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看着你|第380节

推荐阅读:、极品霸医长夜难明最牛古董商恋人未满九州牧云录荒野妖踪我意逍遥他似星辰大海时空交易器大上海1909绝世荒神缠情私宠总裁诱妻入室土著老公好像来自外星嫌疑犯X的献身登天浮屠兄弟抱一下乔然如故天师同萌会快穿之那些年代读书成圣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重回1985麻辣俏媳妇剑破九天悲剧发生前[快穿]我有一座恐怖屋[综]我来也混元修真录[重生]
  乔伊背对着她,头也不回地关上窗:

  “我本来就打算陪她度过一生,不管她此刻在不在我身边,不管她是活着还是死亡,我这一生都会耗费在她身上……这是早已交付的支出,怎么能叫浪费?”

  ……

  寂静的凌晨,落地窗帘因他的动作微微扬起,又悄无声息地落下。陈景伸手点燃香烟,抽了一口,袅袅的烟雾遮住她的眼睛。

  “那你就去吧。”

  许久,她斜倚在门柱上,笑了一下:

  “你爸爸还在马不停蹄地往这里赶,但我觉得他来也没用,他留不下你,我也留不下你。你是我已经成年的儿子,我已经没有立场干涉你的任何决定。”

  “抱歉。”

  “不必,因为我并不觉得生气,相反,还有点不合时宜的高兴。”

  她穿香槟色长裙,斜斜抱着手臂,这样微笑的时候,身材和面容都像像二十九岁一样年轻:

  “你知道你是多坏的一个小男孩吗?你没有让我当过哪怕一天当母亲,我养你和养一台电脑没什么两样。你不爱你的父亲,不爱你的母亲,你唯独爱她,却死活都不让我见她……说实话,我是不小心抢走了你爸爸的女朋友没错,但难道我还会抢走我儿子的女朋友吗?”

  乔伊:“……”

  “可现在不一样了,是不是?”

  她抖落烟灰,隔着淡灰色的烟雾望他,狭长的眼里带着一丝笑意:

  “我的小男孩,居然学会了爱情。”

  ……

  “所以你去吧。”

  海风从遥远的地方吹来,灌满她香槟色的裙摆。陈景转身朝外走去,她夹着香烟,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

  “宇宙这样广阔,时间没有尽头,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说到底,这样奢侈的生命,做什么不是浪费呢?”

  ……

  乔伊把最后一件衣服叠进行李箱,坐在床边拿出一本小小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都是他今天写的地质勘查和海水洋流分析的笔记。

  他要出一趟很远的远门。

  一年,五年,十年,或者更久。

  他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独自走完了塌陷地带的边缘。CCRN附近海域错综复杂,北赤道洋流和亲潮洋流在这里交错汇聚,她失踪的地方连通暗河,直达深海,当时地表陷落,CCRN所在半岛整个滑进西沙群岛以下,南海海水倒灌而入,如同1亿年期前的地中海,CCRN已成为一片汪洋。

  而他昏迷了足足两天。

  两天,48小时,两次潮涨,两次潮退,按这一带海水的流速,她此刻可能出现任何一个地方。

  可她绝不会死。

  伽俐雷最后的预言,是李文森,星期六,在大海里,重生。

  CCRN的每一个密码都带着多层隐喻,即便他还没找到“重生”的深意,这至少意味着,她还有生还的可能。

  她一定还活着,她是那样坚韧的人,即便山川崩塌、海水逆流,她也一定会活下去。

  可她为什么不给他带个口信?如果她还活着,现在不可能还在海里,她可能到达的海域从巴布延群岛一路延伸至菲律宾,这一带没有荒岛,随便哪里都可以找到电话……她从失踪到现在已经整整三天,她为什么还是没有一点消息?

  是不是他没有护好她,让她生他的气?否则何以如此渺无音讯,又或是她根本就不想回来——她每一次丢下他之前都是这样,没有招呼,没有预告,她买了机票,她坐上飞机,她不要他,她就消失了。

  可他还是要把她找回来。

  无论她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无论她爱不爱他,他都要把她找回来,一辈子锁在怀里,谁都不许看,哪里都不许去。

  ……

  李文森的裙子还铺在床上,乔伊坐在床边,腹部血迹已在衬衫上结成一道黑色的印记——出血是正常的,他今天本不该移动,伤口的小小崩裂在预料之中。

  他随手解开几颗衬衫纽扣,向后倒在床上。

  疲惫感在身体深处蔓延,几乎让他无法动弹。今晚月色那样美,白色潮汐落满星光……可他却如此疲惫,从醒来到现在不过几个小时,他仿佛过了一生那样长。

  他还记得这是他的婚房。

  他想娶她,所以他先准备好了一个家。他筛选了礼堂、桌布、餐具,他选好了婚纱、鞋子、珠宝,他甚至挑好了她口红的颜色,只等新娘光脚走来,他就能把水晶鞋双手奉上。

  ……

  乔伊单手遮住眼睛,手指慢慢握住她的衣袖。

  远处浪潮一声声传入耳畔,她的气息还留在房间,他闭上眼,鼻尖就满是她馥郁的香气,他握住她的手,她就又回到他身边……回到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她耳边别着一支铅笔,坐在他对面翻阅论文,遇到不准确的地方,就在书页边角画一只蝴蝶。

  阳光从窗外流淌进来。

  山林小屋,秋日天空,他与她的影子在澄澈窗镜里逐渐交叠。远处山峦绵延,天高海阔,而他只看得见那双漆黑眼眸,在变幻的深秋景致里慢慢地抬起,抬起……直到撞进他的眼眸里。

  “怎么了?”

  他看着玻璃里她的脸,勾起唇角:

  “为什么忽然这么看我?”

  “因为我回忆起了一些事。”

  “什么事?”

  “一些,我们结婚后的事。”

  “比如?”

  “比如清晨,我去摘刚开放的山茶花,用清水洗净,用阳光沥干,而你就坐在我身边,在花园里摆放一张榻榻米,慢慢阅读一本契科夫。”

  ……谎言。

  他半靠在夜色里,清醒地看着她坐在深秋阳光下微笑,像叙述一个古老的故事那样,轻声说:

  “你接过我的花,把它夹在书页间,然后我们就带着这本书,坐火车去看初春的阿尔卑斯山。”

  ……谎言。

  “等我们老了,走不动了,我们就在花园里洒满麦子、稻谷和小米,然后并肩坐在山茶树的花荫下,等待去年的候鸟再度飞来,又再度离开。”

  ……谎言。

  这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黎明就要来临,幻觉与现实在这一刻交错不清,他的女孩无知无觉地躺在床上,他抵着她的额头,慢慢揽住她,如此真实地把她拥进怀里。

  “你是个小骗子,你说过你会回来。”

  他躺在她身边,手臂收紧,仿佛要把她的骨骼揉碎进他的骨骼,把她的血液溶进他的血液,让她变成他的一部分。

  风从山那边吹拂而来,他的声音很轻,仿佛在述说一个多年沉珂、却永不能实现的梦境:

  “所以不要让我等得太久了,等你回来,我们就接着举行婚礼,坐火车去看冬天的瓦尔登湖,和春天的阿尔卑斯山。”

  从此,除非血液流干,再也没有分离。

  ……

  同一时刻,大海的彼岸。

  太阳还没升起,远处山峦之上有星星闪烁,海鸥扑扇着翅膀掠过天空,留下一道湿漉漉的的痕迹。

  黎明要来了。

  风从山那边吹来,乌云慢慢覆盖遥远的恒星。她苍白的面孔浮沉在星空大海之间,渺小如同一粒沧粟。她和夜空一同倒影在碧波之上,波涛聚拢,她的灵魂就聚到一起,波涛散开,她的灵魂也就随之散去。

  她弄丢了一个人。她再也没办法回到他身边。

  她把光影切割成无数碎片,那个人就站在她与时光的罅隙中等她,春天来了,他在那里等她,秋天过去了,他还在那里等她。

  可他再也,再也等不到她。

  海水一下一下拍打礁石,浪潮无声地聚散、涌起。她的尸体被浪花推到最深的蓝色里,向着既定的、不可知的地方。海鸥落在她的面庞,又棱棱地飞走,潮水涌过她的眼睛,又滚滚地流走。

  ——她终于找到了她的大海。

  从此蓝天、碧水、洪流,喧哗交响,循环不休,此生不朽。

  【全剧终】

本书由 烑曌鈊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我的娘子是女配福妻好生养重生九零之玩转废柴人生贵妻皇帝奋斗日常娇宠女官(重生)女配又在祸害世界[快穿]最强重生阵容花媚玉堂天子掌中宝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