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官发财在宋朝|第三百零九章

推荐阅读:、彼岸繁花[综红楼]仙园小妻主异类大明星约么我说吃饭亲爱的我不嫁给你前妻乖乖入怀狂龙战狼(我的21岁未婚妻)我本纯良嚣张狂少名门婚劫诡玉一壶漂泊我的深爱不回头逆流纯真年代中奖之后我的未来有点萌检查男友手机后宗主你好宗主再见~宇宙级忠犬妖孽兵王(笔仙在梦游)(西幻)大魔王的深夜食谱
  陆辞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便让狄青彻底陷入了迷惑不安中。

  不过公祖之前三番四次逗弄他,他在独自忐忑一阵后,决心先向昨晚在场之人求证一番,再作具体打算。

  最棘手之处还在于,此事尤为私密,即便开口,也得经过好一阵深思熟虑, 再得拐弯抹角一通。

  狄青怀着满腹苦恼出门,去求问的头一个人, 自然是那群人中他最信得过的杨文广。

  杨文广还是头回在自己家中接待狄青,不免感到些许意外, 待听人阐明来意后, 便了然一笑,坦然回道:“除去强行撵走柳校理, 占去陆节度身侧座位, 再一直拉着陆节度手不放外, 并无甚么称得上出格的。”

  狄青听着杨文广口中冒出一件件自己毫无印象的‘丰功伟绩’, 冷汗直下之余, 越发感到心情沉重。

  尤其到最后, 杨文广还补充了句:“但是,在散场分道扬镳后, 狄兄是否又做了什么,我便不清楚了。”

  “……原来如此。多谢仲容相告。”

  狄青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来,同有意安慰他却不知怎么开口的杨文广告辞后, 果断摒弃了寻这会儿还醉得没醒的高继宣问的念头,直奔回家,趁着陆辞出门应酬还未回来,要寻跟他们一道回家的柳七问问了。

  “哈?你还好意思问我!”柳七正因宿醉而头疼得很,见狄青这个主动送上门来的出气筒,便乐开了:“我还正准备寻你算账呢!”

  “小弟酒后失态,实在对不住柳兄了。”狄青扎扎实实地行了一礼,诚恳道:“下不为例。”

  “我仅是随口说笑,青弟实在不必如此郑重其事。“

  柳七嘴角抽抽,多少有些后悔故意逗这小正经了:“快起来快起来。”

  狄青这才规规矩矩地在他床头坐下。

  “有什么事要问,尽管开口罢。”

  柳七说着,大大咧咧地盘腿坐好,好整以暇地等他发问。

  狄青踌躇许久,才小声问道:“关乎昨夜……柳兄可记得,回家之后,我可对公祖有过冒犯之举?”

  “你待小饕餮不一直毕恭毕敬得很么?哪怕饮醉了酒,也只是对我粗鲁无礼了些,待他可无丝毫不周到之处。”全然不知狄青内心的惶恐和懊悔,柳七稍一回忆昨晚景象,火气又上来了:“同样得你称一句‘兄’,怎么我在你这得到的待遇同小饕餮的一比,就有着天壤之别呢?对我你是既要排挤,又是当米袋扛个一路,害我丢了一路的人,对他你是只敢摸一摸手,跟个兔儿胆似的。”

  狄青听完,赶紧对羞恼的柳七又是好一阵赔罪,得来对方大方谅解后,才忧心忡忡地站起身来,往房门口走去。

  只是在他准备离开之前,又忍不住问了句:“……可否再问柳兄一事?”

  柳七正打着哈欠着衣,闻言头也未抬,径直应下了:“直问便是。”

  狄青张了好几次嘴,都没能问出声,最后还是在柳七奇怪的目光催促下,才艰难地问出了口:“……以往,柳兄同歌妓过夜后,可有做过什么特殊的事?”

  乍一听闻狄青这一没头没脑、还与他平日予人形象大相径庭的话,柳七僵硬地眨了眨眼,整个人简直都石化了。

  其实就在话脱口出口的那一瞬,狄青便后悔了。

  “我、我先告辞——”

  只可惜为时过晚。

  柳七迅速消化过来这话后,面上倏然堆满了喜闻乐见的奸诈微笑,顾不上未着鞋履,以凌厉得浑然不似宿醉的身影闪现过来,笑嘻嘻地搂住狄青肩头,摩拳擦掌道:“来来来,重新坐好了,听我好好说道。”

  不得了啊不得了,这跟块铁似的不解风情、同心中仅怀国家大事的朱说、以及谪仙似清心寡欲的陆辞堪以比肩的青弟,竟也有问出这等问题的一日!

  面对这铁树开花一般的奇景,柳七自是在好奇满满之余,愿对唯一可能站在他这一阵容的狄青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狄青开始还很是不知所措,几是如坐针毡,仍被柳七强行按着听了半天风流韵事。

  不知不觉间,一道从未碰触过的紧闭大门,就这么被生拉硬掰开了。

  他的面上神色,也逐渐从震惊、羞赧、遗憾、难以置信、再到释然、又逐渐浮现出几分期待和紧张。

  不知听了多久,柳七还口若悬河时,忽听得耳边冒出狄青这么一句疑问:“叫水?”

  “什么叫水?”

  柳七下意识地反问后,立马明白过来了,乐道:“叫水啊!那自然是在……”

  他还嘚吧嘚吧着,听完重点的狄青,就招呼也不打地捂住通红的两侧耳根,如离弦之箭般夺门而出。

  徒留半真半假的牛还没吹完、就被毫不客气地来了个‘用完就丢’的柳七在原处呆若木鸡,瞠目结舌。

  “嗨,话还没讲完,你跑甚么跑!”

  柳七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说得干燥的唇,奈何追不上狄青,只有将才穿了一半的外裳草草披好,悻悻然地出去了。

  将柳七撇下的狄青也丝毫未闲着,赶忙跑到管家处,却在情急之下,支支吾吾半天,方让满脸疑惑的管家听出他想问什么来。

  “热汤啊,”管家恍然大悟,毫无怀疑地笑道:“前前后后,是一共叫了两回不错。”

  毕竟陆郎主担心醉后的狄小郎睡死在热汤里,为好好照顾对方,先亲自帮其沐浴完了,才重新叫了一趟水供自身洗浴。

  答完便施施然地忙其他事去的管家,浑然不知自己那略去细节的简短回答,已化作一杆铁铸的沉重大锤,将原本还摇摆不明的狄青的那点怀疑给一下锤得实实的了。

  狄青面无表情,实则心神恍惚地回了房。

  等他一个利落反手,彻底扣死房门后,就无力地滑到在了地上,抱着脑袋,懊恼地低声呻//吟着。

  ……他竟然,当真趁着酒意,对照顾自己的心上人做了不得了的事!

  光是想象就让他揪紧了心、口干舌燥的一幅幅香艳画面,居然真在他醉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发生了不说,还令他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在这一瞬,狄青对‘酒’这一罪魁祸首的憎恨,彻底抵达了巅峰。

  饮酒误事,饮酒误事啊!

  再一想到一早他抱着公祖醒来,公祖听闻他忘得干净、神色黯淡的情景,狄青更是对自己气恼得无以复加。

  “嗯?好端端的,你怎么藏到这里来了——”

  声音戛然而止。

  刚应完集贤校理王质的邀,去扫了其叔父王旦的墓的陆辞,一路问着人寻到了狄青的藏身处,刚一推开门,就毫无防备地看到了正无声地用脑袋撞着墙,浑身冒着腾腾丧气的小恋人,顿时一哑。

  “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陆辞想也不想地将门重新关上,顾不得点灯,一个箭步上前,就将把脑门撞得红彤彤的狄青给拉住,直接抱在了怀里,心疼地责问道:“做什么!”

  “我,”狄青恨恨道:“再不饮酒了!”

  就为了这?

  陆辞眼皮一跳,试探着道:“倒不必矫枉过正,你若好饮,偶尔与友人小聚时,小酌数杯应是无妨。”

  “不仅如此,还有……”

  狄青含混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向心尖尖上的人沉痛地道了歉。

  早将自己中午时的那句随口调戏忘得干干净净、做梦也没想到狄青会烦恼这大半天的陆辞,刚听完狄青那吞吞吐吐的致歉时,还是茫然的。

  待终于明白过来后,就只剩懊恼和哭笑不得了:“我一向好胡说逗你……你怎么这回还真信了?”

  之所以会衣衫不整,纯粹是半夜狄青睡迷糊时,起身呕了一回,还乖乖地寻了干净的夜壶去呕,半点没弄脏地面和衣物。

  反倒是陆辞半梦半醒间,难免有些笨手笨脚,帮他漱口时不慎打翻水杯,闹得他胸口湿透,才摸黑随手选了件尺寸不和的旧寝服。

  “真、真是如此?”

  狄青恍惚道。

  “早知你将如此烦恼,便不说那话逗你了。”

  陆辞自知理亏,真心道了歉后,为安抚不知为何有些失意的狄青,笑着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又以一种似撒娇般令狄青耳根发痒的语调,软软地道:“对不住了,小狸奴。”

  他的小梨花,未免单纯得太可爱了。

  狄青轻轻地摇了摇头,一手极自然地抚住陆辞浅沾后便要回撤的纤细后颈,微红着脸再贴近些许,笨拙地撬开柔软的唇关,小心翼翼地试探起来。

  对小恋人缓慢却侵略性十足的节奏仍然未能适应,但抱着自己理亏、需有所补偿的心态,陆辞还是忍下了挣扎的冲动,任其施为。

  虽有些可惜什么也没发生……但忙活这么一天,到底是有所收获的。

  一方面纵容着小恋人的强势,一方面也多少沉浸在这个缠绵悱恻的吻中的陆辞,因此错过了他认为无害又单纯的小恋人微眯的眼里,所掠过的若有所思。

  至少,他从柳兄那听了一通话,知晓该怎么做了。

  解开这场小误会后,很快便是制科等第者前往宫中,接受皇帝亲自引见,进行释褐授官的日子。

  制科不似贡举那般有着唱名制度,也无期集和打马游街,但为表重视和恩荣,在接这几名登科者入宫时,一向在自身开支上很是抠门的小皇帝无比大方。

  不仅派出了几匹军中征用的骏马,还为防举子会出现不会骑马的窘况、而特意给每人配备了一名禁卫,一路护送入宫。

  当看到站在门口,手挽着马儿缰绳的人时,陆辞不由笑了:“齐兄怎么来了?”

  齐骆也笑了:“见是青弟高中,我自得夺了部下的差使,好亲口道一句贺。”

  作者有话要说:  老哥 这真的只是接吻,没脖子以下的亲热描写,你们别这么丧病好吗?,,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军嫂有特殊的医疗技巧[空间]锦宅嫡女的悠闲日子农女当家之寡妇难为古时候那些爱情睿德太子远古七十二变姑姑咕咕叫重生之恶毒姐姐冷王赖上俏王妃重生影帝老婆不好当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