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爷撩宠侯门毒妻|第1035节

推荐阅读:、宗主你好宗主再见~至尊豪门之极品狂妻万古战帝暮色渡河夏我的老婆不是人有条红线成了精异世灵武天下小公主跟我回家吧阳光痞子盛先生追妻日常致命供体女鬼在我身末世之有个超市致命游戏傲娇仙君不要跑极品古医传人白夜追凶步步惊婚影帝别撩我统御万界
  这难道不是麒麟国凤后祁凡的儿子吗?

  小宝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求救地望向曼殊。

  曼殊低声道:“小宝是你的亲生儿子。”

  易白觉得自己整颗心都颤抖了一下,“我的……亲生儿子?”

  “嗯,当年我回到麒麟国不久,就发现自己怀了身孕,无奈之下只能立后,用祁凡来掩盖两个宝宝的真正身世,让他们有个名义上的父亲。”

  “两个?”易白再一次觉得震撼,整张脸都写满了难以置信。

  “我生了龙凤双胎,还有个宝宝叫慕嫣,留在麒麟国,已经登基继承了皇位,没来。”

  易白下意识地再看了一眼小宝,发现他的眉眼的确与自己有几分相似,一时激动起来。

  曼殊站在原地,望着他道:“易白,我退一步,你也退一步,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可好?”

  细想下来,他们两个压根就没在一起过,痴痴缠缠这么多年的时间,竟是全部用来分开和想念彼此了。

  曼殊听过不少的戏文,也见过不少以悲剧结尾的苦命鸳鸯,却觉得没有一对比得上她和易白苦,这种明明心里都有对方却千难万难地走不到一起的感情,很折磨人,也很疼。

  她疼了太多的一年又一年,疼到无处安放,疼到最后不得不做出让步。

  “爹爹,娘亲说当年是她先不要你的,娘亲是个好人,娘亲对小宝很好的,爹爹能不能原谅娘亲,不要赶她走,娘亲为了找爹爹,好辛苦的。”小宝晃着易白的胳膊,奶声奶气地道。

  易白看着对面因为奔波劳累而满身疲态的曼殊,紧绷的心弦一再软化下去,他上前几步,张开手臂将她搂入怀里,箍得紧紧的,良久才道:“好,我退一步,既然你为了我放弃帝王之位,那我便照女尊之礼奉你为妻主,这一生,无论大小,凡事以你为先,事事遵从你愿。”

  当年海上那一别就是四年,这四年,他消沉过,也悔恨过,无数次想着倘若能重来,便为她抛弃根骨里的观念又何妨,旁人如何看他有什么打紧,去了麒麟国没有地位又有什么打紧,他要的,只是一个她而已,并非整个女尊国,没有什么能重得过长相厮守恩爱白头。

  曼殊含泪点头,还来不及说什么,唇就被易白严丝合缝地堵住。

  还没学会怎么亲吻的他动作很生涩,直接用啃的,她感觉得到,他很想借着这个吻表达一下长达四年的相思之苦,可是因为从来没主动吻过的缘故,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收回身子,易白轻而缓慢地吸了一口气,再次捧着她的脸,这回似乎找到了一些经验,不再直接啃,而是一点一点辗转过她的唇瓣。

  曼殊身子微颤,心头顿时涌上一团一团的酸涩感。

  今日之前,他们到底错过了多少相爱的时光啊?

  “爹爹,你不可以欺负娘亲。”小宝见娘亲脸都红了,不由得踹了易白一脚,又捏紧小拳头不停地捶打他,嘟着小嘴气呼呼地道:“不准欺负娘亲,小宝要生气了!”在麒麟国,凤后想见娘亲都得层层通秉,敢这么对娘亲的,一定会被赐死,爹爹太过分了!

  原本久别重逢的温情气氛,被小奶包这突如其来的奶声给搅得什么都不剩。

  曼殊到底没忍住,笑出了声。

  被儿子破坏了气氛,易白憋得难受,却不忍心责怪,宠溺地揪了揪他脑袋上的抓髻,“小宝,谁告诉你爹爹是在欺负你娘亲的?”

  小宝鼓着包子脸道:“娘亲说什么,爹爹都得遵从,没有娘亲允许,爹爹不可以随便接近娘亲,否则,小宝打你哦。”

  呵!这小奶包女尊思想挺严重?别的事可以答应,唯独这件事不行,易白做梦都想压她一回,哪能每一次都被她压在身下各种蹂躏,也太没成就感了。

  易白蹲下来,捏捏他的包子小脸,“小宝想不想姐姐?”

  “想。”小奶包马上委屈地绞着手指,娘亲带他出来的时间太久了,见不到开心果姐姐,他也很郁闷的。

  易白道:“姐姐离我们太远了,一时半会儿也见不到,不如,让你娘亲再给生个小妹妹如何?”

  “小妹妹是什么?”小奶包问。

  “就是跟姐姐一样可爱的小女娃,有了小妹妹,你们就能一起玩儿了。”

  小奶包疑惑地看向曼殊。

  曼殊瞪了易白一眼,嗔道:“你别乱七八糟地教坏小宝。”

  “娘亲,小宝要小妹妹。”小宝真诚地看着她。

  曼殊一阵脸黑,“易白!”

  易白轻笑道:“这是儿子给我提的第一个心愿,不得满足一下?”

  曼殊翻了翻白眼,她倒不是担心在那种事上体力不够,而是真的不想小宝小小年纪就学坏了。

  然后,等晚上把小宝哄睡着回房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这四年,她自认没疏于训练,可压在她身上的这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武艺突飞猛进,如今她压根奈何不了他,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

  想想四年前是她险些榨干了他的体力,如今竟然全反过来了,饶是她那么好的体力也经不住他折腾,最后以她求饶而告终。

  躺在易白怀里,曼殊望着他手臂上那狰狞的疤痕,眉头拧了拧,“怎么弄的?”

  易白也没躲避,直接道:“想你想的。”

  “你胡说!”曼殊轻哼,“要是想我,你当年就不会毅然决然地走了。”

  易白将他往自己胸膛搂了搂,下巴靠在她发顶,“我能说我回来就后悔了吗?尤其是听到你在生辰宴上立了凤后,我真的很想去找你,问你一句说过的爱我到底是真是假,可是我犹豫了,不敢面对你已婚的事实。”

  曼殊忙辩解道:“别瞎说啊,什么已婚,我只是让祁凡入了宫授予他金印,压根就没举行婚礼,我和他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这些年,我照顾两个小宝都照顾不过来了,哪还有时间去想别的男人。”

  易白勾了勾她的下巴,“想我没?”

  “没工夫想。”曼殊将脑袋歪往一边。

  易白正准备重整旗鼓再给她点“教训”,岂料恢复体力的曼殊一个翻身将他压下,“让着你,那是我宠你,你别仗着有点三脚猫的功夫就屡屡造反啊,看来今儿不好好教教你,你都不知道妻主的夫郎要怎么当。”

  易白:“……”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军嫂有特殊的医疗技巧[空间]锦宅嫡女的悠闲日子农女当家之寡妇难为古时候那些爱情睿德太子远古七十二变姑姑咕咕叫重生之恶毒姐姐冷王赖上俏王妃重生影帝老婆不好当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