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恶毒姐姐|第59节

推荐阅读:、诱柒有瘾老婆亲一个特级诡兵势利眼黑铁之堡婚书天地霸气诀老婆大人万万岁唯一战胜国观北斗放课后约吗妹子该吃药了不要怂就是上抗日之超级兵王武爆仙河军门霸爱骄妻怀里来在最好的时光说爱你万界天王2最后的占有者从前有座灵剑山白袍总管
  陆洋一进厂房,就有些瑟缩地站在刚子背后,对着矮个子男人道:“大哥,我什么时候打电话?”

  矮个子男人看了他一眼,有些不太确定道:“你的手机真的丢了?”

  其实陆洋的手机在加油站出来后,就悄悄扔在了路边的灌木丛里。但此时他只好胡诌道:“那帮小兔崽子赢了我就耍赖,拿走我的手机不说,还将我的脸化成这个鬼样子。不过我记得我爸的电话号码,真的。”一副生怕被他们放弃然后撕票的模样。

  “嗯,你先不急,等她的事情完了着。”矮个子男人无所谓地扔了一句,便不再理他。

  很快,到了一个小时以后。

  等在警察局的林永哲接到了来自绑匪的第二通电话,在警察的指引下,他尽量拖延着时间,试图再次和林亦玮通话,却被对方拒绝,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警察的位置追踪自然没有成功。但他们反而十分放松,因为就在半个小时前,有位女警察匆匆跑了过来,报告道:“队长,有一个IP显示美国的网络电话打来,说知道绑匪车辆的位置。他愿意远程帮忙,但是信号太弱,需要时间。”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晚安!希望多多评论多多收藏哦!

  ☆、选择

  107 第107章选择

  这人,正是那位之前帮着陆洋查看监控的黑客朋友。陆洋在加油站惹怒绑匪之前,曾给他留了讯息,自己的手机如果连着两个小时都没人接通,就通知警方他那辆轿跑的位置。

  刚子在上车前虽然仔细检查了车辆,但陆洋的GPS定位装置装得十分隐蔽,并没有被发现。只是山区信号不是很好,时断时续,要想将位置完全确定,得费一番功夫。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警方准备好的道具钞已经到位,大家只等着绑匪的下一个电话。

  而此时,车辆的位置信息甚至沿途路线终于得以确定。考虑到时间还算充足,在专家的分析下,专案小组采取了最保险的营救措施,即避开原车辆的行驶路线,沿着B市绕一大圈,从工厂所在山区的背面进入。

  林永哲此时除了听警方的话,也没有别的选择,一如十几年前那起绑架案一样。只不过此时的心情,要比那时更焦灼一些。毕竟一个女儿已经毁了,儿子还太小,林亦玮对他和林氏而言都十分重要,不容有失。

  废旧的工厂里,已经迎来了第一批客人。刚子早在来人之前就把陆洋带到了厂房背后,用绳索绑住手脚,嘴巴也拿从衣服上割下来的一截袖子堵住了。

  陆洋也有避开来人之意,便乖乖配合,只求了刚子将他绑得松一些,他一定安安静静不教人发现。

  一墙之隔的厂房里,林亦玮垂着眸坐在原来的椅子上,并不看站在她面前讥笑着的女人。

  “怎么,林大小姐,和妹妹团聚不开心吗?”一身黑衣的赵倩茹面色憔悴,一双眼却奇异地发亮。

  林亦玮的旁边并排放了个椅子,上面绑着昏睡着的林亦萱,头发有些凌乱,脸也肿着,看起来十分狼狈。

  林亦玮慢慢抬起头来,却是叹道:“没想到你能从苏琴那里将林亦萱骗出来,你真的很厉害。”

  赵倩茹闻言立刻大笑出声:“哈哈哈哈,那当然。苏琴养的好女儿已经废了,不如卖点回个本。”接着她伸出指尖凑了过来,用长长的指甲在林亦玮的脸上狠狠刮过,留下一串渗血的红印才满足地开口:“好了,这样你们才更像一点。”

  她又退后了几步,仔细地对照着椅子上的两人,赞叹道:“啧啧,林氏的姐妹花,多美啊。对了,林亦玮,还记得小时候我被迫跳舞给你们看吗?那时候我就发誓一定还回去呢。听说你跳舞跳得很,让子安都念念不忘呢。你说,要是你的脚心被划上几刀,再跳舞,步步红莲美人娇,是不是会很美。别急啊,马上就给你时间表演哦。”

  赵倩茹说完后又快步上前,狠狠地打了林亦玮和林亦萱各一个巴掌,才在尖利刺耳的笑声中出了厂房,招了招手,将守在门外的刚子叫进来。

  陆洋将整个身子都贴在墙上,屏声敛气,听着墙那边的动静。敌众我寡,除了忍耐和等待之外,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是脖间的青筋已经不自觉鼓了起来。

  在听到赵倩茹竟然吩咐刚子拿着刀子,去割林亦玮的脚时,陆洋终于直起了身子,以最快速度地解开绑在手腕的绳子,解到脚腕时,却突然听到了一阵电话铃音,便又慢下了动作。

  “带到了人?没有尾巴吧?”赵倩茹接起了电话,在得到肯定回答后眼里迅速闪过浓烈的恨意:“他还是来了。”

  紧接着她迅速从扔在一旁的背包里翻找出两张白纸,又拿出胶带,快步走到林家姐妹的背后,撕开胶带将纸贴在了两人背上。

  而一旁的刚子则接过胶带,撕下两截,又粗鲁地给她们封了口。

  墙后的陆洋暂时松了口气,也终于在墙上的烂砖中间找到了一丝缝隙,可以透过那里看到厂房内的状况。

  很快,在大门外面放哨的强子打了一个响亮的口哨,赵倩茹立即沉下脸出了厂房,拿着手机躲到了院子里那辆她开来的保姆车上。

  不一会,陆洋的那辆车便慢慢开了进来,矮个子男人先从驾驶座下来,又打开车门将绑了手腕的方子安拖了下来。

  “好了,我已经将钱给你们了,你也确定没有警察跟来,请放我们离开吧。”方子安皱着眉看向推搡着他的矮个子男人。

  “不急,还有件事要麻烦小方总做。”矮个子男人嘴上回应着,手里的动作却半点没停,将人连拉带推地弄到了厂房里。

  进去后的方子安,在见到林亦玮的第一瞬间眼里就涌出了惊喜,可下一秒表情就变得僵硬了,他呆愣在那里,不可思议道:“为什么,为什么?”

  确实,他看到的画面有些惊人。破旧不堪的厂房里,林亦玮和林亦萱并排束着手脚,被死死地绑在椅子上。黑色胶带几乎遮住了她们一半的脸,只露出一双眼睛。这场面,莫名有种诡异的仪式感,让他觉得十分惊恐。

  林亦玮眼神平静地看着他,并没有流露出惊恐或者恳求的情绪。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方子安有些艰难地开口:“你还好吧?”

  矮个子男人则将一个蓝牙耳机硬塞到了方子安耳朵里,朝着一旁的刚子使了眼色。

  刚子立刻会意,上前将方子安拉到一根承重的水泥柱子旁,拿绳子将人拦腰绑住,然后在几步远的地方站定。

  而矮个子男人则拿出枪来,咔嚓一声上膛,然后,指向了林亦玮和林亦萱中间的空位。

  方子安此时也明白过来,大声质问道:“你们言而无信,快放我们走!快放我们走!”

  “子安。”耳机却突然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让他后颈的肌肤迅速浮起了一阵细小的疙瘩。

  方子安僵了一秒,明白过来,恨声道:“你想要干什么,赵倩茹?”

  “我想跟你玩个游戏。”相比他语气里的嫌恶,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愉快,还带着些少女的娇嗔:“你可不能拒绝哦。”

  得不到方子安的回应,赵倩茹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她们俩,一个是你的白月光,一个是你的红玫瑰,对不对?可是,人总要做出选择的,你心太软,我帮你好不好?”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想要干什么?”方子安崩溃似的大喊,一想到赵倩茹设计他的种种,他就厌恶痛恨地要喘不过气来。

  刚子立刻回身踹了他一脚,示意他安分一点。

  赵倩茹的声音一下子阴沉起来,语气里更带着十二分的狠厉:“我要你选择一个人去死!听着,她俩的背后都贴着纸,一个写着生,一个写着死。你猜猜看,那个是死?”

  说完又嘘了一下,得意地轻笑道:“要认真哦,你猜了谁,谁就要乖乖去死,砰!如果你猜错了,可就是砰!砰!明白了吗?”她一边学着枪响,一边发出咯咯的笑声。

  方子安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盯着矮个男人纹丝不动的手臂,终于出声哀求道:“倩茹,我们有话好说,不闹出人命好不好?”

  “人命?”赵倩茹嗤笑了一声,放柔了声音道:“子安,晚了,人命已经闹出来了,你忘了咱们的孩子吗。他那样小,却被比他还大的刀子砍成了两截啊!手术之后医生给我看托盘,你知道吗?他的头很漂亮的!那是我们的孩子啊,子安!”

  方子安的牙齿渐渐开始颤栗起来,他拼命控制住,仍是哀声求道:“倩茹,孩子以后会有的,会有的,你不要干傻事好不好?”

  “那,那你会娶我吗?”赵倩茹打断了他的话,羞涩地问着他,可几乎同时,她疯狂地大笑起来,止也止不住,到最后竟然夹杂着笑声断断续续道:“晚了,没有孩子了,你必须选择。不过可以给你一个提示,纸上的生死是我写的呢,你试试看能不能和我心灵相通啊!”

  方子安绝望地挣着身上的绳子,却也只能在徒劳的挣扎中无力地瘫软在水泥柱子上。

  矮个子男人抬手看了看腕表,沉声道:“小方总,计时三分钟,开始选吧。时间过了,两个都得死。”

  就在此时,一直昏迷着的林亦萱慢慢醒了过来,正好听见了矮个子男人的这番话,便误认为被方子安选的人可以不用死。她立即眼含期待地看着他,一边狂点着头,一边嗯嗯嗯嗯地叫着,好似是让他选她。

  方子安的额头已经慢慢渗出了汗珠,豆大一样一颗颗迅速从他的脸上滑落。

  “还有两分钟。”耳机里赵倩茹几乎和矮个子男人同时报时。

  林亦玮依然静静地坐在那里,微低着头,看着遍布了油污的地板,仿佛对目前的危险毫无察觉。

  林亦萱此时已经是满脸的泪,她死死地盯着方子安,依然在无言的恳求。

  “还有一分钟。”这次只有矮个子男人一个人报时。

  方子安终于认命地抬起了头,慢慢张开了嘴。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会有两更,然后就完结啦!

  ☆、一切落定

  就在快要吐出一个名字时,他却突然变了模样,疯了一样地挣扎着身上的绳索,大声嚷嚷道:“我可以给你们钱,比赵倩茹给的更多,十倍百倍,只求你们不要开枪!我可以将你们送出国去!一辈子衣食无忧,你们的家人我也可以送出去!真的,只要你不开枪!”

  刚子在方子安发狂的瞬间就已经伸手拿刀抵住了他的喉咙,可听到这些话也不由有些心动,征求地看着矮个子男人:“大哥?大哥?”

  矮个子男人也是微微一怔,转身看向了方子安,似乎在考虑他这番话的可信度,只略微思考,他就摇了摇头,将略微放低的胳膊又举了起来,刚要转正身子,就觉得后颈一阵剧烈疼痛,头晕目眩间朝着来人扣动了扳机,随后,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

  偷袭他的人正是陆洋,他刚才从厂房另一头的破窗户跳了进来,拿着一根长棍,从几人背后冲了出来。

  方子安的大吼大叫,刚好掩盖住了他的脚步声。

  然后,他在矮个子男人转身的瞬间,抡着手里的棍子狠狠地朝对方的脖子打去,因为机会只有一次,他便用了所有的力气。

  刚子见状,立刻举着刀扑了过来,却被陆洋一个侧踢踹飞了出去,捂着肚子瘫在了地上。

  陆洋快步走过去,在刚子疑惑惊悚的眼神里夺过了他的刀,先割断了绑着林亦玮手脚的绳索,也顾不上和她交流,又迅速反身割开方子安的,喊道:“快帮忙!”

  于是,方子安颤着手脚,和陆洋一起将刚子和那个矮个男人拖到了柱子旁,又用地上的绳索将两人背靠着背绑好。

  林亦玮此时已经撕开了脸上的胶布,脚步踉跄地冲到了陆洋身边,焦急问道:“打到哪了?”声音里都是隐藏不住的颤抖。

  陆洋摇了摇头表示没有打中,伸手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对方子安吩咐道:“院子里还有一个被打昏的,也将他拖进来绑好吧。还有赵倩茹,在那辆保姆车上,绑住她。”

  方子安看着面前相拥的两个人,嘴角浮起一丝苦笑,却还是依言走了出去。明明拿着钱,不顾性命只身来救她的人是自己,不是吗。却还是为旁人做了嫁衣裳。

  刚刚,就在赵倩茹说了那句还有两分钟后,电话那头就传来一声闷响,接着是陆洋的声音:“我是陆洋,低头,假装思考。”很快,他的声音便再次传来:“抬头,大声和绑匪谈条件,钱,出国,随便什么。快!”

  于是,他照做了。林亦玮获救了,陆洋成了英雄。

  方子安站在昏黄的夕阳下,内心一片酸涩。他机械地抬腿,走了过去,将倒在地上的强子拖回厂房,低着头将人绑好后,又出去找赵倩茹。

  陆洋此时已经拿着从自己衣服里子上撕下来的一角,蘸了些绑匪先前喝剩的洋酒,轻轻擦拭着林亦玮的脸畔和唇角,眼里满是疼惜,嘴上却开着玩笑道:“刚刚为了速战速决,我拉开车门只对着她的太阳穴打了一拳,不能划花她的脸为你报仇,真是可惜。”

  林亦玮发出了嘶的一声,也不答话,只伸手擦着他脸上已经干掉的口红,眼底满是笑意:“这个口红的颜色挺适合你的。”

  陆洋的手顿了一顿,继续轻轻为她消毒,擦完后,才低头在她额上吻了一下,低声道:“你要喜欢,以后我天天涂给你看,只要你好好的。”

  最后一句轻轻的呢喃,仿佛温暖的溪流一样浸润了林亦玮一直绷紧的心弦。她眨了眨眼,泪水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流了下来。

  陆洋见她竟然哭了,第一反应是低头检查她的手脚,发现只是勒得红肿并未破皮,才有些明白过来,又将她揽在怀里轻声安慰道:“没事了,我一直都在。别哭了,一会又得擦酒,疼呢。”

  轻抚她后背的手触到了那张纸,陆洋便摸到边缘撕了下来。察觉到他的动作,林亦玮也连忙站好身子抬眼去看,见上面写着死字,不由好笑道:“我猜另一张写的也是死。”

  陆洋笑着点点头,伸手同她做了个击掌的动作,表示所见略同,然后将那张纸撕碎扔在了地上。

  处理好一切的方子安站在门口,看到的就是两人相视而笑的这一幕。

  而林亦萱则还被绑在椅子上嗯嗯嗯地喊着,所有人似乎都忘了她。陆洋甚至走到她背后,确认了那张写着死的纸,也没有想着去帮她解开绳索。

  等林亦玮稍微休息一下后,陆洋便搀着她出了厂房。因为不确定警察到来的时间,且两人都因为饥饿和高度紧张有些虚脱,便决定先行离开。并没有管林亦萱和方子安二人。

  陆洋伸手为林亦玮开了车门,林亦玮却站在原地不动了,有些难言地看着陆洋。

  陆洋歪了歪头,笑道:“好吧。”

  他总能明白她的意思,也总顺着她的心意。林亦玮从心底浮出一丝感动,对他微微一笑,便转身往刚刚的那间厂房走去。

  只走了几步,她便停住了脚步,因为方子安正站在门口,神色惊喜地望着她。

  “你跟我们一起走吧。”林亦玮淡淡地开口,刚要转身离开,却听见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林亦玮,你去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军嫂有特殊的医疗技巧[空间]锦宅嫡女的悠闲日子农女当家之寡妇难为古时候那些爱情睿德太子远古七十二变姑姑咕咕叫冷王赖上俏王妃重生影帝老婆不好当彪悍农女擒夫记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