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青山|第63节

推荐阅读:、球状闪电独宠心尖盲妻英雄联盟之我们是冠军美女图(上古强身术)英雄联盟之观战系统妈咪在上爹地在下完美小姐进化史这事儿我说了算伴她永生陆犯焉识乱臣贼女完美星光名侦探的守则好感度刷过头怎么办觅仙路狂徒我的曼达林传道大千神一样的道侣无证之罪
  所有人都走以后,林媚把何娜和眼镜儿领了过来,随行的还有周炎炎。

  何娜怯生生地喊了声“陆叔叔”,“……你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过几天就痊愈了。”

  “你骗人,”林言谨出声,“医生说,你要是再晚两小时送来医院,就要死翘翘了!”

  他是红着眼圈的,眼睛里泛着泪光。

  这些天,他除了默默陪着林媚,什么也不敢问。

  他八岁至今的生年里,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刚刚得到了父亲,转眼又要失去。

  陆青崖笑说:“不还是及时送到了么,休息休息就好了……眼镜儿,你男子汉,可不能哭。”

  林言谨鼓着腮,“谁哭了!”

  待一阵,林媚将何娜和林言谨托付给周炎炎照顾,自己留下来陪床。

  医院里十点不到就安静下来了。

  在陆青崖的坚持之下,林媚和他蜷在了一张床上。

  手臂挨着手臂,手指扣着手指。

  “……和我爸,还有几个哥们儿打听过了,多半能调动回江浦。”

  林媚抬头,“真的?”

  “尽量。不行就走正常渠道,去军警系统的其他岗位也行。”

  林媚点点头。

  “……等我出院了,你抽个时间,我们在队里把婚纱照拍了。”陆青崖顿一顿,“……也算是留念告别。”

  “嗯。”

  胸腔里,他一颗心脏有力地跳动着。

  “陆青崖……”林媚轻声说,“……我已经做好了余生随时可能要和你道别的准备,就当自己已经失去过了,所以,你不用担心……”

  想起多年前第一次去现场看陆青崖比赛,山呼海啸之中,他快得如同闪电和惊雷。

  那时候就已隐隐地明白,他有一根傲骨,不甘于平庸,生或者死,都要壮烈。

  她爱他昔日裘马轻狂的少年意气,也爱他如今保境安民的铁骨铮铮。

  所以,她愿意成全。

  几天后。

  从虞川的遗体告别仪式离开,陆青崖准备去送林媚他们去机场。

  朗晴的天,穹顶极高。

  陆青崖站在门口的小广场上,仰头去看那随风舒展的国旗。

  极其夺目的红,是热血的颜色。

  他闭眼站了许久,忽然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

  睁眼一看,是林言谨跑过来了。

  林言谨一把抓住他的大掌,急匆匆地说:“爸!快走!司机要等得不耐烦了!”

  陆青崖一愣。

  一时未防,倒被林言谨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的力气拽得趔趄了一下。

  林言谨这猝不及防的称呼让他反应片刻,而后笑出声。

  再仰头看,湛湛青空之下,他最后一次闭眼。

  心道:

  亲爱的战友,山高水长,壮丽的风景与俗世的烟火。

  由我,继续守候。

  <正文完>

第51章 番外

  这天中秋。

  离开江浦市特勤大队, 陆青崖往市中心的商场去买了月饼礼盒和高档烟酒,到林媚家小区门口停了车, 拨电话。

  没一会儿, 副驾驶门拉开,林媚钻进车里。

  她穿得很居家, 也没化妆, 上衣外面套一件开衫,牛仔裤, 平底鞋。

  手上还是湿的,有股淡淡的洗手液的味道。

  她凑近闻了闻。

  陆青崖笑看她, “干什么了?”

  “帮我妈剥蒜, 一股味儿。中午家里要来客, 我爸的几个朋友。”

  说着,就把湿漉漉的手在陆青崖衣服上蹭了蹭,在他警告的目光瞥过来时嘻嘻一笑。

  陆青崖抬手指一指后座, “买了点东西,你提上去吧。”

  林媚探过身去把那个月饼礼盒拿过来, 看了看品牌,“……你买这么贵的干什么,我爸妈不爱吃, 眼镜儿又不能老给他吃甜的。”

  说着,自己把月饼盒子拆开了,拿了一枚,继续剥。

  陆青崖打她手, “干什么?”

  “我不能吃哦?”

  “不能。”

  林媚不理他,自顾自地拆了包装,把月饼掰成两半,递了一半给陆青崖。

  她掰得很有“技巧”,自己的那半恰好是一个完整的蛋黄。

  陆青崖:“……”

  港式的月饼,很甜。陆青崖差点给甜得齁住,两口咽下去。

  林媚看他腮帮子一鼓一鼓,伸手去戳,被陆青崖捏住了手。

  陆青崖微一侧身,很认真地看她,“……我看中了一套房子。”

  林媚给呛了一下。

  这语气太平淡了,跟说“我看中了一兜大白菜”。

  五月,陆青崖成功从铜湖市,调到了江浦市武警特勤大队,和以前差不多的工作强度,但因为就在本地,周六周日能休息,比以前方便了许多。

  不能老往陆良畴那儿挤,他就租了间房,供林媚和眼镜儿周末过去落脚。

  林媚父母没松口承认两人关系,但对周末女儿和外孙的行踪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陆青崖继续说:“把以前借出去的钱收了一部分——尤其刘栋,现在发这么大的财了,该他出出血。还有工资,不多,好歹有点儿,凑一凑,能凑个首付和装修的钱。”

  万幸江浦市这些年发展快归快,房价到底没像一二线一样疯涨。

  “陆青崖,其实……”

  “别跟我争。”

  林媚笑了,“……你怎么这么大男子主义。”

  “那就这么说定了,抽空去看看,现房,交房了就能装修。”

  林媚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索性把“其实”后面的话给吞下去,探过身去抱他,小孩儿一样地蹭了蹭。

  其实,她在江浦早就买了一套房,买了已有两三年,一直没装修,和父母住习惯了,也就没急着想要搬出去。

  其实也有一周没见了,陆青崖被她蹭得心痒,但是光天化日的,又不能做什么,按着她脑袋亲了几下,让她赶紧上去。

  林媚“嗯”了一声,没动。

  “怎么了?”陆青崖看她两条手臂还稳稳地勾在自己腰上。

  “你会不会觉得委屈?”

  至今,父母还没让他进家门,即便端午、国庆,包括儿童节他都准时过来打卡报道,但林乐邦就是言出必行。

  一到节假日,林媚和陆青崖就跟野鸳鸯一样的。

  “你替我委屈?”陆青崖笑看着她,“那今晚上你偷偷出来,我带你吃大餐去。”

  “偷偷?不好吧?”

  “那怎么……”

  “我一般都正大光明地出来。”

  陆青崖:“……”

  林媚笑了笑,“那中午你陪你家老陆,我陪我家老林,晚上我俩私会。”

  陆青崖搂着她的腰,在她脸颊上一碰,“穿好看点儿,别带眼镜儿。”

  ·

  林言谨很委屈。

  妈要出门,穿得花枝招展的,一看就知道要去干什么。

  还不带他。

  那不只是她(还没领证的)的老公,还是他爹。

  总之,林言谨觉得这事,林媚干得不厚道。

  他一不高兴,就想去骚扰关逸阳。

  关逸阳也不高兴了,“……眼镜儿!我不想看你直播喂狗粮!”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军嫂有特殊的医疗技巧[空间]锦宅嫡女的悠闲日子农女当家之寡妇难为古时候那些爱情睿德太子远古七十二变姑姑咕咕叫重生之恶毒姐姐冷王赖上俏王妃重生影帝老婆不好当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