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了你的邪|第75节

推荐阅读:、空亡屋蓝家走阴人午夜超市女神的私人医生鲜妻太甜老公抱一抱我的空间门史上最强祖师豪门燃情总裁的天价影后假小子天后养成手册[娱乐圈]你来一下子我念一辈子天下第一(幻雨风辰本尊)萌宝驾到爹地妈咪要逃婚二十面骰子特种狂医我的极品总裁老婆重生科技狂人我的老公是妹控龙虎道人洪荒刀君
  一来侧福晋也是上玉牒的,二来八福晋她不能生,未来的世子爷极有可能出在萨伊堪的肚皮里头。

  就当老太太没这个命享福,这回事,绝不能攀扯上萨伊堪,绝不能!

  老太爷这么吩咐,大房那头没有任何意见,三房有些不满,在拿到老太爷许的好处之后,也住嘴了。本家这边再次齐了心,谁让他们有共同的利益,都指望靠八侧福晋飞黄腾达,矛盾暂时让利益掩盖下来。

  不过呢,千算万算总有你算不到的。

  崇礼就是个祸头子,是个管不住嘴的搅事精,他一张口直接把人家极力想要忽略的尴尬真相挑破了,在崇善和崇文愣神的时候,又噼里啪啦说了一段。

  相伴数十载的老妻没了,额图浑心里有些难过,崇礼这番话硬生生将他从难过之中扯了出来。

  他整张脸黑成锅底,咬牙斥道:“你这逆子,这种时候你还在胡说八道什么?”

  觉罗氏稍慢一步跪在崇礼身后,她劝了一句:“阿玛您消消气,我们老爷心里也不好受,请您别再说他了。”

  “他不好受?我看他巴不得我们两个老东西早点没了,没了才不会碍他的眼!他要是真那么孝顺,先前府上周转不灵他额娘急上了火咋没见他有什么表示?”

  崇礼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能眼睁睁看着屎盆子扣上身?

  他立刻就为自己发声了——

  “早先我从家里分出去的时候,您说府上没东西给我,宅邸祭田这些是大哥的,除此之外的家产家业大哥三弟看着分,您不乐意见我,也不要我养老或者孝敬。我当时应了,之后再没插手过这头的事,年礼节礼寿礼没少过。我分出单过的时候,不说田宅以及古董名器,只真金白银公中就有几十万两,这才多少年?还能周转不灵?儿子是有听到类似的谣言,我是不信的,但要是真有其事,府上几十万两就这么没了,账房亏空到愁死了额娘,我这就报官去,让官府来好好查查!查明白是谁挪用了这么大笔的款子!”

  老太爷额间青筋都凸起来了,崇善也是一脸紧张,而跪在后一排的大太太佟佳氏更是一哆嗦。

  他们都知道崇礼是什么德行,这话他说得出口,就干得出来。

  但这事能报官?能查?真要查起来还不把八贝勒得罪死了?还不得断了萨伊堪的生路?

  原先老太爷仗着辈分,他怎么骂崇礼都只能听着。如今情况反过来了,他制不住这儿子了。老太爷还算稳得住,他不再与二儿子纠缠,只是让他闭嘴,老实跪着。

  崇礼也没再提报官的事,他叹一口气,惆怅道:“儿子早先没过问这边也是顾及您二老的名声,早先分家的时候,儿什么都没分到,我要是隔三岔五给送钱送米,外人保不准觉得儿子是捡来的,或许还会说您二老养我就是等着剥削压榨,否则咋能那么偏心?就是怕外头将您二老传得太过不堪,又怕他们顺便攻击上大哥三弟,所以儿子才忍着,尽量在过年过节过寿时多送些礼来,平常不敢问不敢管。您想想,我是武将,是粗人,外头对我总归是宽容更多;大哥和三弟都是文人,要是传出刻薄兄弟的恶名,往后谁还同他们往来?以后还有什么指望?”

  老大、老三都懵了。

  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你诸事不理是为了我们?你真委屈真不容易啊!

  崇礼胡扯了一通,扯到最后差点把自己感动了,他还来了个总结发言:“儿子被外人误解没关系,受点委屈也无所谓,您还这么说,我想不明白,我心痛!”

  额图浑真的要晕倒了。

  “我让你闭嘴!你闭嘴!说这些废话之前也不看看场合!”

  崇善也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他一副兄弟情深的样子:“二弟别说了,大哥明白你不容易。”

  崇礼反握住崇善的手,握得贼紧。

  “大哥你这么讲,我受再多委屈也值了。”

  ……

  宫里头,宁楚克心情低落,想着得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娘家人了。而户部这头,胤禟也听说了老太太佟佳氏的死讯,他丢了手边的活赶着回去阿哥所,回去就见着摘了一身金饰的宁楚克,她换上了相对素雅的旗装,正托着头倚在软塌上,看样子是在发呆。

  别人不了解,胤禟能不知道宁楚克同她娘家祖母的关系?

  哪怕没到剑拔弩张的地步,绝谈不上好,反正挺尴尬的。瞧她这样,胤禟立马就想到背后还有其他原因,他跟着坐到旁边去,伸手把人往怀里揽,拍拍她圆润的肩头问:“想什么呢?”

  宁楚克在胤禟的肩窝出蹭了蹭,说:“你也知道我娘家那头,老太太没了,要说我有多悲痛必是假的,但我的确不希望她这么早走。昨个儿听说她老人家好多了,我还高兴呢,这样等下个月咱们搬出宫去就能下帖子请阿玛额娘过来好生聚聚……老太太一走,那头免不了要守孝,又不知多长时间都要见不到人。”

  说着,她还停顿了一下:“再有,像这种情况阿玛须得丁忧,二十七个月后朝中是个什么情形谁知道呢?万一届时谋不上缺咋办?”

  胤禟听她讲完心中顾虑,就低头在她颊边亲了亲。

  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福晋就想了如此之多。胤禟挺明白宁楚克的心情,她老早就想搬出宫去,她和娘家人亲近,一年到头见不上面心里难免挂念。毕竟在清泉寺那次意外之前,十几年里他们一家子都生活在一起并且是和和美美其乐融融。

  也就是那次以后,见一面变得非常难,越是这样,她心里就越想。

  前些日子宁楚克还说呢,说额娘早先很担心她,怕她嫁人之后会手忙脚乱,这样笃定要遭婆家嫌弃的。她当时看着趴在胸前眼珠子滴溜溜转的七斤,勾起嘴角满是得意说做媳妇有什么难的,皇阿玛和额娘都中意她,七斤也让她养得很好,又白又胖。

  宁楚克骄傲极了,还说回头要让额娘好生瞧瞧,七斤比舒尔哈齐当初还结实。

  结果呢,没过多久就听说老太太病重。她急忙带上太医过去,当时就是怕老太太一言不合就蹬腿儿,那回好悬撑住了,然而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晚了几天人还是没了。

  这么一来,唯一的欣慰也就是当日有见着阿玛额娘大哥以及小弟舒尔哈齐,还同他们聊了几句。

  她瞧着娘家人都好,相信自己的气色也能让大家放心。

  胤禟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开解她,只能说凡事都有定数,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本来,胤禟不爱同宁楚克说朝中局势,宁楚克也不爱听他说什么明争暗斗朋党之争。到这会儿,胤禟提了一句。

  “丁忧二十七个月也不见得是坏事,你远离朝堂没感觉,这会儿局势已经紧张起来了,今年可能会乱。岳父占着九门提督这个要职,哪怕他为官清廉从不结党营私,也是许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有皇阿玛维护,要正面扳倒他不容易,只怕逼急了有人会使出下三滥的招数,那才叫人防不胜防。”

  “借着老太太的死,正好让岳父避过这场风波,你放心,皇阿玛指定是想着他的,他前程远大着呢。”

  胤禟看得明白,自己就是个清清白白的皇子,也因此,他的妻族天然就容易得到信任。加上崇礼又是那种个性,这么多年他的行事作风皇阿玛都看在眼里,休息二十七个月就当是避祸了,回头哪怕九门提督的位置让人占了,皇阿玛总会给他谋个缺,不会比现在差到哪儿去。

  宁楚克听他讲完,点点头。

  “真是这样就好了。”

  她这边在胤禟的开解之下心情转好了许多,两人之间温情脉脉。

  同一时间,还有另一方笑都要笑死了。

  没错就是索党,听说崇礼他娘没了,以索额图为首的众人先是一懵,接着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再然后有人一拍大腿:“怎么早没想到这个法子!你说说,要弹劾他难,要他丁忧还不容易?”

  “是啊,我咋就没想到呢?”

  “……”

  这种不走寻常路的法子,一般人轻易是想不到,能想到才怪了。

  索党在狂欢,同在皇城根下,八贝勒府中则是一片尴尬,胤禩已经想到未来半个月京中传言是什么,一定是八贝勒向妾室伸手,问小妾要钱,拿白银三十万两逼死小妾娘家祖母……

  这两年,京中传过不小笑话,最尴尬的一定是他这个。

  不仅尴尬,真传开来还会丢皇家的脸。

  胤禩在书房来回踱步,他急死了,又想不到很好的办法来度过危机。

  事实上,他那些脑补都很对。

  眼下康熙还不知情,等他知道真让这儿子气死了。

  该怎么说呢,老子宁肯听说你结党营私意图不轨也不想听说京中传言八阿哥胤禩为了区区三十万把小妾娘家祖母活生生气死了……

  真的丢脸,他这个当爹的没脸见祖宗。

  爱新觉罗家的格调就是这么降下来的!

  后来,康熙忍着把胤禩塞回娘胎去的冲动将人招至御前,并且语重心长的说了老长一段,大概是讲那二十几万安家钱不够用你说啊,你当面跟朕说,你不说谁知道你没钱花?周转不灵就冲小妾伸手,这套路到底是谁教的?是惠妃?还是你亲娘卫氏?

  康熙真的胸口疼,大清朝自开国以来,传承这么几代,当真没出过如胤禩这般丢人现眼的皇子……

第76章 出宫

  按照大夫的说法, 老太太去得如此突然纯粹是大悲大喜所致,大悲伤身, 本来要是就那么悲着, 因为心里还有牵挂,不至于走得这么干脆。看她脸上带着喜色, 神情安详, 明摆着心愿已了,那也难怪。

  提着那口气散了, 折在这儿实属正常。

  “入睡之前我额娘气色还好,脸上红润得很……再说, 府上这些子子孙孙还没让她老人家享福, 哪就了无牵挂了?”

  崇善、崇文只差没点名骂人家是满口胡说的庸医。

  那大夫没好气应道:“没听过回光返照么?你们家老太太那不是不药而愈, 是临死之前回光返照,神仙都救不了她。”大夫说完就要走人,走出去没多远就遇到上来打听情况的, 人家也就是看他们急急吼吼请大夫,心中难免好奇, 本以为能听到什么乐子,结果是病恹恹的老太太佟佳氏殁了……那有什么稀奇?

  大夫就忍不住嘴欠了一句:“寻常病死是不稀奇。”

  “怎么,这里头还有门道不成?”

  “来说说, 给咱们说说!”

  眨眼间就有好些个懒汉围上来,他们连翻恭维就是想哄大夫将府上发生的事讲一讲,那大夫的确没顶住,他勾勾手指让人凑近些, 小声说:“你们随便听一听,别拿出去说,这家的老太太早先不是让儿孙气得犯了病,宫里的太医都没将她治好,结果你猜怎么着?我进去一看,她脸上还带着笑,看得出来临终之前气色不错,心情也好。她不是愁死的,也不是叫不肖子孙逼死的,是乐死的。”

  围在旁边那几人都不敢相信。

  “……啥?你说啥?我没听错?”

  闲磕牙的懒汉们面面相觑,瞧着活似见了鬼,倒是那大夫,遭遇这样的质疑他就不高兴了,一甩袖子就要走人 ,走之前还说呢:“这点儿眼力劲儿我能没有?说她是乐死的,那就是乐死的,你请太医来看也一样!”

  说着他还嫌不解气,又补充道:“你可以质疑我的人品,不要侮辱我的医术,早知道就不告诉你们了,去去!一边儿去!没时间跟你们耗着,我还要回去坐诊!”

  那大夫在一群人的目送之下走远了,他就多嘴这么一回,没想到引来剧烈的发酵,最后演变成轰动京城的闹剧。

  当时这会儿,懒汉们并没有将事情同八贝勒胤禩联系在一起,他们知道的事情到底不多,可皇城根下这么多达官贵人,消息灵通的不知凡几。

  本来,额图浑的婆娘佟佳氏病重这在大人物眼里都不算事儿。

  你说佟佳氏是八贝勒府齐佳格格嫡亲的祖母……真对不起,齐佳格格算个什么东西?

  再说她还是九福晋的亲祖母,这么讲是多点分量,可惜,崇礼这一房早就分出去了,还是只走人啥也不给那种分法,哪怕她是宁楚克的祖母,宁楚克有把她当回事?

  所以说,一开始,她这个病情也就只有相关的几方在意,别人听过便罢,都没有细问的意思,直到听说这人没了,还是以这么奇怪的方式辞世……就有人去查了查。

  萨伊堪资助了胤禩多少钱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大太太掏空府库鼎力支持她那个人在八贝勒府的亲闺女却是阖府上下都知情的,哪怕老太爷说了不许外传,哪里就约束得了附上的奴才?一锭一锭的白银搁在面前,藏着不说才是傻子,这个钱,你不赚总有别人赚的。

  这么一合计,但凡有人问上门来,底下奴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们非但将遮羞布揭了个彻底,还在人家表示愿意加钱之后,帮着深入剖析了一波。

  从府上是个什么情况有多少家底说到崇善、崇礼、崇文这三房之间的关系,说到萨伊堪的追求以及全家的野望,说到大太太孤注一掷的疯狂……

  “二老爷出息,却是个油盐不进的铜豌豆,甭管是拿辈分压他或者好言好语相求,不合规矩的事他怎样都不答应。三老爷老早盼着能走门路往上升一升,这都多少年了也没走通他,兄弟这头走不通,就只能指望侄女儿。府上的主子们差不多都是类似的盘算,尤其大太太,八贝勒府那位是她亲闺女,既然有盼头,怎么能不大力支持?”

  “不怕告诉你,大太太会给那头塞钱府上谁都想到了,只是吗诶想到数额如此之大,有段时间府上差点周转不过来,女眷们不敢接别府的帖子,也不敢下帖请人登门做客,遇上前来相邀的统统以老太太身体抱恙做托词推拒,一开始是托词,结果因为越闹越厉害,府上天天都在争吵,都伸手等着要钱,谁也不乐意拿出私房来充入公中,老太太就当真气病了。”

  “中间差点就不行了,九福晋听说之后请了太医又送了不少名贵药材过来,续住了命。太医留下话说这病谁也治不了,心病还须心药医,一转身心药不就来了吗,八贝勒府那头传了喜报来,说格格怀上了。又说贝勒爷给了准话,只要能平安生下阿哥,往后就不再是齐佳格格,而是齐佳侧福晋。”

  自从萨伊堪进八贝勒府,大太太就一心扑在她那头,整日忙着给她抓钱,根本没好好约束下人。

  做主子的失去了对奴才的威慑力,底下奴才拆起台来不要太快。

  谁不是见钱就说?

  你想知道什么他全愿意说!

  前因后果很快就被捋顺了,所以说,事情往前能追溯到八、九闹翻,之后老八立刻就同十四搅和到一起,不过呢,要维系这段关系,他付出的心力不少,得到的并不对等。老八缺了一条臂膀,难免施展不开,为了笼络人心增加自己的影响力,他能怎么样?只能散财!

  生在皇家,不怕你没抱负,只怕太有追求。

  要得过且过混日子再容易不过,甭管怎么说,这天下是爱新觉罗家的,龙椅上坐着你亲爹,你爹不会眼睁睁看你过得穷困潦倒。可要想成就一番大事,人力财力样样都不能缺,可偏偏,这两样胤禩最缺。

  妻族只能帮他牵个线,开销还得他自己出。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军嫂有特殊的医疗技巧[空间]锦宅嫡女的悠闲日子农女当家之寡妇难为古时候那些爱情睿德太子远古七十二变姑姑咕咕叫重生之恶毒姐姐冷王赖上俏王妃重生影帝老婆不好当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