眼神却极其嘲讽。

  方子安只好讪讪地伸回手去,嗫嚅地道歉道:“对不起,我见她可怜,便用围巾轻轻绑在了车座上,我没想到她有枪。”

  林亦玮轻轻摇了摇头,哑着嗓子道:“是我不该邀你一起离开。那时我上车走了,也不会有这样的事。”说完便转过脸去,不再看他。

  手术一直进行到了凌晨三点,医生从陆洋的身体里取出了两枚弹壳,将昏迷不醒的他送到了重症监护室。林亦玮只能隔着玻璃窗守着他,用指尖在玻璃上触摸着他苍白的脸,抚过他紧闭着的眸。

  当时那两枪,他都结结实实替自己挡了。而她听到的第三声,则是警察对着赵倩茹开了枪。那个丧心病狂的女人,比陆洋早很多推出手术室,只伤了条胳膊。

  林亦玮倚在那里,恨恨地想着,这两枪该自己承受的。这一世,为了报仇,她做了那么多坏事,为什么要让陆洋来承担呢。他那么好,是自己黑暗人生里唯一的光亮,唯一的热源。

  思绪渐渐模糊起来,她很快陷入了昏睡之中。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女医生查房的声音很是温柔。她却蓦然惊醒,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刚要下床,就被一旁的李婶按住了胳膊,轻呼道:“亦玮,你打着点滴呢!”

  动作太猛,晕眩感也很强烈,她闭着眼慢慢平复了一下,睁开眼问道:“陆洋醒来没?”

  李婶摇了摇头,见她又要下床,连忙拦住:“我去找把轮椅来,推着你过去好不好?”

  林亦玮点了点头,她现在全身发软,确实没有多少力气。

  很快,李婶在护士的帮助下,找了把轮椅来,小心翼翼地将输液袋子挂好,才扶着林亦玮下床坐了上去。

  到了监护室,林亦玮依然只能隔着玻璃窗户看着陆洋,她目不转睛地看了半天,才问一旁的护士:“请问,他什么时候会醒来?”

  小护士爱莫能助地摇了摇头,表示这个要根据病人自身情况和意愿而定,也有醒不来的。

  林亦玮闻言沉默着点了点头,继续看着陆洋。直到探视时间结束才被李婶推回了病房。

  李婶观察着她的神色,轻轻道:“昨晚林董在来医院的路上,接到了章颖的电话,她竟然买通了家里的小保姆将承儿偷了出来,威胁说要带到飞机场去。他就拜托我好好照顾你……”

  “没事。”林亦玮干哑的声音响起,指了指放在床头的粥:“还热吗?我现在想喝了。”

  “哎,好好好!”李婶连忙将保温饭盒端了过来。

  一晃三天过去,林亦玮已经恢复如初,却不顾李婶的请求,坚持住在了医院里。

  一连几天,她都和重症监护室外的那些家属一样,打着地铺凑合睡在走廊里。

  期间林永哲也来过医院,只淡淡说了几句就走了。林亦玮也没有心情去问他林亦承的事情解决了没有。

  陆汤则和那位大明星一块出现,她只在重监护室前站了一会,见过负责医师便离开了,只留下一句话:“我等着你们两个人一起,来给我个解释。”

  警察局的人也来过,无非是录口供之类。那些绑匪都老老实实交代了,幕后指使的人果然如她和陆洋猜测的那样,是赵倩茹和苏琴。

  被枪声吓得晕过去的林亦萱换了一家精神病院。苏琴和赵倩茹则被捕了,等待检方提起公诉再由法院定罪。

  而趁乱摸鱼的章颖只不过从小保姆嘴里得知林永哲和李婶慌慌张张出门,便趁机动了歪心思,怂恿着保姆将林亦承偷偷抱了出来。

  林亦玮现在一点也不关心这些,她只希望陆洋能早一点醒来。

  终于,在七天后的清晨,她从主治医生那里听到了好消息。陆洋的身体状况慢慢稳定,可以从无菌病房转出,虽然还在重症监护室,但林亦玮可以进去看看他了。

  等穿着无菌服的林亦玮站在病床前时,她竟然有些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但为了病房环境考虑,她死命地咬着嘴唇,直到情绪控制住后,才上前摸了摸陆洋露在被子外面的手,牵起来轻轻握在了手心里。

  “陆洋,一切落定了,我就等你醒来。我已经想好咱们广告片怎么拍了,你听听啊。是从小时候你缠着我叫哥哥开始呢,还是那次约法三章的相亲开始呢,或者,直接从我喝醉了酒吻你开始?”

  说到这里,她眼眶又有些酸涩,连忙仰头看着天花板努力忍住泪水。

  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不如,从酒吧里看到你跳舞开始。不对,还是从戴着墨镜在公交车上被你发现开始。”

  她的泪水终究没有忍住,在绽放出笑容的脸上慢慢滑落。真好,他回来了。

  End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终于完结啦!等缓两天再写点番外,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收藏和评论,小白新手未来还要多多努力。大家晚安,做个好梦!

  ☆、番外

  一年后。

  巴黎蒙田大街的一家时装店里。钱多多正在穿衣镜前试着一件嫩绿色裸背的礼服,她皱着眉头有些不满意,问着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杂志的林亦玮:“是不是还是不太好看。”

  林亦玮也不抬头看她,直言道:“自然没有你家那位,给你量身打造的好看。”

  钱多多闻言立刻将圆圆的脸皱得十分拧巴:“可我已经放出话了,再也不要穿他设计的衣服了。我这次是认真的,绝对不会食言。”

  林亦玮轻轻哼了一声,抬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这话,听得她耳朵都要磨出茧子了。

  没错,她已经来巴黎五个月了。去年陆洋醒来后,她就直接将自己的东西搬到了陆洋的公寓,两人甜甜蜜蜜地过了一段同居的小日子。

  然后,在陆洋的支持下,林亦玮辞去了林氏的职位,将手头上的林氏股份分几次抛售,卖来的钱全部捐给了蓝天特殊教育学校和郊区几家条件不太好的福利机构。

  此举在B市引起了极大的风波,人们都在传言林家两位小姐被绑架案彻底毁了,一个旧疾复发终生疗养,一个与林家划清界限从此再无相干。

  一时间,私人保镖又纷纷流行起来。

  这些纷纷杂杂的流言,甚至压过了苏琴入狱以及林永哲和苏琴早已协议离婚的新闻,成为了B市上流社会的最大谈资。

  方家在其中一直扮演着缄默不语的角色,早已退居二线的方远再次出山,公司里也没有了小方总的身影。有人曾在偏远农村的学校里,见过一位和方子安十分相像的支教老师,但在出言询问时,被对方否认了。

  而妄图更进一步的章颖则借机利用网络平台爆料出她已经和林永哲恋爱多年,并育有一子的消息。没料到她这么一招,彻底惹怒了本就被诸多事情烦得焦头烂额的林永哲。

  他索性公开了一份声明,承认了林亦承的私生子身份,但只承诺一次性付清昂贵的抚养费,从此再无瓜葛。

  本以为胜券在握的章颖被这消息惊得发懵,一连好几天在林氏门口又跪又喊,也没能让林永哲回心转意。

  她只好去求林亦玮,但被林亦玮淡淡一句不是林家人给拒绝了。

  林亦玮决定去法国留学的前一天,答应了林永哲的会面要求。林永哲一见她就是一顿斥责,然后居高临下的提出一堆要求,施舍般地问她要不要当林氏的继承人。

  林亦玮笑着摇了摇头,留下一张□□,说了句:“这是还林董这些年的抚养费。”便起身先行离开。

  就将林氏留给这个孤家寡人吧,反正他林永哲从头到尾,爱的只有钱而已。

  尽管有钱多多在巴黎接应,可陆洋还是不放心,丢下公司里的事情直接将林亦玮送了过来,安排好学校住宿后,才极其不舍地离开。

  在异国他乡,林亦玮终于获得新生。没有算计猜测,没有处处小心,也没有那些如影随形的噩梦。

  她留学选的专业依然是经营管理,然后又根据自己的喜好选了珠宝设计和油画。每天都过得忙碌而充实,休息日还会被钱多多逼着游玩整个巴黎。

  好不容易可以活得像个孩子了,要多做幼稚的事情。这是钱多多的原话。连一向觉得钱多多不太靠谱的陆洋,都十分赞同。

  虽然在联系不到林亦玮的时候有些怨念,但是看到她发回来的那些笑得开心的照片,陆洋也会忍不住释然,然后慢慢扬起嘴角。

  留学第二年,趁着陆汤和她的影帝老公带着孩子来巴黎参加时装周,陆洋和林亦玮在一家古老的教堂里,在亲人和朋友的祝福下,举行了简单又神圣的婚礼。

  穿着白纱宛如天使的她,用鼻尖轻轻碰触着陆洋的鼻尖时,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

  陆洋眯着桃花眼,轻轻吻了吻她弧度优美的唇角,宠溺地问道:“陆太太,笑什么呢?”

  林亦玮不答话,只闭着眼将两人唇间的笑悉数吻了回去。摆满了鲜花的教堂里,两人在众人的尖叫声中神情拥吻、难舍难分。

  有爱有阳光,这一生足矣。  

作者有话要说:  真正完结!祝所有小天使们也能生活幸福,有爱有阳光!

本书由 人间四月天 整理 小说下载尽在.(网五个首写字母).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军嫂有特殊的医疗技巧[空间]锦宅嫡女的悠闲日子农女当家之寡妇难为古时候那些爱情睿德太子远古七十二变姑姑咕咕叫冷王赖上俏王妃重生影帝老婆不好当彪悍农女擒夫记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