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影帝老婆不好当|第27节

推荐阅读:、大清帝女懵懂青春无常簿天娇这就是青春大叔一抱心欢喜谋杀法则请君为我倾耳听喝下这杯酒再爱不回头特工皇妃楚乔传医疗圣手早安老公大人裙下之臣我的土豪同学豪门笙箫梦借阴骨翻滚吧棺人全能高手三国军神九姑娘
  看了看一旁的爸爸,又望着妈妈满眼的担忧,重重的点了点头,伸出小手指勾着妈妈的手指,“我保证听话!”

  等车子开出家门后,眼泪在眼眶里不断地滚动,却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来。看的牧仲于心不忍,叹了口气,将他的头搂在怀里,暗暗给他擦了擦眼泪。

  “不要让妈妈担心,我们和解吧!”和解的话从安安口中说出,让牧仲哭笑不得,反问他,“和解什么?我不记得咱们之间有过矛盾。”

  见他还不领情了,安安郁结,生气道,“你警告我不要和你抢妈妈,否则打我屁股的事儿,我都没有告诉妈妈,也没告诉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他都很辛苦的替他保守他的罪行了,他自己竟然忘记了,太欺负小孩子了。

☆、番外三:爸爸去哪儿(二)

  最怕空气突然静止,一路上父子俩真心是相对无言,一个低头把玩脖子上挂的怀表,一个闭目养神。

  等到了机场,不断的有人认出牧仲,人群快速地围拢过来。看着安安被闪光灯照的不适的伸手挡眼,面带畏惧的往后退。牧仲快速抱起他,将他搂在怀里,手捂住他的眼睛,安抚道,“别怕,有爸爸在。”

  依偎在牧仲怀里的安安第一次发现爸爸的胸膛比妈妈的宽阔,一样有让他觉得很安全的魔力。乖乖的闭着眼,任由爸爸抱着。直至登机,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安安还不时偷偷去看牧仲,被发现后有些羞赧的红了小脸,扭过脸不再去看他。

  牧仲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他也是从这个年龄过来的,其实男孩子对父亲的思慕更甚于母亲。可谁让他们一个自小黏妈妈,一个想24小时独占老婆,占有欲强烈的两人,只能杠上。如今苏多多不在,他们不存在竞争关系,自然会相处融洽,是以牧仲根本就不担心他们的旅程。

  飞机上的旅客很快得知了牧仲父子与他们搭乘同一航班,很是兴奋,不少人跃跃欲试想一睹牧仲父子真容。不过刚靠近贵宾舱就被空乘人员劝阻了,怕吓到小朋友。不过旅途中空姐们来回走动时视线都锁定在牧仲与安安身上,与小朋友对视后更是露出大大的笑容。

  牧仲对于别人的视线早已习以为常,而安安则有些不安,总觉得今天人们看他的眼神与以往的有些不同,就像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似的。悄悄地往牧仲身边移了移,小声说,“爸爸,怪怪的!”

  放下手中的杂志,扫视了一圈,牧仲发现四周的旅客视线也有意无意的往他们这边瞄来,更别说今日来回走动频繁的空乘们了。若无其事的安抚道,“他们只是觉得你长得奇怪而已,不用在意!”

  “哼,你才奇怪!妈妈说我长得比你帅!”仰着头,生气的反击完自己无良的爸爸,小朋友傲娇的扭过头,拿起手中的画册气鼓鼓的看了起来。他再也不理爸爸了,居然说他长的奇怪,明明有很多烦人的小女生缠着他要与他做朋友,还说他长得好帅。

  飞机降落时,牧仲看着一旁睡得人事不知的儿子,平静的睡颜看起来就像一个惹人怜爱的小天使。白皙的皮肤,还有被眼睑遮住的笑眼遗传了多多,五官几乎是他小时候的复制粘贴版本。基因真是神奇的东西,让你感受到血脉的传承,骨肉的相连,看着小小的一团慢慢的长大,越来越像自己,很奇妙又美好的感觉。

  解开安全带,抱起儿子,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胸前,胸口盈满莫名的感动。曾经他以为再也无法亲眼见到他的降生,是查叔用自己的身躯护住了他,挽救了他的生命。想起在车祸发生时看到的景象,不自觉搂紧了儿子。为母则强,因为儿子多多才能坚强的走出了过往的阴霾,而怀里这个小家伙是上天赐予他们最好的礼物。  

  机场里果然早已人山人海,围堵的水泄不通,节目组工作人员与机场协商再添加些安保人员确保不会出现意外事故。

  牧仲抱着被人群的喊声惊醒的儿子,问道,“等会儿人会很多,声音也会很大,但她们都没有恶意。你会害怕吗?”因为之前苏多多的遭遇,牧仲才有意让儿子不暴露在大众面前。

  所以自安安出生后多数时间都呆在英国或偶尔随多多去美国陪他拍戏,每年回国的时间并不多,即便回国往返时也多乘坐私人飞机,最大限度的保证他有一个安全无忧的童年。

  如今苏多多想要改善他们关系,擅自报名参加爸爸去哪儿,他开始有些接受无能,可面对与儿子总是相对无言的状态,他只能妥协。

  “我已经足够大了,不怕!”对于被质疑勇敢度,安安表示不服。他经常陪着妈妈、奶奶外出旅游,见过许多许多的人,还去过巴西狂欢节,人很多,声音很大,他一点也不害怕。

  “记住你的话!”牧仲在工作人员的保护下往外走,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嘶喊声,人群摩肩擦踵,一阵阵山呼海啸般的呼喊声,“牧仲,我们爱你!”被爸爸的大手压住脑袋的安安刚抬头,就觉得很多的闪光灯在刺眼,而且由于他的抬头引发了更大的声浪,吓得他又乖乖将脑袋缩在爸爸的怀里。随即告诉自己,他不是害怕,只是妈妈说他还小,要保护好自己的眼睛还有耳朵,嗯,对的,是她们声音太大拍照不关闪光灯他才缩回来的。

  等走出机场坐上车,牧仲将儿子放入儿童座椅弯腰给他系安全带,却见他从口袋里掏出手帕,伸着手,绷着小脸,小嘴紧紧的抿着,认真的为他擦掉额头的汗水。

  忍不住在他白净的小脸上亲了亲,“谢谢!”多多说的没错,安安是个细心贴心的孩子,以往是他有些忽略他了。

  安安不好意思的小声说了句,“不客气!”又扭捏了一下,扭头在爸爸脸上快速亲了一下,然后低下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摩挲着手里的怀表,而通红的小耳朵出卖了他。牧仲这次也不戳破他,享受难得的父子温情。

  车子顺着盘山车道一路疾驰,看着窗外郁郁葱葱的树木,牧仲有种不好的感觉。车子越来越往深山走去,可以看到山道下隐隐约约显露出的村庄。

  果然是山里的小村落,等到了现场,他们刚下车,就看到其他人已经到齐,村长带头鼓起掌来,“我们欢迎牧仲和他的宝贝的到来。”其他几组家庭与宝贝都鼓起了掌,转头往他们这边看来。

  牧仲意外的看到卲锐浩与他家女儿,另外还有孔辰哲与他家儿子,苗郡家儿子,剩下的是一个年轻男子他不认识,带着位可爱的小姑娘。

  “抱歉,我们来晚了!”牧仲推着大行李箱,安安拉着他的小行李箱,也随着自家爸爸弯腰鞠躬。

  卲锐浩走上前锤了他一下肩,埋怨道,“一切拜你所赐!”他这次是被老婆逼着来得,只因听说牧仲也来上节目,让他跟着学习效仿一下。

  “是你自己做的不够好!”恋爱结婚多年连饭都不会做,回到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也难怪被赶到这儿来受苦。

  不待他们多说,村长就开始让大家自我介绍了,最先开始的就是那位年轻人,他说道,“我叫陆玄,这是我的宝贝陆妍。”陆玄是港城人,作为歌手在活动,今年刚26岁,与初恋女友意外有了孩子,不舍得打掉,隐婚生了下来。前一段时间孩子突然被曝光,很是沸沸扬扬闹了一阵。

  小姑娘看起来有些内向,爸爸介绍完让她介绍时贴着陆玄的腿,奶声奶气道,“我叫飞宝,今年3岁”,肉嘟嘟的手指全部伸了出来,“十个月。”可爱的不行,让三位只有儿子的爸爸,眼热不已。

  接下来是运动员苗郡与他5岁的儿子,虎头虎脑的苗非凡小朋友,小名凡凡,小低音炮撩人得很。还有歌手孔辰哲与他4岁半的儿子孔宏宇,小名小冰雹,小小年纪就颇具摇滚范。孔辰哲家的小冰雹从小随妈妈在国外生活,国语说的不太好,英文却溜的不行。

  轮到卲锐浩是,他介绍道,“我是江佩澜的老公卲锐浩,这是我的女儿邵嫣然,今年四岁了。”邵嫣然比安安仅小了一个月,小姑娘长得很精致漂亮,轮到她介绍也不扭捏,大大方方说道,“我是小水晶,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公主!”

  一直默不作声的牧安离突然开口道,“你才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公主!”这下水晶小朋友不乐意了,她本来还觉得安安长得好看,一直偷瞄他,如今他竟然说她不是最漂亮的小公主,等下不要理他了。

  村长忍不住问安安,“那安安小朋友觉得谁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公主呢?”

  即便所有人都看着他,让他有些不适,安安还是绷着小脸很认真的说道,“我妈妈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公主,第二漂亮的小公主是我妹妹。”说着小手指着水晶道,“你最多排第三漂亮。”

  “我不要,我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公主!”

  “你才不是,公主都住在城堡里,我妈妈就住在城堡里。”

  两个小朋友你一言我一语,奶声奶气的争吵,一旁几位老爸与孩子都看的津津有味。

  “哇”,因为没有城堡败下阵来得水晶抱着爸爸的腿大哭,“爸爸,我也要住在城堡里。”卲锐浩哭笑不得,心说,“闺女,咱家的大庄园还是当初趁火打劫从人家手里抢来的,这会儿再要城堡老爸有钱没处买阿!”不过还是轻声细语的安抚着自家乖女儿。

  不过其他人人的关注点都在安安妹妹上,孔辰哲大声问道,“牧仲你什么时候有的女儿阿?”藏得可够深的,连无孔不入的狗仔都没挖出他家女儿的身影。

  不知道无意曝光了尚未出世妹妹的安安,不明所以的仰头看着爸爸,他说错话了吗?牧仲无奈的摸了摸儿子的小脸,解释道,“刚四个月,还没对外公布!”

  大家齐声恭喜,没有得到更多关注与安慰的小水晶哭的更凶了,安安有些歉意的把手帕递过去,酷酷的说道,“继续哭会变丑的!”吓的爱美的小姑娘立即止住了哭声,抽噎着接过手帕自行擦掉了眼泪鼻涕。

  卲锐浩大开眼界,他家女儿每次哭他都手忙脚乱的哄,各种礼物诺言不要钱的奉送才能勉强让她停歇下来,如今牧家小子一句话就止住了哭闹。他这当爸爸的受到一万点暴击,心塞塞。

☆、番外四:爸爸去哪儿(三)

  等终于都介绍完了,村长开始收玩具了,“现在小朋友们要把玩具、零食都交上来。不可以藏私哦!”

  并没有带零食与玩具的安安小朋友就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其他几位小朋友哭闹着与爸爸争执玩具与零食的存留问题。

  村长好奇的问,“安安没带零食与玩具吗?”安安回答,“妈妈说带了也会被没收,不要累到爸爸!”

  这话让几位被累到,此时又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与自家关闭听力系统的孩子作斗争的爸爸们几乎要泪奔了。为嘛人家的孩子能这么听话乖巧,自家的怎么都说不通。

  好不容易收玩具环节在喧闹中结束了,村长拿出布袋让小朋友们轮流上前选房子,安安摸到的是5号房。

  等大家都看清了自己的号码,小朋友们就在前面跑着带路去村里找房子,而爸爸们则拉着行李在后面跟着,愉快的的聊着天。  

  小水晶颠颠的跑过来拉安安的手,被他躲过了,不满的嘟着嘴问,“你不要和我玩吗?”

  后面的小冰雹快步跑上前拉住安安的手,冲小水晶做鬼脸,“才不要和爱哭鬼做朋友,要和男生一起玩。”安安看着又开始咧着嘴要哭的小水晶,快速拉住她的小手,认真教导道,“女生不可以随便牵男生的手哦。”转头又对小冰雹说,“妈妈说男生要爱护女生。”

  不管有木有听懂,三个小朋友就这么亲亲蜜蜜的手牵手走在前面。鸡同鸭讲的聊得也很愉快,不过一男一女争人的戏码不断,惹得一行人笑声不断。

  后面凡凡牵着飞宝不断温柔叮嘱她慢慢的走,尽显小暖男风范。看的后面几位爸爸赞不绝口,然而凡凡爸爸毫不留情的吐槽道,“我儿子平日在家就是小霸王,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我算开眼了。”见到人家飞宝软萌可爱就开始殷勤围着小女生转,也是够了。

  很快其他三位小朋友都找到房子跟着爸爸离开了,就剩安安与飞宝。虽同是港城人并不认识的两位爸爸有些尴尬,两个小朋友也面面相觑。突然看着彼此忍不住笑了,飞宝伸出小肉手,糯糯的叫着,“咯咯。”

  眼睛笑成弯月的安安也不说小女生不可以让男生牵了,握住飞宝的小肉手,还按了按她手上的肉窝窝,赞叹道,“Q!”

  “咯咯,我有悄悄话和你说哦。”飞宝拉了拉安安让他蹲低一点。

  “要说什么?”安安弯下腰凑到她面前,却突然感觉脸颊被柔软碰触到。瞬间红了小脸,无措的朝身后喊了句,“爸爸?”飞宝则独自捂住了嘴,笑的开怀。

  两位尬聊中的爸爸看了这一幕,有些无语又好笑,陆玄蹲下身教育女儿,“飞宝随便亲小男生爸爸会吃醋的哦!”

  “可是我喜欢咯咯阿!”又牵住安安的手,还摇了摇给自家爸爸看。安安眼巴巴的看向自家爸爸求救,牧仲表示被拐的又不是他家孩子,不想理。

  一旁的节目组人员简直要笑喷了,这可不是他们恶意炒CP,是小朋友们纯洁的小友谊。暗戳戳的想小萌娃们这刚开始就理不清的感情线,实在是够有看点的。

  等飞宝父女俩也找到他们的石头房后,按照箭头越走越偏的牧仲父子俩,看着眼前的树林,转头见一脸好戏看的节目组众人。牧仲叹了口气,扛起儿子按照箭头指示就往林中走。走了十多分钟才到了一间小木屋,打开来看,一目了然,还不错很干净。

  牧仲收拾床铺整理行李,安安拿出自己小包里的喷雾各处喷除蚊药,喷完还把涂抹液递给自家爸爸,让他抹上省的被蚊虫叮咬。忙完一切,父子俩坐在铺好的床上,对视一眼又默默错开视线,空气一片寂静。

  节目组的人终于知道牧太太说两人像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的真实情境了。这突然安静的空气,他们都觉得尴尬。

  好一会儿工作人员通知牧仲父子去村里集合,牧仲又开始默不作声给儿子换衣服。出树林时看着儿子跌跌撞撞的在草丛中走着,走在后面的牧仲一把扛起他,在儿子的尖叫声中,哈哈大笑着走出了树林。

  可来到村里两人就像突然变了个人似的,立即又尴尬了起来,牧仲放下儿子,牵着他的小手,又是一路静默无语。

  来到集合地点是卲锐浩的一号农家大庭院,村长准备好了食材,让各位老爸取用后自行回去做饭,牧仲的五号房没有厨房,只能在一号房与卲锐浩一起搭伙。当然食材也不是随便给的,需要几位爸爸决出胜负后按照顺序挑选。

  爸爸那边在为争取食材做游戏,孩子们躲到阴凉处叽叽喳喳的也玩闹着。小冰雹由于语言问题一直跟随着安安,与颜值党小水晶争夺坐在安安身旁的位置。那边凡凡一直细心的照顾着飞宝,而飞宝却迈着小短腿也要往安安身边蹭,却被凡凡一次次以她是女生不能坐那为由阻止。成为小朋友争夺中心的安安小朋友,安静的坐在门槛上手托腮看着游戏中的爸爸出神,完全无视身旁两对争执不休的小朋友。

  做饭时,牧仲负责切菜,炒菜,而卲锐浩就大总裁沦落为洗菜烧火工,尤其烧火时浓烟滚滚,老远看着还以为起火了呢。呛得大人孩子纷纷往外跑,连一向以爸爸为傲的小水晶都不禁急了,“爸爸好笨,吃不上饭饭了!”

  卲锐浩求助的望向牧仲,已经承包大部分活的牧影帝高傲的拒绝帮助,“我晚上去孔辰哲那蹭饭。”直接断了卲锐浩的路,只能亲了亲女儿,再次走进烟雾缭绕的厨房,再次开始大汗淋漓的生活。

  “爸爸”,安安拉了拉牧仲的裤腿,不解的问,“为什么不帮帮邵叔叔?”他的爸爸可是超人无所不能,邵叔叔这么笨,爸爸怎么不帮助他一下,这样大家就都能很快的吃上饭了。

  牧仲对于儿子的问题回答的很坦然,“他要自己去学会,没人能一直帮助他。”对于爸爸的话似懂非懂的安安,转身去葡萄藤下乘凉去了。小水晶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突然看到他脖子上露出的金龟子造型怀表,伸手就要去拿,被快速躲过,生气了,“小气鬼!”

  “我才没有!”安安把怀表又往T恤里塞了塞,揪着树叶拨弄地上的蚂蚁玩。小水晶见安安不理她,也没了脾气,蹲在一旁看着蚂蚁跑来跑去,伸着白净的手指笑道,“它们好好笑是吧?”

  “嗯”,安安又帮蚂蚁清理了挡路的路障,看着它们继续跑。两个小朋友头对头时不时说着童言童语,嬉笑着,完全让人搞不懂他们的笑点所在。

  好不容易吃上了午饭,洗手时小水晶又看到了怀表,找爸爸指着安安的脖子说,“爸爸,我也要那个!”卲锐浩看了一眼不接话,哄道,“饿坏了吧,今天爸爸做的饭要多吃些。”

  “爸爸?”对于爸爸不理自己这点小姑娘不满了,“爸爸我要他那个!”眼见话题转移不过去,卲锐浩只得温和的哄骗安安,“安安,把你的怀表给妹妹玩一会儿好吗?”

  “不好!”安安捂紧自己的怀表,看向自己的爸爸。牧仲本不想参与可这会儿儿子那小眼神让他不得不开口,“安安打开给妹妹看看,她就不会要了。”

  安安不情不愿的拧开怀表盖,里面并不是时钟,而是不断变幻的照片。

  从上早教班开始为了安抚离不开妈妈的安安,特意制作的这个怀表,拧开里面是来回播放的苏多多的照片。只要戴上这个安安就会觉得妈妈一直在身边,才会不哭不闹。

  果然小水晶看后不再提要安安怀表的话题了,反而眼泪汪汪的开始要妈妈了,简直让人哭笑不得。

  吃了饭,父子俩再次回到小木屋午休,这次安安主动地对爸爸开了口,“爸爸,小朋友们为什么都那么爱哭?”小水晶和飞宝爱哭是因为他们是女生,凡凡和小冰雹也哭,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不过他们的爸爸好温柔,一点也不像他的爸爸总是对他绷着脸。

  “因为他们还小,天又热,哭一哭就不会留那么多汗了!”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典范就是牧仲了,又给儿子换了脏掉的衣服,收拾好自己疲累的倒在床上。

  躺在一遍的安安突然慢慢蹭到牧仲怀里,轻声问,“爸爸,你也是爱我的吧?”听到这句问话,牧仲瞬时眼眶就热了,他不知儿子为何这么问,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让儿子产生了不被父亲爱的错觉。

  “爸爸当然爱你了。”想起当初因为儿子妻子受了多大的苦,产前产后在床上躺了半年之久,他们又怎么会不爱他,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你不知道当初爸爸妈妈多期待你的来临,你是爸爸妈妈永远的宝贝。”

  安安放下心来了,他懂事开始爸爸就时常不在家,他觉得爸爸就像家里的客人一样,而且他还抢他的妈妈。会悄悄警告他不许缠着妈妈,让他既害怕又陌生,常常会想爸爸是不是不爱他,有了妹妹是不是会更加不关注他。今天在机场感受到了爸爸的保护,如今又听到了爸爸的话,心里开心到飞起,悄悄的说了句,“我也爱爸爸!”闭上眼,装睡觉,浓密卷翘的睫毛还在不住的颤抖着。看的牧仲心底一片柔软,这是他和多多共同的宝贝,他会永远给予他最强大的支持与爱护。

  感受到爸爸爱意的安安,下午时就活泼了不少,也开始与孩子们一起嬉戏打闹,没有了上午的高冷。开始享受到与爸爸外出旅游的乐趣,也会时不时把我爸爸挂在嘴上。

☆、番外五:岁月静好

  苏多多发现自从父子俩去拍了几期爸爸去哪儿后,儿子越来越开朗了,见到牧仲也不再仅仅是一句简单的“爸爸”,而是会拉着他分享自己每日做的事儿,学到的东西,很细小琐碎的童真乐趣。

  彼时怀孕临近六个月肚子已经趋向圆滚滚的苏多多完全体会到了来自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的爱护。

  牧仲推了大部分工作,每日陪在她身旁,帮她按摩水肿的腿,揉捏发酸的腰。一起给宝宝做胎教,还重拾了荒废多年的钢琴,培养女儿的乐感,随时随地给予她无声的爱与呵护。

  儿子的乐趣则是趴在肚子上与妹妹聊天。将自己所有玩具画册都清理出来,说是送给妹妹的见面礼物。还让查叔陪着去花园每日采摘新鲜的花送到苏多多面前,让她多闻闻花香,说这样妹妹也能闻到,会变得很漂亮。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军嫂有特殊的医疗技巧[空间]锦宅嫡女的悠闲日子农女当家之寡妇难为古时候那些爱情睿德太子远古七十二变姑姑咕咕叫重生之恶毒姐姐冷王赖上俏王妃彪悍农女擒夫记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