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当家之寡妇难为|第198节

推荐阅读:、高不可攀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子爱上明星安盟大人双人格修仙之天眼通仙忽然你走来秦非得已重生之嫡女风华唐朝小官人分手妻约灭世之门无限升级之最强召唤民国大能回魂夜男神老公的小萌妻坏蛋是怎样炼成的三全民大穿越醉枕江山阴魂贴吧他掌心的小灯盏快穿之反派专业户
  “昭然,这是为父留给你的。”陆明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信封来:“为父不善经营,这辈子也就攒了这么点儿银子房产,你都拿着罢。”

  “父亲,我不要。”崔二郎将那信封推了回去:“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能好好的,能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陆明神色黯然,良久没有说话,眼睛盯住崔二郎,笑容苦涩:“昭然,你不会明白为父的心情,为父过不了自己良心那道坎。这些东西你都拿着,为父到诏狱里等着宣判的那一日,该怎么样便怎么样,你们不必帮我向皇上去求情,就算是判个秋后问斩,那也是我罪有应得。”

  “父亲!”崔二郎大惊,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昭然,你能再喊我一句爹么?”陆明满脸期盼的望着崔二郎,一颗心渐渐的软了下来。

  “爹!”崔二郎忍住自己的泪水,颤抖着声音喊了一句:“爹,你留下来罢!”

  陆明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如果我能够,我定然会留下来陪你。”

  他走之前,将那个信封交给了崔老实。

  “崔郡公,麻烦将这个收着,明日新妇敬茶之时,你替我给昭然与他媳妇。”

  崔老实拿着那信封,有些不解:“陆先生,为何不亲手给他们?”

  “崔郡公,我今日要回去了,没办法久留,这事情就拜托给你了。”陆明长叹一声,心中忽然有一丝留恋——能与自己的孩子在一起,是一件快意之事,可他却没这个福气了,只盼着昭然日子过得顺畅,那他也就心满意足。

  六月初六,骄阳似火,前大司农陆思尧一案审判结果已出。陆思尧涉及谋害他人卖官鬻爵等罪行,数罪并行判了个死罪,前国师丁承先因有立功表现,兼也确实算出了不少天灾让大周减少损失,故此死罪免去,流放西北十五年。

  陆思尧府上的总管陆明,识人不清,受其指使犯下数桩罪过,因他本身亦是受害人,兼有检举之功,故此只判了苦役十五年。

  “下来,到地方了!”

  陆明下了囚车,睁开眼睛一看,前边有一块大牌子,上边写着三个大字“翠玉园”。

  “官爷,这是我服刑之处?”原本以为是荒郊野岭,或者是杳无人烟的大西北,可是没想到这做苦役的地方竟然是山清水秀,到处是一片绿意葱茏,还不时有农人赶着车辆出出进进,也未见有官吏拿着皮鞭站在那里抽打犯人。

  陆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好的地方竟是行苦役之处?

  翠玉园的大门打开,从里边走出了好些人,走在最前边的那两个,陆明很是熟悉。

  “昭然,卢姑娘!”他惊讶出声。

  “什么卢姑娘不卢姑娘,那是皇后娘娘!”身边站着的押解士兵很不满意的嘟囔了起来:“还不快些行礼!”

  陆明慌忙跪倒在地:“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心中已经有些明了,或许这是昭然去求了皇后娘娘,有意为之。

  “陆大总管,起来吧。”

  耳边传来的声音依旧还是当年青山坳里听到的那样,干净利落:“判你十五年苦役,你可心服口服?”

  “服气,服气,罪人陆明自知罪孽深重,再多判十五年都服气。”

  “那你就到我这田庄做苦役罢,记着,你是戴罪之身,与旁人不同,可是没有银子的哪。”卢秀珍笑了起来:“你这是在为自己洗清罪过,应该不会觉得委屈吧?”

  “娘娘,罪人陆明怎么会觉得委屈呢?罪人一定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判他在翠玉园做苦役,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陆明心中感激不尽,更让他觉得感激的是这翠玉园的主管竟然是他的儿子陆昭然!

  这分明是有意让他们阖家团聚呢,陆明感动到说不出话来。

  第三年正月初一,皇后娘娘生下皇长子,皇上大赦天下,除了判了死刑的囚犯,都可以减免罪行,流放十五年或者是做苦役十五年的,一律可回原籍。

  “皇恩浩荡,这真是皇恩浩荡啊!”

  陆明朝着京城方向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磕了几个响头,只有他做了祖父以后,才发现自己这个戴罪之身有多么难堪,他真不希望自己的孙子知道他是一个正在服苦役的犯人。

  即便他看上去与旁人没有什么两样,平常也没给他用上脚镣手链,可是他心里却有一种深深的自卑之感,总觉得自己不配与那些农户生活在一起。

  现在好了,他总算自由了。

  “爹!”崔二郎抱着儿子朝他走了过来:“爹,俊儿在找你哪!”

  他怀中的孩子不过五六个月,哪里会知道找人?陆明心中明白,这是崔二郎想让他与孙子多多亲近呢。他站起身来,拍了拍手掌,将掌心的泥土拍去,伸出手来将那襁褓抱了过来,低头看了过去,小孩子乌溜溜的一双眼睛甚是可爱。

  “俊儿。”他忍不住伸手去逗弄那小小婴儿。

  小婴儿似乎听得懂他在喊自己,竟然朝他咯咯的笑了起来。

  陆明也开心的笑了——天下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一家人在一起享受着家庭的温馨快乐,他为了寻找这份幸福寻找了不知道多少年,最终他还是心愿得偿。

  “爹,咱们进屋去吧,外头冷着哪。”

  “好好好。”陆明小心翼翼将那襁褓掖紧了些,抱着孙子进了房间。

  屋子里烧着炭盆,暖烘烘的一片——虽然此刻还是正月,可已经是春意盎然!

第387章 崔六丫与顾二贵

  “二贵哥!”

  清脆的呼唤声响起, 顾二贵打了个哆嗦, 手一颤,小剪子落在了地上。

  一张桃花般的脸孔在门口出现, 双眼弯弯:“二贵哥,我做了冰镇绿豆汤,给你端一碗过来解解暑。”

  纤纤素手托着一个红漆木盘走了进来,木盘上有一个细瓷碗, 里边盛着满满一碗绿豆汤,旁边还有一个小碟子,里边搁着几颗腌渍的青梅。

  顾二贵有些尴尬,俊脸绯红:“六丫, 太麻烦你了。”

  “这有什么麻烦的, 不过是做碗冰镇绿豆汤而已,也不是特地给你做的,掌柜的,伙计们都有得喝哪。”崔六丫将细瓷碗端着送了过来:“你歇歇,先喝了这冰镇绿豆汤再说。”

  顾二贵的手不由自主伸了出来,接过那碗绿豆汤,眼睛瞟了崔六丫一下, 飞快的转了回来,脸色更红了。

  崔六丫笑眯眯的望向顾二贵:“二贵哥,绿豆汤好喝吗?”

  “好喝,好喝。”顾二贵捧了碗,一口气将那碗绿豆汤喝了个干干净净, 放下碗,刚刚准备伸手去拿桌子上放着的一块帕子,崔六丫已经将自己的帕子递了过来,抿着嘴笑:“二贵哥,用我的吧。”

  “六丫……”顾二贵不敢抬头,伸手将自己的帕子拿了过来擦了擦嘴:“你去忙吧,我要继续把这盆花做好。”

  “二贵哥!”崔六丫有些生气,转了过来蹲在顾二贵的面前,仰头看他:“你现在为啥都不敢于我说话?难道我有那么可怕吗?每次我来找你,你只是嗯嗯啊啊的应着,或者的点头,多说一个字都为难?”

  为难?顾二贵的手抓紧了那块帕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崔六丫。

  他很想能像以前一样,与崔六丫无拘无束的闲谈,两人说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时,笑得那么开心!

  “六丫,吴御厨肯定会收你做徒弟的,你放心吧!你这么心灵手巧又有悟性,谁见了不会喜欢?更别说我师父与他是好友,有他举荐你过去,吴御厨也不会拂了他的面子。”

  “二贵哥,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

  甜甜的笑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得他一颗心砰砰乱跳,似乎有谁在拨动他心间的一根弦,微微颤动着,不时的发出不着调的声音。

  “二贵哥,你的手真巧,做出来的花儿那样好看,跟真的一样,摆在那里还能将蜜蜂蝴蝶引过来,京城里没几个有你这样的手艺了。”

  投桃报李,崔六丫也尽极可能的夸奖顾二贵——也不算是过分的夸赞,顾二贵的手艺真是好得很,就连李尚工都赞不绝口——哄蜜蜂蝴蝶是假的,崔六丫在花瓣上抹了些雪花膏,是那香味将蜂蝶引过来的。

  顾二贵闭了闭眼睛,这样的场景只能是回忆了。

  自从崔郡公与郡公夫人到京城的芝兰堂来过以后,顾二贵就刻意与崔六丫保持了距离,两人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无拘无束的谈心说话了。

  从崔郡公夫人的眼里,顾二贵感受到了一种担忧与无奈。

  那是肯定的,自己花朵儿一般的姑娘,竟然与一个腿有残疾的人走得很亲近,将心比心,换了是他,也会觉得着急。

  六丫是个好姑娘,她值得有更好的男子陪着她,关爱她,能为她撑起一片天空,经营一个温暖的家。像自己这样行走不便之人,如何能带给她幸福与快乐?

  顾二贵捶了捶自己的腿,忽然对自己的父母有些愤恨之意。

  当年被马踩了的时候,他们两人舍不得花银子,没有送他去京城的药堂,随便找了个游医替他简单的包扎了下,结果腿被接歪了,最后落下了残疾。若是能送他去回春堂,找那有名的接骨大夫,此时的他就会与旁人一样行走自如。

  一切都是命,都是命!

  他的命就只有这样薄,分明有自己喜欢的姑娘,却不敢向她表白。

  “二贵哥,你说话啊,怎么了?”崔六丫蹲着身子在他面前,一双眼睛里满满都是期盼,亮晶晶的,还带着些泪意,声音里有几分颤抖。

  “六丫……”顾二贵痛苦的吐出了一句话:“我不配和你说话。”

  “为什么?”崔六丫有几分着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以前咱们不是说得好好的吗?为啥你现在却说出这样奇怪的话来?什么叫不配和我说话?我们是朋友啊,如何就不能说话了?二贵哥!”

  她又急又气,都快说不出话来,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只是强忍着没有掉下来,盯着顾二贵望了一阵子,崔六丫猛的吼出了一声:“二贵哥,我喜欢你,我要嫁你!”

  “六丫,你是个好姑娘,我……”顾二贵吃了一惊,心中有一种甜蜜渐渐涌起,可很快又被悲伤淹没——能听到崔六丫亲口告诉他这事情,他是何其幸运!可他……顾二贵不敢看崔六丫的眼睛,心就如被刀扎了一般:“我不能耽误了你。”

  “什么叫不能耽误?为什么你能耽误我?”崔六丫睁大了眼睛,完全不能理解他的话:“二贵哥,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若你有自己喜欢的人,那我不耽误你,要是你没有,那我一定要嫁你!”

  “六丫,你也知道,我哪能有自己喜欢的人?我在京城认识的姑娘就只有你和卢姑娘两个!”顾二贵摇了摇头,声音里满满都是痛苦。他伸手拍了拍自己那条腿:“我这腿……和常人有异。”

  “那又如何?”崔六丫的眼泪珠子掉了下来,滴在他的裤腿上:“你只是行走不方便而已,这又怎么了?”

  “行走不方便,就是有残疾,像你这样好的姑娘,自然要嫁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能护着你,能让你有幸福美满的生活,而我这个腿有残疾之人,如何能做到?”顾二贵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心痛让他几乎无法呼吸:“六丫,我们再也别说这事了,我会记得你的一片心意的。”

  “二贵哥……”崔六丫声音哽咽,脸色发红,胸口一起一伏,看得出来他很激动:“你虽然腿有残疾,可你却没有放弃自己,你在努力的养活自己,你做的花儿能卖银子,这不是和正常人是一样的?你别和我说什么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世上有几个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不要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哪怕是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那就已经足够。”

  崔六丫站起身来,用手背抹了下眼睛,气哼哼道:“二贵哥,我只要你说一句实话,你是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

  顾二贵的脸红了,他抬头望着崔六丫,见她眼眸里若有星辰灿灿,亮晶晶的几乎无法逼视,不由得有几分羞愧。

  一个女儿家都能有这般磊落的气魄,他是个男子,都比不得她如此胸怀!

  “六丫,你这么美这么好,我自然喜欢你。”

  “那好,我这就去与爹娘说!”崔六丫点了点头:“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咱们心意相通,当然要成亲。”

  “六丫!”顾二贵咬紧了嘴唇,心中既感动又有些不安,一个姑娘将一颗真心捧到他面前,而他因为担心自己配不上她而退缩,这算不算是没有责任感?

  “你等着,我过两日回江州去,和我爹娘说一句,你且等着便是。”

  “他们或许不会同意……”顾二贵有些提心吊胆,崔郡公和他夫人会同意吗?不同意,那多么尴尬呢。

  “我爹娘最疼爱我,他们不会不同意的。”崔六丫说得笃定:“再说了,他们不同意又怎么样?只要我同意就行了,若是一定要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我便进宫找皇后娘娘,请她去说服我爹娘,只要皇后娘娘开口,我爹娘没有不听的。”

  在家的时候,大姐说啥就是啥,更别说现在她已经贵为皇后。

  过了几日崔六丫便赶着回了江州,告知崔老实崔大娘她想要嫁顾二贵。崔老实没有说话,崔大娘有些犹豫:“六丫,二贵是个好孩子,可他的腿脚不方便,只怕是……”

  “娘,二贵虽然腿脚不方便,可他却和旁人没什么两样,他有一门好手艺,能自己养活自己,不需要我来负担他。我们两人会努力挣钱,将日子过好的。”崔六丫见着崔大娘似乎有些不同意,心中一咯噔:“娘,你就别只盯着二贵腿脚不好这事儿了。”

  崔大娘没有出声,崔六丫跺了跺脚:“我找皇后娘娘去。”

  “别别别,你这是小事,何必进宫去麻烦皇后娘娘!”崔大娘慌了神:“咱们自己说说就是了。”

  “那娘你是不是同意我们俩成亲?”崔六丫挽住了崔大娘的胳膊:“娘,你想想啊,二贵人好心眼也好,而且他现在已经和顾家没啥关系了,我也不用嫁到别人家去,以后就一辈子陪着爹娘在一处啦,以后我的孩子除了姓顾,还能姓崔呢。”

  崔老实在旁边点了点头,眼睛闪闪的有了光彩:“没错,二贵这一点强。”

  虽然他有几个儿子,可没一个是亲生的,六丫是他的亲生女儿,若是嫁了顾二贵,那等于招了个女婿进来,他们的孩子就是自己的亲生孙子一般,若是能姓崔,那可是真正的崔氏血脉。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军嫂有特殊的医疗技巧[空间]锦宅嫡女的悠闲日子古时候那些爱情睿德太子远古七十二变姑姑咕咕叫重生之恶毒姐姐冷王赖上俏王妃重生影帝老婆不好当彪悍农女擒夫记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