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眼瞎哈|第65节

推荐阅读:、超弦空间青春无罪罪恶之城特种召唤师你压着我隐形的叶子了囚梦魔精灵使的剑舞我欲为仙婚色可餐喝下这杯酒再爱不回头女儿凶猛喜欢你如春天的熊最强进化兵魂战记良媒月亮有你一半圆幽暗主宰枭宠之霸妻要上位山村鬼灵重生之我为神兽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剑破九天悲剧发生前[快穿]我有一座恐怖屋[综]我来也
  虽然不能确定旁边的这个人是谁,但是出于一个胖子的第六感,王珊珊戴假发的手抖了抖。

  毕驰抱着双肩倚靠在椅子上,满是惆怅得看着她的侧脸,评价道:“蛮好看的啊。”

  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人,还是假发。

  “...谢谢。”王珊珊慌里慌张得摘掉假发。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紧张和兴奋,一向傲气凛然的嗓音听着都有些发颤。

  不容易,厚脸皮的胖珊也知道难为情了。

  罗静和张裕对视了一眼,默契得起身换位置,将一排的空位和一袋子辣条都留给了他们。

  王珊珊缩着脖子坐在椅子上,两只耳朵像烹煮的龙虾,越来越红,也越来越显眼。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和羞赧,王珊珊抓起一包卫龙,勇敢得递了过去:“毕驰哥哥,吃吗?”

  学习状态的毕驰,跟王珊珊印象里的毕驰不一样。

  戴着一副质感冰凉的金丝眼镜,感觉整个人都变斯文了。瞥向她的视线隽永清新,好像汨汨甘泉,能滋润少女心田。

  学习状态的毕驰,瞧着十分的睿智和聪颖,一点儿也不像平常那个freestyle的摇滚少年。连带着,他金黄的头发都好像散发着智慧的光芒,闪瞎了王珊珊的大眼睛。

  “我不吃。”毕驰果断拒绝了这个世界上最接地气的辣条外交。不是他拂王珊珊的面子,他们搞乐队的,非常爱惜自己的头发。头发是最重要的,其次就是嗓子。

  王珊珊“哦”了一声,有些失落:“你怎么到我们学校来听课啊?东南大学离我们这儿好远的。”说吧,你是为了本珊珊来的,你是为了给本珊珊道歉来的。

  毕驰挠了挠头,不大好意思:“我是来找你的。”

  哟哟哟,是来找她的,王珊珊激动得小腿发颤。

  毕驰厚着脸皮继续:“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还是想找你。”

  哟哟哟,果然是来找她的,王珊珊激动得捂住了自己的脸。

  “梁成砚将大奥耳机借给你了,是不是?”

  “...”一瞬间,娇羞泛红的王珊珊卡成了黑白两色的JPG。

  卡了五分钟之久,王珊珊依稀回忆了起来。上个星期晨跑,她累趴在操场上,跟路过的学长诉说了一下自己的单恋史。

  基于她倒追毕驰、都被毕驰拒绝这样一个残忍事实,梁成砚表示非常同情,并且声称自己作为她的娘家人,一定会出力帮忙。

  然后,所谓的帮忙,就是这么帮的吗?

  娇羞的王珊珊被秒删了,霸气的王珊珊重出江湖。

  一屁股挪到了旁边的空位上,王珊珊将所有的书本、辣条、甚至掉下来的头发丝都挪了新地方。

  MD,她要跟毕驰拉开距离!

  毕驰赶忙挪到了她原先的位子上,百般讨好道:“珊珊,你先借给我听一次嘛。”

  “滚,旁边去。”

  “借给我吧。”

  “滚,我才不借。”

  “珊珊,感觉最近你瘦了,也变漂亮了,借给我吧。”

  “说两句好话我就会借给你吗?滚滚滚!”

  然而这番简单的对话,听在后排的罗静张裕耳朵里,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南京话和扬州话比较相近,所以毕驰说南京话,王珊珊听着没有任何困难。在两地方言里,“借”音类似于“加”音,也类似于“嫁”音。

  所以,说话的俩个人觉得没什么问题,后边窃听的俩个人听出了一堆问题,而且听出了一头虚汗。

  因为在她们听来,对话是这样的:“珊珊,你嫁给我嘛。”

  “滚,旁边去。”

  “嫁给我吧。”

  “滚,我才不嫁。”

  “珊珊,感觉最近你瘦了,也变漂亮了,嫁给我吧。”

  “说两句好话我就会嫁给你吗?滚滚滚!”

  ......

  快点点名吧老师,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应该还有一章完结。

☆、终章

  出去了四天而已, 南京城的某个钻营投机的圈子里,爆出了好几条劲爆消息。

  比如,不可一世的乔春雨被抓了。不知道中间经历了什么,乔春雨用证券、古董洗钱的事情暴露。实名举报人是她一手培养的财务,但是财务不仅是她的财务,还是她情人的情人。秦梦阑他们从新西兰回来的那天晚上, 乔春雨和她的情夫在酒店里双双被抓。

  一夜之间, 梁军彦喜欢戴绿帽子的嗜好, 传遍全城。

  乔家人哭诉着请求梁军彦解决麻烦, 梁军彦没办法,顶着绿帽子托关系找人,企图洗清或者减轻乔春雨的罪刑。

  然而, 没有任何鸟用。梁成砚又拿着乔春雨蓄意谋害的证据去了派出所,一个公司的律师跟着进去的, 阵势搞得浩浩荡荡, 似乎就想要让乔春雨坐穿牢底。

  别说乔春雨出不来了, 连退休在家的权教授也被捞了进去。听说权教授为了给儿子还高利贷, 收了乔春雨的钱炸伤自己学生。转账的证据确凿,后面又有乔春雨情人的供词,权教授无从抵赖, 宁大也跟着热闹了一阵子。

  一般的人洗钱,如果数额不大,判个三四年是正常的。但乔春雨不同,因为背靠大梁, 她洗的数额实在太大。判个十年八年的,只能算轻判。更何况,为了钱,她还蓄意谋害过自己“儿子”...

  得知梁成砚的眼睛是被乔春雨算计的,别说没买票的吃瓜群众了,梁军彦率先腿软,烈阳高照的大中午,一头栽倒在了马路边上。

  孙秘书焦急万分得叫了救护车,结果救护车又在来的路上被砼车撞了,梁董事长满面苍白得在花坛边上躺了二十几分钟。

  一个人在医院里昏睡了三天三夜,梁成砚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只觉得心灰意冷。

  秦梦阑极其贤惠得给他削了一个苹果,安慰道:“别揪心了,这都是你的报应。”

  “...”梁军彦坐起身来,虚弱得仰头看天花板。

  秦梦阑将苹果削成了一块又一块,削了一碗放到了梁军彦手边上。调点滴的小护士看到了,跟孱弱的梁军彦夸赞道:“您女儿真孝顺,在医院守了好几天了,一直就没回家休息过。”

  梁军彦的心里瞬间融入了一股暖流,感激涕零得看向一旁的准儿媳。

  是的,他睡了三天,感觉自己的儿媳也憔悴了不少。清秀的脸蛋上,不说血色了,黑眼圈都熬出来了。

  准儿媳毫无感情得看着他:“我是觉得你可怜才留这儿的,你以为我很闲?”

  “...”梁军彦又躺了回去,虚弱得给自己盖上了空调被。

  立夏以来,因为乔春雨的被抓,梁军彦的住院,还有各种各样牵连出的问题,大梁的股价一直在跌。就像是树干上鸣叫的知了声,没完没了得在给一个千百人的集团企业敲丧钟。

  梁成砚忙得不可开交,亏得他眼瞎之前就控制着集团脉络,上手不算生疏,下手也没软弱。一个月之后,集团公司就恢复了秩序,从前怎么样,如今还是怎么样。

  秦梦阑拎着黑暗料理去看梁成砚的时候,觉得他的脸都瘦了一圈。

  旅行之前,他说他是黑暗的。

  可是在她看来,连报复都报复得这么光明正大,他是“黑暗”到姥姥家了。

  “你可以慢慢来的。”看着梁成砚狼吞虎咽的模样,秦梦阑有些心疼。

  她报复秦彐森都是二十年起步的,一天怼一次,一年整一回,她没有想过这么简单粗暴得放过他。

  梁成砚放下筷子,郑重其事道:“我只给了自己一年的期限。”

  秦梦阑好奇道:“干嘛要这么急?”

  “给你一个安稳的家,给你一个明亮的未来。没人能算计你,也没人能伤害你。”梁成砚的眼睛虽然是假的,但透露出情感比谁都真。

  他一直照顾着她的感受,想着她的方方面面,无论看或看不见。

  秦梦阑曾经想过,如果他的眼睛没治好,她会一直留在他身边吗?

  答案是可能的。

  她会一直陪着他的,她喜欢他的手、喜欢他的脸、喜欢他这个人,每天看到他都有种吃糖的甜蜜。看不见归看不见,顶多干那件事情的时候麻烦点。

  秦梦阑的眼睛瞬间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就在梁成砚以为她要吐露两句感动话的时候,一刹那的,秦梦阑低头打了一个喷嚏,开口抱怨道:“你们中央空调能不能打高点,冻死我了。”

  煽情失败的梁成砚:“......”

  ~~~~

  不知不觉到了学期末尾,除了考试,大家都忙着收拾行李回家了。

  胖瘦美组合悠哉闲哉得躺在宿舍里面,计划着怎么过暑假。

  罗静扒了扒自己的手指,一一计划道:“七月份我要去服装厂帮忙,发发货或者是管理仓库什么的。八月份我要跟我姐姐她们去国外的时装周看秀,找几款山寨...呃,我的意思是,找几款设计灵感。”

  “不错,挺充实。”秦梦阑评价道。

  “哪里充实啦?有我充实吗?”趴在床上啃法语书的王珊珊将一只笔插在自己头发上,在床上摸了又摸,最后从自己枕头下掏出了一本笔记本,一条条念道:“七月上半旬,我要去广陵区的分店当收银员,学习一下怎么数钱、找钱、还有电子收账。七月下半旬,我要去邗江区的分店当采购,学习一下粮食、蔬菜、水果、调料等原材料的采购技巧。八月上半旬我要将全扬州九个分店的经理们叫到一起开会,研究出一个全新的秋季菜单。”

  听上去,俩个人都蛮忙啊......

  但是,总有一种堂而皇之不务正业的既视感。

  一个法语系的学生不好好蹲在家里背单词,忙什么服装设计呢?一个法语系的学生不好好蹲在家里练听力,为什么要跑到餐厅里实习呢?

  这让专业学设计的学生怎么想?又让酒店管理专业的学生怎么看?

  “那你八月下旬呢?”罗静不太服气。

  王珊珊抓了抓头,含糊道:“呃,总要留那么几天吃香喝辣撩毕驰吧。”

  闻言,床底下的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睛里发现了一种叫做“□□”的东西。

  自从上次王珊珊同意将耳机“嫁”给毕驰之后,梁成砚没有食言,第二天就将耳机送到了毕驰家。毕驰高兴坏了,和王珊珊的关系也从一般的路人朋友发展成了兄弟姐妹。俩人聊着聊着,不知道什么缘故,居然聊出了很多“相逢恨晚”的共同话题。俩人默契得抛弃了介绍人秦梦阑,频繁得约出去撸串听歌,以一种“友情至上、恋情未满”的模式相处了一个多月。

  在这一个多月里,毕驰出现在女生宿舍楼下的次数和概率,远远高于梁成砚。

  对此,王珊珊开心疯了,常常睡觉睡到一半哼起歌来。

  “你暑假干什么啊,梦阑?”不容易,王珊珊终于想起了介绍人。

  “还真没什么计划。你们等一下,我先接个电话。”

  许久没联系的舅舅突然打了电话进来,秦梦阑比了一个静声的手势,划开了手机。不等那端的秦可筠讲话,秦梦阑又按了home键,打开了语音备忘录。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我的娘子是女配福妻好生养重生九零之玩转废柴人生贵妻皇帝奋斗日常娇宠女官(重生)女配又在祸害世界[快穿]最强重生阵容花媚玉堂天子掌中宝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