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当家之寡妇难为|第199节

推荐阅读:、撩表心意老男孩们的电竞梦也许我喜欢被你浪费最强弃少(沦陷的书生)完美世界小芳邻神书重生之官路商途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猎清科技巨头戏精夫妻修真的名义上色超级电脑系统军爷撩妻有度邪座超警美利坚全职修真高手纯禽恶少蜜宠妻约
  “啊哟,这倒是不错。”崔大娘忽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眼睛亮了起来,腿脚不方便就不方便吧,在这血脉延续的大事上,腿脚不方便算不了什么,更别说顾二贵真是个不错的。

  “我就说我爹娘会同意。”崔六丫笑嘻嘻的望着目瞪口呆的顾二贵,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尖:“傻瓜,爹娘说了,等着我满了十七岁,咱们就成亲!”

第388章 秦文龙与小蝶

  帐幔低垂, 熏香炉里青烟袅袅, 房间里弥漫着一种淡淡的香味。

  一个小丫鬟站在床边打着扇子,柔软的帐幔随着她不住的扇动也忽忽儿的飘了起来, 露出了床铺上淡绿色的水竹细纹凉席,还有一角樱桃红的衣裳。

  床上的人影侧躺,就如连绵玉山倾倒,青丝压在胳膊下边, 拉得长长,光滑的丝帛锦缎。一支胳膊横在脖颈之下,一支却伸在前边,不住的划着竹席上的纹路, 有些心不在焉。

  “姑娘……”

  脚步声轻轻响动, 一个丫鬟端着盘子进来:“新上市的枇杷洗好了。”

  床上那人翻了个身,似乎倦意沉沉:“搁着罢。”

  “姑娘,刚刚洗好了,要不要尝尝鲜?”那丫鬟将盘子放到桌子上,从盘子里摘出一颗枇杷,走到床榻之前,把帐幔掀起:“瞧这枇杷颗粒大得跟那香珠儿一般, 皮又薄,定然好吃。”

  “又不是没吃过枇杷,有什么好稀罕的呢?”

  床上那人不耐烦的用袖子遮住了脸孔,不往那丫鬟手中的枇杷看过去:“是不是东街那果铺里的张爷送过来的?”

  “可不是他吗?姑娘,我觉得他可是对你很是用心哪。”丫鬟凑了过来, 笑嘻嘻道:“有什么新上市的水果,只要姑娘开口说想吃,便要给姑娘送一份儿来呢。”

  “呵,你以为他是真心?”床上的那人猛的翻身坐了起来,从丫鬟手中抢过那颗枇杷看了看,嘴角一撇,猛的将那枇杷掷了出去:“要我开口说想吃才会送过来,这是用心?只不过是分明垂涎我的容貌罢了!”

  枇杷落在地板上,“噼里啪啦”的一阵响,滚着溜到了角落,撞上墙角又弹了回来,摇晃了两下,停在那里一动不动。

  丫鬟被她的动作吓住,站在那里睁大了眼睛:“姑娘……”

  “出去罢!我累得慌!”

  那丫鬟低头应了一声,慢慢的退了下去,床边那打扇子的丫鬟停了手,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自己是该走还是该留。

  “你也出去罢,让我一个人静静!”

  “是。”

  丫鬟赶紧将扇子放下,轻手轻脚的退出了房间,走到外边,就见着那捧水果进来的丫鬟,两人挤了挤眼睛:“小蝶姑娘心情不太好呢。”

  “可不是吗,我觉得……或许是因着芝兰堂那个管事这两日没给她送花过来罢?”

  “我觉得也是。”打扇丫鬟点了点头,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我都弄不清小蝶姑娘怎么想,那个秦文龙就是再殷勤,也不过是一个管事,替人打点下铺面而已,哪有那些老板们有银子,小蝶姑娘放着那么多有钱的主儿不挑,偏偏心中记挂着那个管事,真是让人看不懂。”

  “是啊,秦文龙没有赎身银子,再殷勤也是白搭,我看啊,小蝶姑娘这头夜多半是会被张老爷买了去的。”端枇杷进来的那个丫鬟压低着声音道:“若我是小蝶姑娘,就允了张爷,好生伺候着,把张爷伺候舒服了,指不定他会愿意出银子替她赎身,抬回家去做个姨娘,到时候便是穿金戴银,享福不尽了。”

  翠红院里的清倌人小蝶姑娘,才貌双全,江州城里不少有钱的爷提到她便垂涎三尺。老鸨这几年没有逼着小蝶姑娘接客,一来是她年纪还不算大,再者小蝶姑娘放话说要挑个合心意的才开张,若是逼她,宁死不屈,老鸨就等着给她收尸便是。

  因着怕折损了这棵摇钱树,老鸨也没过分的逼她,可是做这一行的都是在吃青春饭,年龄小还有拿乔做致的资本,等着年纪大了就没什么好商量的了。小蝶姑娘从十三岁出道卖艺不卖身,转眼就已经五年了,十八岁年纪在这秦楼楚馆里已经算是大龄女,渐渐的老鸨脸色也不好看了。

  “别跟我来些什么要生要死的伎俩,早两年老娘还忍着你,到了这个年纪了老娘还要忍气吞声?”老鸨眼睛一瞪:“你要死,也得要能寻到死的机会!”

  十三四岁正是豆蔻初开的时节,水灵灵的一朵花儿,谁也舍不得伸手去摧残,老鸨想着她在这翠红院多混几年,自然就会想得通,故此也没怎么逼迫她。可现儿情形完全不一样了,十八岁的姑娘还想矜持保住处子之身?老鸨嘴角露出狰狞的笑,想要逼人就范的法子多得很,就看她想用还是不想用。

  见着她那脸色,小蝶心中一颤,老鸨的手段她也不是没见识过,卖进翠红院的姑娘她见得不少,很多人进来哭着喊着不卖身,可老鸨整治她们的法子层出不穷,那些姑娘们最好还是被逼着操起了这贱业。

  “让我开张也行,我要挑个自己喜欢的。”小蝶咬了咬牙,这是她最后的一条路。

  “行,只要你答应接客就行。”老鸨眉开眼笑,走过来摸了摸她光滑的头发:“小蝶,娘最喜欢你,怎么会舍得让你吃那皮肉之苦?”

  最喜欢,不过是因为她能挣银子罢了,这些年她光只是弹弹琴就能为翠红院挣不少银子,若是她下场卖身,肯定挣的银子更多。

  翠红院小蝶姑娘要选人开张的消息传了出去,江州城里有钱的主儿不少人心思都活络起来,小蝶姑娘生得美貌,又能歌善舞会弹琴,那身段窈窕腰肢轻软,不知道颠倒了多少人,最最重要的是——她是清倌人,这朵花儿还没被人攀折过。

  一时间翠红院门庭若市,不少富家老爷公子都打发人过来写名字:“那晚上一定会来捧场。”

  据说小蝶姑娘会在报名的人中选一个,交纳一定的银子,就能与她共赴巫山,若是报名的人里没有小蝶姑娘喜欢的,那就采用竞价的方式,出银子最高者得之。

  消息放了出去,短短三日,报名者已经达到了二十四人之众。

  只是,里边并没有看到秦文龙的名字。

  小蝶有些发慌,那个每隔一两日就要送花篮过来的少年郎,在这关键时刻怎么就不见了呢?她让自己贴身丫鬟黄莺拿了银子去芝兰堂找秦文龙,想让他过来买下自己的初夜,可黄莺回来以后耷拉着脑袋告诉她:“姑娘,秦管事没在芝兰堂中,据说是去了京城。”

  这便是造化弄人?小蝶脑袋里一片空白,呆呆的望着黄莺放在桌子上的那张银票,心里头堵得慌。

  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没有在身边,难道说自己就是这样,命该如此?她眼睛望着桌子上的那盘枇杷,心中郁闷,两行清泪渐渐流了下来,倒头扑在床上,哀哀哭泣。

  一定要找到秦文龙,她一定要他来翠红院将她带走!

  小蝶抓紧了竹席,一颗心渐渐坚定起来——她这些年也攒了些私房,全部拿出来给秦文龙,不知道够不够替自己赎身。

  秦文龙是个好人,她相信他不会拐了自己的银子跑路的,只要他在江州,他肯定能来救自己,一定会的。

  只是……秦文龙一直没有在江州露面,直到六月初八那日也没见着他。

  六月初八的晚上,月亮半满,淡淡的云彩在天空上飘来飘去,流萤点点,纺织娘在墙角发出阵阵叫声,一切显得那样安详温馨。翠红院的院墙上,红灯成行垂下,星光点点闪着人的眼,大门口已经被人堵得满满,水泄不通。

  “今晚花魁娘子小蝶姑娘招夫婿哪,也不知道哪家大爷能做新郎?”

  围在门口的人踮起脚尖朝院墙内那三层小楼看了过去,就见那长廊上用红纱堆起了一个个彩球,随着夜风不住的转动。红色的薄纱蒙在走马灯上,烛光随着灯笼不住的转动,点点金光投在地上,不住的变幻着色彩。

  “小蝶姑娘出来了,出来了!”

  千呼万唤声里,一个身着大红纱衣的丽人出现在楼上,她云鬓高高挽起,乌黑的秀发里簪着金色的珠钗,圆润的东珠垂到耳边,不住的晃动。底下的人个个仰着脖子朝上望,虽然看不清她的眉眼,但从她窈窕的身形看起来,确实是位绝代佳人。

  “也不知道小蝶姑娘会选谁?”众人着实好奇,扒着旁人的肩头朝翠红院外边那张纸看了过去:“上头写了不少名字呢。”

  小蝶一双手扶着楼梯,眼睛茫然的朝下边看了过去,就见院子里搭起了几个棚子,棚子里坐着许多穿着绫罗绸缎的老爷公子,这些人都是想花银子与她春宵一度之人。

  “小蝶,你快选罢,没选中我可要让爷们开价了。”老鸨站在小蝶身后,一脸笑容,今晚她无论如何也要进一大笔银子了。

  “我……”

  他没有来,没有来!小蝶的手抓住了衣裳前襟,一颗心颤抖了起来。

  闭了闭眼睛,她吸了一口气,伸手抓住了栏杆——她不愿意就这样被人糟蹋,她宁愿跳下去也不愿意任由老鸨摆布!

  “小蝶!”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她猛的睁开了眼睛。

  是幻觉么?她眨了眨眼睛,就见门口用力挤进了一个人:“小蝶,我来了!”

  “文龙!”小蝶全身都颤抖起来——她终于等到了他!

  “秦文龙?”老鸨探身一看,嘴角浮现出一丝冷冷的笑:“秦管事,你也想来凑热闹不成?即便我家小蝶选了你,你也得要拿得出五百两银子啊!”

  “五百两!”

  闻着个个惊呼,望向秦文龙的眼睛里带着一丝丝同情,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也就是这两年给皇后娘娘的话铺做管事罢了,能攒下多少银子来?

  “我要给小蝶赎身!”秦文龙奋力挤了进来,手里抓着一张黄色的锦缎:“我这里有皇后娘娘的懿旨!”

  “什么?”众人大惊失色:“皇后娘娘的懿旨?”

  秦文龙确实是在给皇后娘娘做管事,可他手里拿着的是不是皇后娘娘的懿旨,谁也不敢保证——只是谁又敢那么大胆能假传懿旨?

  “小蝶,这今日我去了京城,为咱们的事情去求皇后娘娘借银子给我,我说愿意给她做一辈子管事,只求她早些支了我的工钱,皇后娘娘得知了缘由,遂赐下懿旨,着你嫁与我,她真是仁心啊!”秦文龙脸上都是兴奋的笑:“皇后娘娘还送了添妆礼给你呢。”

  “胡说八道!”老鸨气得脸色发白,她养了一棵摇钱树,眼见着要收大笔银子了,却被这穷小子一句话就诳了去?她绝不同意!

  “我说的是真的,这是皇后娘娘的懿旨!”秦文龙赶紧将那黄绫缎子展开,恭恭敬敬的指着那方大印:“这是皇后娘娘的凤印。”

  “哼,老娘信了你的邪!”老鸨脸色发青,一脸不快:“还不快滚!”

  “谁这般大胆,竟然敢对皇后娘娘懿旨不恭!”

  清脆的女声从门口传了过来,众人认出了那站在门边的少女,惊呼出声:“这不是崔郡公家的小姐吗?她都亲自来了,秦文龙手中的懿旨肯定不是假的了。”

  当今皇后娘娘,乃是崔郡公的长女,门口站着的是崔郡公的次女,她这是来给秦文龙撑腰的吧?

  见着崔六丫站在门口,老鸨即刻服了软,她颤着腿儿走了下来,挤过人群,朝崔六丫行了一礼:“不知小姐驾临,有失远迎。”

  “咱们客套话也不用多说,赶紧给秦文龙与小蝶办亲事罢。皇后娘娘也不想让你亏了本,特地赐了你五百两银子,就当是小蝶姑娘的赎身费用。”崔六丫递过一张银票,见着老鸨不伸手接,眉毛竖了起来:“你买小蝶时不过十两银子顶天了,现在给你五十两银子难道还不知足?”

  “没没没……”老鸨有几分无奈,本来她还想要开两三千的赎身银子,现在皇后娘娘开了口,她哪里敢反驳?五百两也是银子啊。

  “快快快,快将房间布置起来。”老鸨接过银票,转身朝上边吆喝着:“小蝶今晚要成亲哪。”

  “不用您劳神了。”秦文龙开心的跑上楼去,一把抓住了小蝶的手:“咱们回家去。”

  “回家?”小蝶眼睛一亮,世上没有比“家”这个字更动听的了。

  “是,回家,虽然我们的家没有这里舒适奢华,可足够替咱们遮风挡雨。”秦文龙抓紧了小蝶的手:“你愿意跟我回家去么?”

  “我愿意。”小蝶点了点头,两行眼泪从她的脸颊慢慢流过。

  被父亲卖到翠红院以后,她对于家再无奢望,没想到十多年后,她终于有了自己的家。

  笑生双靥,两人携手拾级而下,一步步,走向属于他们的温馨幸福。

本书由 り蜜眼薇眸゛ 整理 小说下载尽在.(网五个首写字母).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军嫂有特殊的医疗技巧[空间]锦宅嫡女的悠闲日子古时候那些爱情睿德太子远古七十二变姑姑咕咕叫重生之恶毒姐姐冷王赖上俏王妃重生影帝老婆不好当彪悍农女擒夫记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