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嫂有特殊的医疗技巧[空间]|第65节

推荐阅读:、一品妖后阴夫你不行夜色下的代驾女郎九天帝尊奉旨蜜宠男神王爷追萌妻国民女配之抓鬼天师武侠世界自由行凤临之妖王滚下榻宠婚(论总裁夫人的养成)甘之如饴重返兄弟抱一下重生之田园喜事黄金黎明 II冥夫来袭第一道派魔导师极品招魂师邪尊懒凰小甜橙江城风月夜
  一群小年轻都愣了一下,然后乖乖的听了叶岚的话,去急诊室包扎了。

  开玩笑,队长现在都还在抢救室,他们这会儿要是在外面直接把嫂子气晕了,那还是不是人了。

  等人都走光后,叶岚装作镇定的在抢救室门前来回踱步,都在隐隐作痛,让她理智回巢。

  扶着腰坐到了椅子上,静静的等待着。一群人包扎完伤口已经是三个小时后,大伙一起过来的时候,叶岚正坐在抢救室外面,一动不动的,一手扶着腰,一手撑在椅子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抢救室的大门,让一群汉子忍不住发酸。

  说实话,队长是为了救他们才会暴露的,就目前看来,能抢救回来的几率太小了,要是这会儿队长直接去了,他们都没有脸见到嫂子。

  “嫂子,您还是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我们守着就好了,不要队长出来了,您给累坏了。”见叶岚脸色实在不好,一群人站不住了,推了个人出来说话。

  叶岚摆了摆手,依旧坐在这里:“我没事。”

  嫂子都说没事了,他们也不能硬把人给带走,只好守在她身边,以防出事。

  这一等,一群人就等到了第二天晚上,长达三十个小时的手术,终于完成了。护士打开门的时候,叶岚的眼睛都亮了起来,猛地起身,一直头晕目眩,差点跌倒在地,旁边的人眼疾手快的一把扶住了叶岚,吓得差点魂都没有了。

  “于老,他怎么样了。”叶岚推开了扶住她的人,连忙上前,追问卫铭浩的情况。

  于老摇了摇头,在下口罩,叹了口气:“对不起,阿岚,我尽力了,只是卫上尉的情况实在不太好,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能不能熬过这几天了。”

  “只要他现在还活着,我就会找办法救醒他。”叶岚呢喃了一句,面色苍白,看的于老心肝一阵颤抖。

  “你现在怀着孩子,自己先好好休息,我叫人帮你看着,不会出事的。”虽然他们之间没有师徒缘分,可于老此刻是打心底的疼惜面前这个孩子。

  能有勇气做军嫂,并且在知道自己的丈夫注定活不了多久的情况下,叶岚还能不放弃,这世界上,有这样毅力的人还有多少。

  听到于老提到自己的孩子,叶岚点了点头:“那我先回去休息了,明天早上再过来。”

  “我叫人送你回去。”于老到底上了年纪,这么长时间的手术下来,精力也有些跟不上了,叫了人过来送叶岚回去后,自己也走了。

  “不用麻烦你们了,我们送嫂子回去就好了。”几个战士也不放心别的人,生怕他们不体贴,刚刚听到医生说嫂子还怀孕了,心底更加愧疚。

  叶岚摇了摇头:“你们先回去休息吧,让于老的朋友送我回去就好了。”

  见叶岚如此信任于老,他们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推到一遍,目送她离开。

  到家后,连衣服都没换,叶岚直接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就是第二天中午。起来顺便吃了点东西,就急冲冲的赶到了医院。

  来到重症监护室,叶岚透过玻璃窗看着躺在床上的卫铭浩,皱着眉,面无表情。

  她见过卫铭浩很多模样,却从来没见过他现在这个模样,脆弱的,仿佛只要一只手,就能把他给抹杀了。

  穿上了无菌服,叶岚走了进去,坐在床边,伸手握着卫铭浩的手,原本炙热的掌心此刻变得微凉。

  “我说,你想睡到什么时候,给我一个准话,免得到时候孩子出生了,不知道自己有个父亲。”叶岚贴在卫铭浩耳边,轻声呢喃着。

  卫铭浩就像是睡着了一眼,任凭叶岚怎么对他说话,都毫无反应。坐了好久,叶岚才停了下来。

  就那样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卫铭浩,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卫铭浩睁开眼的刹那,纵然她知道,卫铭浩不会醒来。

  一直等到护士进来,叶岚才离开重症监护室。

  卫铭浩进入重症监护室的第二天,叶岚辞去了医院的工作,一心照看着他,中医西医针灸等等,她都试了,却没见卫铭浩醒过来,好在保持了生命体征。

  期间于老来过两次,每每见到叶岚在努力医治卫铭浩,不由叹息。瞧着叶岚人都消瘦了一大圈,依旧坚持不懈的努力,要是卫铭浩有朝一日真的醒来,不知道该有多心疼。

  “你有没有想过肚子里的孩子,瞧你现在营养不良的模样,到时候孩子的营养也跟不上怎么办?”于老见说不动叶岚,只能换个方向劝她。

  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叶岚悲从中来:“于老,我要是不努力,她一出生就没有爸爸了。”

  她自小没有父母,知道其中的苦楚,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享受到双亲之爱,而不是一出生,就没有了父亲。

  “你这样也不是办法。”于老被叶岚的悲怆所动容,来回踱了两步,最后拍板说道,“我去找他们,他们应该有办法。”

  说完,于老就离开了重症监护室,脚步匆匆的出了医院,去找他嘴里的他们。

  下午,于老就带了三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过来,几人检查了卫铭浩的身体状况和伤口情况后,就在隔室讨论该如何救治卫铭浩。

  讨论了多日,最后几人只能选择先从中西结合开始调理,起码等到卫铭浩的外伤都好了,才能开始专攻内伤。这一调理,就调理了整整六个月,叶岚也从原先平坦的肚子,变成了大腹便便的孕妇。

  卫铭浩重伤的事情,叶岚在缓过神后就通知了陈慧和尹学锡,在两家人的照顾下,叶岚从原先的憔悴恢复了过来,每日除了陪同几个老医生调理卫铭浩的伤势外,就是陪卫铭浩说话,偶尔汇报一下孩子的情况,日子也没有那么难捱。

  等叶岚怀孕九个月的时候,卫铭浩的内外都痊愈了,只是意识迟迟不醒,几个人也没办法了。

  他们能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却不能叫醒一个不愿意醒来的人。卫铭浩现在不醒,除了医学上的解释外,还有一个解释,就是他现在在梦里不愿意醒来。

  “你再不醒,孩子真的要叫别人爸爸了,到时候我要拿着你的钱,包养一个男宠,然后虐待你的孩子,你可别心疼啊。”叶岚坐在床前,日光倾斜而入,照在两人身上,添了一份宁静。

  陈慧端着汤进来,看到叶岚一直看着卫铭浩,心底一酸,到底忍不住说出了那句话:“要是浩子醒不过来了,你就另外找人嫁了吧,别耽搁自己。”

  叶岚耳朵动了动,不作回答。

  她曾经也见过包养男宠的公主,一妻多夫的民族,还有断袖爱人,自然不是那般迂腐之人。

  可是,这辈子爱上了一个人,还能容忍下一个人吗?

  叶岚觉得自己的心不够大,所有她放不下卫铭浩。

  胡思乱想中,叶岚忽然觉得肚子坠痛,额头不住的冒冷汗:“妈,我肚子痛。”

  正在给叶岚准备鸡汤的陈慧听到叶岚说肚子疼,连忙把碗给放了,一边安抚着叶岚,一边叫来了护士。

  正好陈医生今天休假过来看叶岚,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一进去就是叶岚要生产了,连忙叫护士安排了下来,亲手给她接生。

  只是,生产的时候并不顺利。

  叶岚为了卫铭浩费神费力,导致身体一直不好,加上陈慧来了之后一直给叶岚进补,使得孩子长得比一般孩子略大,根本不能顺利生产。在手术室生了一天一夜,叶岚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狼狈过,躺在上面,浑身被汗大湿,脸上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下面已经痛的没感觉了,余光只看到边上的护士一盆接一盆的倒着血水。

  伸手拉住了忙活的陈医生,低声说:“必要时候,保孩子。”

  她的身体,她自己知道。经过这么久的折腾,早就千疮百孔,再这么折腾下去,不说她没命,孩子也保不住,索性就保孩子,若是有一日,奇迹出现,卫铭浩真的醒了,有一个孩子,他也能记住她叶岚。

  陈医生惊讶的看着她,厉声呵斥:“胡说什么,一定会母子平安的,你给我清醒一点,叫人签字,我们破腹产。”

  “陈医生,头出来了。”一直关注着孩子的护士连忙说道,“您快过来。”

  过去一看,果然冒出了一个头,陈医生给叶岚打着气,叫了护士给她打药挂盐水,一边观察着孩子出来的情况。终于,孩子顺利的生了出来,叶岚也没有生命危险。

  “是一个男孩。”剪了脐带,让护士把孩子擦干净后,将孩子抱到了叶岚面前,陈医生脸上堆着笑,“你瞧瞧。”

  叶岚回头看了一眼,勾起了一丝笑:“抱出去给他们看看。”

  陈医生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抱着这一个新生儿除了手术室,告诉外面等候的人这个喜讯。谁知道还不等他们高兴一会,护士就跑了出来,说叶岚肚子里还有一个。

  这下子更麻烦了。

  叶岚原本就耗尽精力生了第一个孩子,这个时候哪有力气再生第二个。陈医生亲手拿了温帕子给叶岚擦汗:“还有一个孩子。”

  “我知道……”叶岚此刻已经气若游丝,眨了眨眼,“您动手吧。”

  没办法,陈医生摸了摸叶岚的肚子,第二个孩子虽然没有第一个大,对叶岚来说却依旧不好生,这会儿孩子已经往下走了,陈医生拿了剪刀,给叶岚剪了一个口子,确保孩子能顺利出来。

  又耗费了三个小时,第二个孩子也顺利的出生了,这一次,是个女孩。

  “龙凤胎呢。”陈医生给叶岚缝合了口子后,笑眯眯的对叶岚说,“你好好休息,我让护士给你处理一下。”

  叶岚闭着眼睛点了点头,等到陈医生抱着妹妹出去的时候,这才缓缓睁开眼睛,此刻,叶岚已经看不清东西了,耳边沙沙作响,依稀能听到护士的声音。

  “不好,产妇大出血,快去叫陈医生。”

  都说人死前能看到走马灯,叶岚歪着头,眼睛开始涣散,唇角却勾起了笑容。

  真好,她又看见了那些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师傅,大师姐,叶晟,尹学锡,还有很多那些对她付出了真心,给予了她温暖的人。

  以及,卫铭浩。

  在陈医生宣布抢救无效后,重症监护室的卫铭浩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梦到了自己的一生,多次任务大难不死,最后成为了上将,可是那里面,却没有叶岚的存在,他有些不安,连忙拔掉了身上的管子,赤脚跑了出去,遇上正好过来给他换药的护士。

  “你要去那里?”护士来不及问卫铭浩是怎么醒来的,只能一把拦住了他。

  躲开了护士的手,卫铭浩眼神肃杀:“叶岚呢,我的妻子,她在哪里?”

  “啊,你的妻子现在手术室生产,你换上鞋子,我带你过去。”见卫铭浩一心关心着自己的妻子,护士叶软下了态度,答应带他过去。

  卫铭浩拒绝了浪费时间,赤脚跟着护士去了手术室。

  谁知道刚到,他就听到了陈医生说叶岚去世的事情,一时间,天旋地转。

  他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他只知道,如果现在不拦住陈医生,叶岚就要被孤零零的送走了。一群人见卫铭浩拉着叶岚不肯放手,怎么也拉不开他,最后只能由家属安慰,才让他放开了手。

  此生无你,功名利禄与我何干?

  五年后,江南小镇。

  “爸爸,为什么他们说你是一个怕老婆的英雄啊?”小女孩扎着两条辫子,手里拿着串糖葫芦,一蹦一跳的从外面回来,看到店里正在忙活的母亲,悄悄的把父亲拉到了一遍,问道。

  卫铭浩低头看着小不点的女儿,笑着揉她的脑袋,一把将她抱起抗在肩上:“我这是尊重她,什么叫怕老婆了?”

  “可是,二狗他们都说你怕老婆。”卫薇夕眨了眨眼,皱着小眉头,一副难以理解的模样,“怕老婆和尊重有什么不同吗?”

  “怕老婆是怕老婆,尊重是尊重。我们对每个人都要尊重,但是怕老婆,是另一会事。”卫铭浩颠了颠自家小女儿,耐心的解释,“别让你妈妈听到这话,不然她又要不开心了。”

  “我知道,妈妈就要宠着的。”卫薇夕对卫铭浩做了一个我懂的表情,笑嘻嘻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挣扎着要下去,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叶岚身边。

  空着的小手一把抓住叶岚的裙摆,仰头说道:“妈妈,这次的糖葫芦很甜,你要不要尝尝。”

  低头看着自己的小女儿,叶岚点了点她的鼻子,将她抱在怀里:“那我可要吃光了。”

  卫薇夕看着手里的糖葫芦,又看了看叶岚,最后忍痛把糖葫芦递给了她:“给你给你,都给你,女人嘛,就是拿来宠的。”

  “谁教你的这话。”叶岚哭笑不得,把糖葫芦塞了回去,“你自己吃吧,妈妈不吃,去爸爸那边玩,妈妈还有病人。”

  “那你好好工作,我先过去了。”卫薇夕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麻溜的从叶岚身上下去,又噌噌的跑到了卫铭浩身边,抱着他的大腿开始数落叶岚的罪状。

  不陪她,忙工作,等等。

  卫铭浩一脸无奈,安抚好了小女儿,就把她送到了书房陪哥哥看书去了。

  等病人抓药走人后,卫铭浩从背后抱住了叶岚,脑袋搁在她肩膀上,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怎么办,你为了孩子和病人,一直冷落了我,我要生气了。”

  “生气啊,今天正好买了新的搓衣板,你试试?”叶岚眉头一挑,推开了卫铭浩的脑袋,“说了多少遍,别把你的脑袋搁我肩膀上,沉不沉。”

  “行,行,你说了算,不搁就不搁。”卫铭浩一边说着,一边低头亲在了叶岚的唇上。

  五年前你吓的我差点就要随你而去,现在不讨点利息,心底怎么也过意不去。

  叶岚和卫铭浩的生活新篇章才刚刚开始,又已经落幕。

  人生正如树叶,轮回便是一个周期。

  时光正好,愿我们永不老。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锦宅嫡女的悠闲日子农女当家之寡妇难为古时候那些爱情睿德太子远古七十二变姑姑咕咕叫重生之恶毒姐姐冷王赖上俏王妃重生影帝老婆不好当彪悍农女擒夫记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