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宅嫡女的悠闲日子|第49节

推荐阅读:、名门孽婚首席的暖床小妻小时光绿茶女的上位至尊皇女之驸马凶猛透视之眼超级医道高手全能炼金师武步登天不败丹皇我若离去后会无期全职修真高手祖师爷梧桐那么伤剑纵天下步步高升女神的初恋炖妖看脸的女佣涅元纪恶魔法则(L同学)
  “哎呀,小姐,奴婢是真的要守着小姐过一辈子,才不会嫁人呢!有伺候男人那辛苦,倒不如伺候小姐,奴婢还心甘情愿!”这话说的慕青青忽然想起前一世,因为她的冷漠无知,把采苓这样一个好丫鬟给害死了,不觉心中就觉得对不起她,拉过她的手,说道,“采苓,你要成亲,还要找一个好夫君,小姐我一定会帮你找的!”

  “小姐……”采苓的脸都红透了,慕青青看了却是暗自偷笑,心道,你个小丫头心里说不定都有了喜欢的人了,却还在这里嘴硬说什么不嫁人,真是顽皮啊!

  他们正说着话,秋萍回来了,喜滋滋地跟慕青青说,“青青表妹,我娘说了,您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的人!”

  “哈,早知道我给舅母也带几样首饰好了,那样舅母会不会夸我是九天下凡间的神仙仙子啊!”慕青青哈哈笑起来,秋萍也笑,“嗯,大概会!”

  傍晚,几个半大小子来了,问慕青青要不要跟着他们一起到河边小树林里去。

  慕青青不解地问,大晚上的去河边小树林做什么?

  “抓知了啊!抓回来用油炸了,吃起来可香了呢!”几个半大小子里最大的要数二舅家的儿子,大号就叫刘青云,寓意是希望他长大后能平步青云!二舅这是硬生生的望子成龙啊!可惜的是,青云并不喜欢读书、

  “对,表姐,你也去吧,我们一起,人多热闹啊!河边晚上可好玩了呢!”刘青山是大舅家的小儿子,自小啊就是个机灵的,说话做事,像极了大舅。

  “表姐,你若是怕河边有蚊子,那我可以给你拿我的披风穿,穿上披风蚊子都一点不咬了呢!”最小的叫青峰,是三舅家的儿子,今年才七岁。

  “好吧,我也去!”慕青青其实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不过是碍于身份不能乱跑乱说话,实际上,她对于生活在乡下,说话自有,做事自由的表姐表弟们是十分羡慕的。

  几个人拿了灯笼就往河边去了。

  到了地方,已经是黑黢黢的了,所以站在河边,如果没有灯笼,那就只听得小河流水潺潺的,并看不到什么知了。

  慕青青不解地问 ,“知了在哪儿呢?”

  “在树上啊,不过它们很快就会下来了!”青峰说着,就乐。

  看起来他跟着青云来过这里不止一次。

  果然青云说道,“表姐,我们这个假期来过这里数次,抓了很多的知了,都在河边架起火来烤了吃了呢!”

  啊?

  “你们可真厉害!”慕青青心道,懂得现代社会里野外烧烤的人绝对不简单。

  晚上抓知了,那是需要一到光源的,有了光源,再举着光源往树上一照,只要有知了趴在树上,只要光源能照到知了,它就很快掉下来任凭人为所欲为了!

  刘青云拿了一根长竹竿,把一根小灯笼绑在了竹竿的顶端,绑好了之后,他走到一棵树下,然后举起了竹竿,竹竿顶端的灯亮得晃眼,不过才照了大概有三分钟的样子,那知了就掉下来了。

  早有青峰嘚吧嘚吧跑过去,把知了抓住了放入了随身带着的袋子里。

  如此这般抓了一个时辰,袋子里已经有不少了。

  青云放下了竹竿,对刘青山说道,“你去河边找一处生火的地方,一会儿咱们过去,烤了这知了给表姐尝尝,这东西在城里那可是见不着的!”

  刘青山去忙活着生火了,他们是没有带火柴什么的,那个年代也没有,能做的就是打火石,这打火石砰砰一碰撞,那火星窜出来,就很快把干燥的树叶什么的点着了。刘青云见火点着了,他也放下了竹竿过来了,“青峰,你出去捡些干树枝来!”

  “我不……去!”小青峰有些不情愿了。

  “不劳动不得食,所以,你是不想吃很香很香的烤知了了?”

  “我……想吃!”在美食的诱惑下,小青峰动心了,屁颠屁颠地跑回到河边来,这会儿刘青云已经做了一个简单的烧烤支架,支架是三角的,三点才能确定平衡。

  刘青云是个做事很有打算的人,他把火引着了之后,就找了些短细的竹签,把知了串了起来,这会儿火势也已经好了,她这才拿了串号的知了放在了架子上头三角处烤着。烤着烤着,香气就四散开了。惹得刘青峰不住地抽鼻子,做怪样儿,就是想引起慕青青的注意,然后从她手里要点好吃的。

  第一串很快就烤好了,刘青云把它递给了慕青青,“表姐,你尝尝?”

  “嗯。”慕青青点点头,接了那串儿知了,看着那知了好一会儿,这才硬着头皮咬了一口那知了。

  其实呢,她是不太喜欢吃这种食物的,但是没想到,她只不过吃了一只知了,就觉得浑身上下都想吃知了!,这个东西太香酥了。

  从舅舅们家里回来,外头管家他们都在卸车,幕家送到刘家庄的都是些金贵的东西,不管那样都不能损坏,刘家人给送来的却都是地里出的,水里游的,头顶上飞的,能有的都有。

  慕青青却是花钱买的,高价不说,还特别麻烦,但不管怎么麻烦,怎么高价,这都是慕青青的心意。

  慕青青先回院子换了一身衣裳,见暮春等在院子里,就问,“慕春,你有什么事儿吗?”

  “小姐,我来是跟你说说,咱们家铺子里发生的奇怪的事儿。”

  “铺子里怎么了?”慕青青不解地问他。

  “从昨儿个您走后,许小侯爷就来了。

  许穆?他怎么了?

  慕青青竟心头掠起一抹不安。

  “许小侯爷一早就搬了凳子,到咱们铺子面前的道路上坐下。”

  “他搬凳子做什么?”

  “小侯爷坐在那儿,逢人就说咱们铺子里的东西好,还让自己府上的下人都去咱们铺子里买东西,一上午,咱们铺子里的东西都快被他买光了!”幕春边说着,就边用眼神看着慕青青。

  慕青青表情没变,坐在那里默不作声。

  等了一会儿,她才说,“随便他,你们都不要去管,他想怎样就怎样吧!”

  “可是,小姐,小侯爷买回去的都是些平常用的食材,这些东西他们府上压根吃不完,那可就坏了,这好端端的东西买回去放坏了,可惜了的不说,也太费小侯爷的银子了,奴才是想……想能不能小姐出面跟他说一声,让他别再这样做……”

  “祖母会不高兴的!”

  “小侯爷在咱们铺子跟前买东西买的热闹,所以很多城里的百姓们也都跟小侯爷一样地来买,咱们的铺子里生意又恢复正常了,这都是小侯爷的功劳,小姐,奴才着实是不敢到老夫人跟前说三道四,但奴才觉得小姐一定有法子劝劝老夫人……”

  听了他这话,慕青青看了他一眼,心道,你说的话倒是轻松,敢情你们都对许家这爷俩有着深厚感情,想要报恩于他们,那就来劝说我答应了许穆的要求嫁给他啊?

  “这事儿你不必再多话了,怎么做,我心中有数,出去忙吧!”慕青青摆摆手,幕春知道他多说无益,只好悻悻地下去了。

  “小姐,您真的不管小侯爷吗?”采苓怀着小心问她。

  “我怎么管?难道要扭着祖母的意思去办吗?这世上的任何人,任何事物比起祖母的健康来,那都是微不足道的,行了,你以后也别在我耳根低念叨了,只要祖母一日不松口,我就一日不会跟那许穆有任何的接触!”说完,慕青青转到一旁看书去了,不再理会采苓。

  采苓站在那里半天,无奈地出去了。

  其实慕青青只是摆了一本书在自己跟前,哪儿看得进去啊!那家伙在带头购买幕家铺子的东西,就是为了向全城百姓们证明他对慕家不但不厌弃,反而很支持,为此,那些敬重许家爷俩的百姓们这才会来慕家铺子购买日常所需。

  可天长日久的,他买了那许多东西,再存放不得当都坏掉了,不是败家浪费吗?

  想着,她心里就嘀咕,祖母到底跟许家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啊?祖母她老人家也不像是得理不饶人的人哪,可这次怎么就硬生生地当许家是唯恐避之不及的敌人呢?

☆、第76章 结局

  许小侯爷足足在慕家铺子外头买了一月有余的东西,花费银子无数,但买来的东西却也没浪费,他这头买了,那头就雇人把东西送到西城的穷苦百姓们那里分了给大家。

  弄得百姓们对许家更是敬重,有的人甚至放言说,若是慕家一直这样无视许小侯爷,那他们就要杀进幕府,让冥顽不化的慕老夫人尝尝众怒的厉害。

  但慕家对此却一直不回应,也不干涉。

  哪怕是许小侯爷一度大清早就买空了慕家铺子里的东西,幕老夫人命人把货物重新摆放上架,却并不在乎许小侯爷到底花费了多少?

  慕青青对祖母如此反常的反应,很是疑惑。

  一日日的,也越发对许穆那个呆子有些重新认识。

  许穆倒也不怨恨慕家,依旧寻了不常见的好物件,不管是吃的也好,用的也罢,甚至有时候是珠宝玉石,只要是他觉得慕青青会喜欢的,都着落痕偷偷送到采苓那里,让采苓转送给慕青青。

  慕青青看着他寻来的这些不常见的玩意,心里既觉得欢喜,又觉得无奈。

  她也曾数次旁敲侧击想要弄懂祖母对许家的恨意来自哪里?

  但祖母都在关键时刻,避而不谈,并且跟她说,慕家跟许家绝不是同路人!

  这话让慕青青知道,她不能强扭着祖母的意思来,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

  好在许穆似乎也不焦急,就是那么一日一日地在慕家铺子外头混迹,时间久了,别人每日里见不到他,反而觉得不正常了。

  又过了数日,恰好是九重阳。

  这日家中有老人的子嗣,都会赶回家来,跟老人一起庆祝节日。

  一早上起,慕家就都在忙活,准备了许多老夫人喜欢吃的吃食,慕家老大慕远峰跟夫人王翠荣也都赶回来了,三子慕远峪也难得的没有出门,留在家中,等着跟母亲一起过节。

  就在这时节,外头慕家铺子门口却是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别人不认识,但许穆却是见了平生几分惧意。

  那人是一位身量高大,说话声如洪钟般的老者,他走到切近,歪着脑袋看着许穆,“你小子还真是本事见长啊,一月有余就花费了许家一年的用度,老实说,在这里胡作非为什么?”

  “爷爷,我可没有胡作非为啊,我在这里完全是按照您的吩咐行事的!”许穆的回答让许老爷子恼怒,“是老子让你胡来的吗?”

  “爷爷,您不会是认为我想要娶媳妇也是胡来的吧?那好吧,我不娶了……”说着,许穆抬腿就要走,却被许老爷子从身后一把拽住,“臭小子,娶媳妇那也得讲究方式方法啊,你这样堵在人家门口胡来,怪不得人家不同意把孙女嫁给你了!”

  “那我有什么办法?人家根本就不给我进府求娶的机会!”许穆看着许老爷子,想说,还不都是您,不知道做了什么让人家幕府老太太讨厌的事儿,所以人家才不肯答应我!

  “这事儿,不是我招惹的!”许老爷子面上一寒,话虽然如此说,但却重重叹息了一声,“这事儿今日必须要有个说法,你等着吧,我去……”

  “哎呀,爷爷,您可别……”许穆想要说,您可别一怒之下,把人家慕家房子给拆了啊?

  许老爷子回头瞪他一眼,“臭小子,你就那么小看你家祖父?”

  “好吧,我信您一回!”许穆赔笑。

  半个时辰后,慕家门口来了一个人,这个人身份尊贵,而且是奉旨来探望慕家老夫人的。

  若是没有圣旨,慕老夫人还可以将许家老爷子赶出去,但人家手中有圣旨,这是有备而来,慕老夫人只好吩咐开门接圣旨。

  这许家老爷子宣读圣旨却是在慕老夫人一人跟前的。

  然后慕老夫人跟许家老爷子就在正厅内聊了好久,足足几个时辰后,傍晚时分,侯在幕府门口的许穆跟落痕实在是急的都要上房了,许老爷子才笑呵呵地从幕家出来。

  一出门,许穆就近前来,“爷爷,您把他们家什么拆了?”

  记忆中祖父可不是个好脾气的,慕家如此轻慢许家,祖父怎么可能忍下了?

  “哈哈,你个混小子,眼见着两家都要结为亲家了,我怎么可能去拆慕家的房子?你啊,就好生等着当新郎官吧!”

  “真的吗?”许穆大喜过望。

  “你以为你祖父出马,还会如你一样被拒绝吗?”许老爷子没好意思说,其实许穆跟慕青青的这桩婚事,是他亲自去央求了皇上,当今皇上感念许家对国家社稷的作为,这才亲自书写了赐婚圣旨,如此慕老夫人不答应也得答应了,不然就是抗旨不尊,那是要满门抄斩的。

  当然慕老夫人最终点头应允了这门亲事,还有许老爷子的种种努力,最后幕老夫人叹气说,这都是造化弄人,也许是青青的爹娘在天之灵要她嫁入许家的,她不阻拦了。

  就在一个月后,慕青青跟许小侯爷成亲了。

  大婚那日,许小侯爷喝醉了,满城里敲百姓们,送各种礼物给百姓们,还说,不是百姓们的支持,他许穆娶不到媳妇,这是对全城百姓的谢礼。

  全城人发自内心地祝福这对新人。

  原本呢,慕老夫人是将婚事定在了三个月之后的,但是许穆却跪在老夫人面前,执意要一个月前来迎娶,说越早把媳妇娶回家,他越放心,不然寝食难安呐!

  众人都偷笑他,他却混不在乎,得意道,我这是捡着宝了,得赶紧拿回家才行,不然再起什么波澜,我就是把许府的钱财散尽,也未必娶得到如此美妙佳人!

  直到大婚后,慕青青才知道,原来祖母之所以反对她跟许家人有任何来往,是因为当年他父亲慕远征牺牲了性命所搭救上来的人正是许家独子,也就是许穆的亲生父亲!

  慕老夫人每每看到许家人,就想到爱子,这才恨意满满,不让慕青青跟许穆来往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军嫂有特殊的医疗技巧[空间]农女当家之寡妇难为古时候那些爱情睿德太子远古七十二变姑姑咕咕叫重生之恶毒姐姐冷王赖上俏王妃重生影帝老婆不好当彪悍农女擒夫记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