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82年的狗粮|第67节

推荐阅读:、你的深情让我覆水难收那年四月那年深圳大神棍妈咪爹地在这里战神无敌我成了首富祖奶奶锦医卫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寡妇门前桃花多闲妻男神变小之后武凌异世吞天记冤家路窄兔子专吃窝边草明明是他暗恋我重生之毒后归来校园终极狂少穿成总裁的替身妻[穿书]无上皇尊闪婚神秘老公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重回1985麻辣俏媳妇剑破九天悲剧发生前[快穿]我有一座恐怖屋[综]我来也混元修真录[重生]
第108章

  说到易木南的继承家业, 就要提到他那个戏很多的后妈, 不知道被谁灌输了点母凭子贵的想法,疯狂求子的同时, 致力于给易木南添堵。

  结果,易木南直接把麻烦踢回去,让存在感不强的父亲解决, 毕竟, 对于一个中年男人来说, 娇妻总是找年轻的继子,本身就是一件让他很不适的事情。

  能白手起家拼的一份家业的人, 智商肯定是在线的, 年龄差过大的婚姻,本身就有着彼此防备的心, 易父知道小娇妻想多圈点钱在手里,也没有多说什么, 该给的东西一个不少,但是,越界就是他最反感的事情了, 他才四十多岁, 就已经惦记上遗产了,是不是这个小娇妻脑子再一热, 来个刑事案件想提前领取遗产?

  对比一下,躲着远着,生怕自己被抓回来继承家业, 又优秀的闪闪发光的儿子,怎么看都是心头好,只是易父知道他有些愧对父亲这个角色,不好强硬的把易木南扣在自己身边而已,但心却是慢慢偏向的。

  易木南本人是不知道,易父和他的小娇妻自己加的戏份,他要准备准备,去哄女朋友了。

  是的,随着两个人交往的时间增加,曲昱田和易木南两个人发脾气的频率,一个递增,一个递减。

  明明刚谈恋爱的时候,曲昱田是比较好脾气的那个,易木南是比较爱别扭的那个,没想到,进了这个坑,还有反转。

  之前两个人开玩笑,说是在等易木南到法定结婚年龄,但实际上,等易木南暗暗期待的过完二十二岁生日,想策划一下求婚大计的时候,曲昱田申请外驻了。

  不是曲昱田想当个工作狂,主要是她选择的工作,女性‘年富力强’阶段真的挺紧迫的,高薪高强度的金融行业,基本上是不存在产假这种说法的,CBD里面多的是大肚子□□个月,还来上班的女性,不是公司不给放假,而是她们不敢放长假,一旦离开,所拥有的资源和人脉关系会被新人迅速的取代,行业的更新换代速度快的残忍。

  如果在家庭和事业之中权衡,想急流勇退的人另说,曲昱田不是把事业放到首位的人,只是她再等两年,就能等到满意的升职,自己变成boss,不用担心新人取代的问题,那为什么要现在放弃她手里的一切。

  三十岁以前的工作时间,是很高质量的,曲昱田不想浪费。

  申请外驻,也是曲昱田想再冲一下,争取比两年的时间短,达成目标,然后考虑一下结婚这种大事。

  这些事情都是和易木南商量过的,自己创业自己给自己发工资的‘易总’,只能委屈巴巴的表示支持,也开始了自己时不时出差的生活,目的地曲昱田那里。

  有一定经济基础的恋爱就这点好处,易木南要把易黏黏这个外号发扬光大。

  其实,从易黏黏这个外号,就能看出易木南这几年的脾气温和多了,最开始那个桀骜冷硬的男孩子,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不再穿着夹克拽的二五八万的骑摩托,也不会再翘着尾巴在曲昱田面前闹别扭,反而会穿上曲昱田挑的毛衣,戴上两人同款的围巾,温柔的帮曲昱田顺毛,亲亲抱抱举高高。

  就像现在,曲昱田眉头紧皱开门回来,踹掉高跟鞋,把外面的大衣扔到沙发上,气的在原地转圈,“啊,简直是猪队友猪队友,自己的审计数据有问题,差点让我们全部背锅”

  易木南在卧室看文件,听到动静出来,顺手把曲昱田的高跟鞋放到一边,免得等会儿再把人绊倒,然后过去从背后把人拦腰抱到沙发上,让她踩在沙发上转圈,别在地上转,已经入冬有一阵儿了,南方也没有地暖,开着空调地上也很凉。

  从外面刚回来,曲昱田的身上还有点凉,被易木南暖暖的手圈住的时候,又气又委屈的告状,她们的团队里有两个人请了长假,公司那边又派了两个人过来,结果,就遇到猪队友了,差点把错误数据写在定稿里,好在发现的及时,加班赶工还有改过来的机会,否则就是整个团队被坑。

  “谁,我去让这个人破产,让他感受资本的冰冷与无情,抱着自己的社保在街头哭泣!”易木南一副要替曲昱田出头的表情,脸上的表情很‘霸道总裁’,颇有一种天凉王破,让你完蛋的即视感,逗得曲昱田转怒为乐,软趴趴的扑到易木南身上,笑个不停。

  就像是曲昱田自己,很早以前喜欢粉色,然后觉得粉色太耻辱,改成黑白控,现在又打脸,觉得粉色才能配得上她仙女身份一样,曲昱田自己也没有想到,和易木南在一起之后,脾气变成这个鬼样子。

  简直有一种,白瞎她青春期之后,自我完善,平和性情的努力了,说好的不动声色全部喂狗,在易木南面前,爱发脾气也容易顺毛,就和个小炮仗一样。

  所以,被顺毛之后,曲昱田很抱歉,“不应该在你面前发脾气的,对不起。”说完还蹭了蹭易木南的脸颊,因为她的外驻,易木南也给自己增加了很多出差的行程,经常来她这边陪她照顾她,明明易木南自己的事情也很多,来回的航班也很折腾人,却从来没有说过什么。

  对方在为自己付出,曲昱田是很感恩的,所以,她也很珍惜两个人相伴的时间,努力不把工作上面的事情带回来,可是,有的时候被气到不行,曲昱田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

  “没关系,你别气着自己就行。”易木南又不是曲昱田发脾气的对象,他也很喜欢顺毛的这种感觉,尤其是曲昱田心情好的时候,简直就是软甜甜,恨不得挂在易木南身上,简直可爱到想摸头。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不算短,可先后毕业,以及曲昱田的工作和易木南的创业,总让他们之间有着各种各样的客观因素打扰,所以,更珍惜彼此的两个人,一直保持着这种黏糊糊的状态,在外的‘精英曲’和‘易总’,在家里就是两块软糖。

  易木南半抱着挂在自己身上的人,把曲昱田带去更暖和的卧室,天气又冷又湿,开放型的客厅没有封闭型的卧室暖和,而且卧室还铺了厚厚的地毯,很舒服。

  两个人难得有个相处的下午,也不想出门,易木南继续电脑上的工作,留曲昱田不知道在背后悉悉索索做什么,她有点仓鼠性格,喜欢把自己的生活空间堆得满满的,所以卧室里面的东西不少,她一会把之前做到一半的木工,拿过来摆弄一会儿,一会把床边没有摆好的书堆起来,等易木南把邮件发完,准备关电脑的时候,瞄准人咻的一扑。

  总被曲昱田扑,易木南都接出经验来了,头也没有回,就把人稳稳的接住,然后,衣领处一凉,转头的时候就看到曲昱田眯着眼睛,“哼,小美人,让我咬断你的脖几~”

  说完,就凑过来又亲又舔,她家小男友真的是越来越好看了。

  以前刚上大学的时候,还是个棱角分明带着刺的大男生,带着几分青涩的帅气满满的少年感,毕业之后,易木南就温和了好多,肩膀也比以前宽厚了,以前都没有笑过几次,现在也都快笑出笑纹了,尤其是天冷的时候穿着高领毛衣,平肩和结实的胸膛有着线条,带着平光镜看电脑的时候,帅的让曲昱田都想捧脸。

  好斯文败类,好想扑倒。

  曲昱田把易木南摁倒在地毯上,跨坐俯视,地毯是两个人合买的,毛衣和镜框是自己挑的,人也是自己的,开吃!

  感情很坦诚,欲♂望也很坦诚,曲昱田和易木南经历了有些痛的新手磨合期,终于愉快的步入老司机阶段,开着往城市边缘的车,就是不停车。

  两个人都有点喜欢咬对方,可是真要下去牙印又舍不得,就都变成了吮,一点一点的摩挲出喜欢,每一寸肌肤都是彼此的领地,像天鹅绕颈,也像是野兽对峙,酣畅淋漓,尽情释放。

  尤其是曲昱田经常开启‘戏精’模式,自己不抽烟,那就强行来本‘事后书’,然后有的时候还要易木南配合,可怜巴巴的靠在她肩头,这个时候曲昱田都会很山大王的来一句,“小花啊,你就老老实实的跟着爷,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少不了你,再给爷生两个大胖儿子知道不?”

  有的时候还会手欠,去拍一把易木南的翘臀,“不错,好生养。”

  易木南有的时候,会配合曲昱田‘小花’一场,有的时候还有点不满足,会把曲昱田再压倒一回,让曲昱田只能紧紧的勾住自己,把身体交给他,暂时想不到小花不小花的。

  他爱她,她也爱他,寒冷带着几分湿气的冬天,暖和又温馨的卧室,炙热的拥抱,急促的喘息,以及密不可分的两个人。

  折腾到夜色渐浓,曲昱田眼尾带着几分红,懒洋洋的趴在易木南身边,突然想到什么,“对了,小花,见家长吧!”

  易木南蹭的坐起来,也顾不上小花的戏称了,特别的紧张,“见家长?哪天,我们要回去吗?”说着,还准备去拿手机给公司放假。

  让开,这些该死的工作,挡着他见家长了。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真的是 两章之内完结+没有番外啊~

  明天的完结章倒是可以爆字数

  写完结婚,还有生崽,写完生崽,还有崽该怎么养,写完崽长大之后,吼,又该谈恋爱了,所以,不写不写了

  至于新坑,原本准备今天发的,但是,攒上六万字也不容易,舍不得发了_(:зゝ∠)_

  让我再多留一天,明天再发

  新坑《男色担当性别女》

  依旧是很有魅力的主角√

  顺便问一句,现在还能开车吗?哪里的场地比较安全?[doge]

第109章

  其实, 易木南一直和曲家是有联系的, 他和曲世辰关系不错,逢年过节也会给田新梅寄点东西, 等他和曲昱田在一起之后,更是殷勤了很多,印象分刷满了。

  但是, 彼此是没有再见过面, 一是北疆太远了, 想要在闲暇时间偶遇一下是不可能的,二是易木南现在不再是朋友家的儿子, 而是女儿的男朋友了, 想见面就要很正式了,基本上就是结婚的前情提要。

  而且, 见面这种事情,很大程度要看曲昱田的意思, 她一直没有这个想法,易木南也只能默默的等。

  结果,现在冷不丁来这么一句, 易木南就紧张起来了, 他真的挺担心,曲昱田的家人觉得自己不满意的啊!

  毕竟,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家里这么好棵白菜,突然被拱了, 态度肯定会不一样的。

  因为在乎,所以不安,易木南脑子里面跑过各种各样的想法,置顶的,就是赶走见家长之前,求婚。

  其实,曲昱田是个不太能感受浪漫的人,她的逻辑和理性细胞冲在前线,有着超乎寻常的敏锐和预见感,有的时候还会尴尬症犯一下,觉得大部分浪漫场景又傻又呆,让她浑身不自在。

  所以,易木南也很难办,想了想,陪她去了一次演唱会。

  买的票靠墙,位置很好,曲昱田和易木南是直接赶过来的,都穿的比较正式,和身边脸上涂彩,举着海报的粉丝对比感特别强,但是,这也不是什么值得在乎的事情,等到演唱会开始了,大家嗨起来都是一样的。

  都说喜欢一个歌手,一定要去听次他的演唱会,曲昱田很喜欢这种置身于人海,为台上的歌手挥手的感觉的,又近又远,空间上距离偶像很近,但心里又觉得彼此很遥远,但传递的支持却是不变的,这种感觉让曲昱田很喜欢。

  曲昱田和易木南两个人都挺喜欢这个歌手的,等到全场嗨起来,曲昱田激动的攥着易木南的手腕,跳跳跳,尤其是唱到一首小情歌的时候,偶像停了一下,镜头开始在全场寻找,已经有女粉丝惊呼,这是不是要求婚?

  挑了挑眉,曲昱田给了易木南一个眼神,大概意思很明显,要是这个求婚和他有关,看她分分钟爆炸成喷火龙,吐火球给他看,让偶像帮粉丝求婚这种事情,旁观是觉得挺好的,但放在曲昱田身上,是一件很不适应,浑身抖抖抖的事情。

  易木南苦笑,他也有过类似的计划,但又凭借对曲昱田的理解,临时取消了,果然,他的选择是对的。

  求生欲总是正确的。

  嘻嘻笑的看着求婚结束,曲昱田又跟着音乐节奏蹦蹦蹦,要不是穿的裙子太修身,她都想原地甩头燥起来,旁边举着灯牌的粉丝也注意到这对情侣,两个人郎才女貌,气质和穿着一看就是有高学历有高收入的那种,刚入场的时候,感觉不像是来看演唱会的,而是来参加什么金融交流会的,但现在嗨了一会儿,有眼尖的女孩子看着那个男人一直在看着身边的女人,眼神温柔唇角带笑,看她闹陪她笑,甜到不行。

  遂,偷偷摸摸拍一张,珍藏。

  在演唱会这种情绪释放的地方,大家对爱情的态度也很正面,甚至还有旁边的女孩子把自己的荧光棒和耳朵发卡分给曲昱田,让她也能挥来挥去玩。

  等演唱会快结束了,两个人就提前退场了,免得挤到人多的时候,曲昱田和易木南走在亮着路灯的街道上,还兴致勃勃的在聊刚才的演唱会。

  笑眯眯的边说边走,曲昱田突然被易木南拉住手臂,就看到易木南很认真的单膝下跪,身边的音乐喷泉应声而起,四周安安静静的,只有他的声音,“嫁给我好吗?曲昱田嫁给易木南好吗?”

  拿着戒指的手都在抖,易木南的声音却很坚定,他想给曲昱田幸福,也有足够的能力给曲昱田幸福,现在,请曲昱田给他这个机会,两个人确定法律上的夫妻关系,在同一个户口本上出现,以独占的方式,宣布自己成为对方的人。

  明明平时不算话多,现在却唠唠叨叨个不停,易木南想要向曲昱田表露的一切,坦诚而期待,哪怕曲昱田在他面前有些呆住,也没有催促,安静的等待曲昱田回神。

  “干、干嘛啊?”用手背捂了捂眼睛,把差点挤出来的眼泪擦掉,曲昱田看着单膝跪地的易木南,也没有让他站起来,直接蹲在了他面前,要不是曲昱田穿的是裙子,她就直接席地而坐了。

  “我借给你很多的勇敢好不好?”易木南把戒指的盒子放在曲昱田手心,“再多一点勇敢,试一试和我在一起。”

  收紧手上的戒指盒,曲昱田低着头笑出来,眼泪却是一滴一滴的往下掉,声音有点哽咽,“那你唱首歌给我听。”

  “他真的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他真的很喜欢你……”伸手把曲昱田的眼泪抹掉,很少唱歌的易木南唱的是《浮生》,然后,接住了扑过来的曲昱田。

  “好讨厌你,逗我哭,又好喜欢你,想嫁给你。”圈住易木南,曲昱田把脸埋在他的肩头,任由他把自己抱起来,双双站在音乐喷泉旁边,继续听着易木南唱歌。

  求婚成功,不枉易木南提前包场约喷泉,定戒指写策划。

  等见家长的时候,易木南底气也足了很多,请求曲家人认可自己的决心可谓是破釜沉舟。

  不过,田新梅和曲世辰的反应,让易木南和曲昱田都有些出乎意料。

  曲世辰是很敬仰的冲易木南抱拳,“兄台,我敬你是条汉子。”然后,被曲昱田黑着脸一顿捶。

  而田新梅是笑着笑着,就开始哭了。

  “梅梅,怎么了?不哭不哭啊!”曲昱田有点慌,不知道梅梅怎么哭了。

  田新梅也发现自己的情绪有点失控,让曲昱田他们继续在客厅坐着,她去缓一缓,曲昱田让曲世辰和易木南在这里坐着,她去看看梅梅。

  “我刚才是开玩笑的,南哥,请好好照顾我姐,把我姐当成宝宝,当成小可爱,不要让她伤心,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姐背后一直都有人的。”客厅里就剩两个人了,曲世辰收敛脸上的笑意,认真的和易木南叮嘱。

  他也是很早就知道姐姐和易木南在一起了,曲昱田到底愿不愿意他很清楚,曲世辰一直站在姐姐身后,支持曲昱田的选择,只不过,警告还是要有的,如果易木南让姐姐伤心,曲世辰他不会放过易木南的。

  而这边追着梅梅坐在卧室里的曲昱田,是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她很少见梅梅这么哭,甚至哭到说话都不连贯,要知道,曲鹤清刚离开的那段时间,再怎么艰难田新梅都没有掉过眼泪。

  “没事没事。”忙摆手让曲昱田放心,田新梅缓了好几口气才擦擦眼泪,有点难为情的解释,“我不是反对你们,就是有点感慨,你都该嫁人了,总感觉你还是一小点,没长大一样。”

  时间真的很快,田新梅总觉得,她嫁给曲鹤清的事情好像还恍如昨日,那种害羞和欣喜的感觉依然很清晰,但实际上,已经过去很多很多年了,她和曲鹤清的田田,已经能嫁人,和别人组成家庭,当一个妻子,当一个母亲了。

  “妈,四舍五入我都奔三了,不小啦!”曲昱田看田新梅没事,松口气,摊手表示,她真的已经很大只了,同龄人很多都已经是孩子他妈了。

  “说什么呢,哪有把自己往大里说,明明就是二十多岁。”田新梅坚持,只要不过三十整的生日,二十九岁的最后一天也是二十多岁。

  田新梅被曲昱田一逗,心情好了很多,其实,她就是想到曲鹤清,想到这么些年发生的事情了,委屈和难过就再也压不住的涌上来了。

  可是,她也很自豪,哪怕是一个人,她也把两个孩子健健康康的抚养长大,女儿还这么的优秀,哪怕百年之后,她也能理直气壮的和曲鹤清说,看,我是不是特别厉害,孩子养的特别好,你个半途跑路的家伙,大混蛋。

  曲昱田也没有说什么,伸手把梅梅圈住,给她了一个肩膀,她明白梅梅的意思,如果曲鹤清还能在这里,最高兴和最不舍的人,一定是他。

  晚上的时候,田新梅做主,让易木南留宿了,但却是把曲昱田的卧室腾出来,让曲昱田睡客厅,指着自己的鼻子,曲昱田一脸诧异,“等等,我才是亲生的啊!”

  田新梅把沙发上的被褥铺好,一脸的冷酷,“我睡觉轻,晚上别乱走动,要不然我来睡这里?”一想到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没和她睡在一张床上几次,就被拐跑了,田新梅立刻拒绝了曲昱田的小眼神。

  乖巧的缩进沙发上的被褥,曲昱田只露出脑袋,冲梅梅眨眼,“哪有,我觉得家里沙发一级棒,睡着强身健体精力好,谁也别和我抢。”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我的娘子是女配福妻好生养重生九零之玩转废柴人生贵妻皇帝奋斗日常娇宠女官(重生)女配又在祸害世界[快穿]最强重生阵容花媚玉堂天子掌中宝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