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姑咕咕叫|第76节

推荐阅读:、全职业训练师修真四万年女配是重生的女生日记小污见大污正太的韩娱(韩娱之策划者)诡异笔记攻略最佳恋人神武天下绝美冥妻霍先生你别慌你的余生我负责而你忧伤成蓝一路向仙我是鬼捕你的爱让我鬼迷心窍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最强管家中国龙组2至尊言灵师
  大壮不是每日都能来,一来便会拉着他同他说话,脑海中的那个人儿更加活灵活现起来,他看见自己惹得她笑,惹得她怒,惹得她又羞又恼。最后是二人分别那夜,他向她索吻,她含羞带怯的亲了过来,二人紧拥着纠缠,他听见她缓缓道:“段锦,你难道要一直沉沦下去吗?”

  他心头一滞,他难道要一直沉沦下去吗?

  耳边又传来罗灿的怒骂声,“如此萎靡不振,你是做给谁看,那些死去的弟兄吗!你甘心吗?不去为他们报仇,整日缩在这里,你死了有何面目去见他们,我听说你家乡还有个姑娘等你回去,你这样还回的去吗?你舍得吗?你现在这样,就是个懦夫!没有人看得起的懦夫!”

  不,他不是,他不是懦夫!

  罗灿揪起他的衣领在他耳边怒道:“段锦,快醒过来,去杀了那些乌桓人为你死去的弟兄报仇,你便能风风光光的回去,迎娶你的心上人!”

  他脑海中意念一动,还未及说话,一口黑血倏地呕了出来。他登时觉得自己的灵台清明,神清气爽。

  “段锦,明白。”他无力笑着,星眸恢复成了往日的耀眼。

  “老大,你醒了,太好了!”一旁的大壮忙拉过军医,“大夫,你快看看。”

  军医替他诊断后舒了一口气,“之前你一直郁结于心,现在这口血呕出来便好,只是你伤太重,还需多修养。”

  他清醒过来,也才明白自己的伤有多重,到现在也还只能在躺在床上。

  段锦振作回来,开始用心的养伤,之前的轻狂疏傲再也不见,整个人沉稳下来。

  伤刚养好时,他便去领了罚,五十军棍,便是一个正常人也难以扛过,更何况他一个刚刚伤好的,饶是如此,他也扛下了这五十军棍。

  但这也引得他旧伤复发,养了没几日,他又钻进了城中酒窖,像不要命了一般,整整七天,他饮了又醉,醉了又饮,大壮过去劝他,他只笑道:“我自由分寸。”

  “只是你这腿……”他拍了拍大壮的腿,他的腿被砍断了筋脉,从此以后瘸了。

  大壮哈哈笑着,拍着腿道:“这不留些伤怎么能说我上过战场呢,这是光荣!”

  是光荣,却也是耻辱,他会替他们全都讨回来的!

  他酒喝的越多,便越清醒,他知道,这毛病治好了。

  他摩挲着手中那早已抽了丝线的荷包,温柔笑着,“谢谢你,妧妧!”

  若不是你,我只怕难以撑过这一劫。

  思绪开始回笼,他回了神,一转头便见汤妧正盯着他瞧,她刚醒来,还有些迷糊。

  “醒了?”

  “嗯。”汤妧柔柔应了一声。

  “腿还疼吗?”

  “不疼了。”她拉过他躺下,闷头钻进了他怀里,搂着他的脖颈,又睡了过去。

  他在她发上轻轻落下一吻,“睡吧!”

  伸手轻抚着她的肚子,感觉到那一团小小的生命,他便忍不住庆幸。

  还好,他走了出来。

☆、【番外·楚漪篇】

  元宵那夜回去后, 楚漪果然受了凉,又加上遇见汤妧他们的欣喜与愁绪,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不停的打着喷嚏。

  她盖着被子身后垫着软枕倚在床上,看着赵裕珏走进走出,忙里忙外, 忽的笑出了声。

  赵裕珏端着姜汤坐在床边, 看着她忽然发笑的模样不明所以, “笑什么?”

  楚漪看着他面含笑意, 却是不开口。

  赵裕珏无奈,也笑出了声,舀了一勺汤递至她唇边, “快将姜汤喝了。”

  平日里会乖乖听话的她今日突然泛起了矫情,她偏过头, 道:“不好闻, 不想喝。”

  “你受了凉, 喝不得药便只能喝姜汤, 快些喝了,不然会损着孩子。”赵裕珏哄道。

  孕妇的思绪最为敏感,她不知怎的就涌上了委屈, “你就只关心你的孩子!”

  赵裕珏瞬间便沉了脸,“说什么胡话!”

  被他一吼,楚漪却忽然老实了,也不再泛矫情, 端过汤碗饮尽又将碗放回了他手上。

  赵裕珏将碗递给婢女后,一转头便见她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他倒是觉得惊奇了,一向清冷孤傲的楚漪极少向他做出这副表情,也极少向他撒娇,现在见她这副模样,他忽然后悔方才的呵斥说重了,忙伸手将她搂紧怀里安慰。

  楚漪依偎在他怀里,姜汤的效用开始发作,原本发冷的手脚开始发热,又加上身旁有个大暖炉,她昏昏沉沉的便眯起了眼。

  恍惚间她又回想起了她回京后的事。

  明渊比她先到京城,她一到城门,便见少年站于城门处,他一身青衫如同韧竹,身姿挺拔,面容俊郎,是她分别已久的双生弟弟。

  楚漪当即便落下泪来,姐弟二人相拥着,相顾无言,却心意相通。

  再回京,京城已经变了一番,昔日追随他们父王的,在巫蛊案中能活下来的皆已转投了新帝,新帝手段强硬,又善于笼络人心,大虞的天下尽已掌握在他手中,故而他不怕将先太子的两个子女接回来,毕竟他们翻不起大浪,更何况还能为自己获得好名声。

  皇孙明渊被他封为祁王,赐江南给他作为封地,楚漪由郡主被封为了公主,号安平。这安平又有另一层意思,安分方能平安。

  当今太后是他们的皇祖母,这个在宫中待了一辈子的女人看得十分清楚,昔日在巫蛊一案中,她能安稳活下来并且还能坐上太后之位,可见她的手段不凡。

  他们回了京后,太后便唤了他们去,将万事都说了明白。

  祁王再无可能登上皇位,新帝一来为博好名声,二来他大权在握,是不会轻易杀了祁王的,虽如此,新帝却仍会顾忌着他们,将楚漪留在京城,便是为了牵制祁王,将祁王封去江南,也是想让他迷了心性,故而祁王只能藏拙,一切如新帝所想,方能安稳一声。

  祁王去了江南后,京中便只有楚漪一个人了,安平公主到了年纪,便该出嫁了,祁王没有能力插手,她也心中坦然,平静的面对这一切。

  只不曾想,还没等新帝同太后挑好人选,朝中便有一人向新帝求娶,那人正是朝中的新秀,深得新帝宠爱的赵裕珏。

  楚漪听得消息当下大惊,她知道他的情意,本以为他现在已经将她忘却娶妻生子了,却想不到他竟然追来了京城。

  那日御花园,太后安排二人见面,那是他们分别后的头一次相见,楚漪见了他却不是欣喜而且愤怒,她一拍石桌,怒道:“你是陛下身边的宠臣,应该知道我是什么尴尬身份,你娶我有什么好处!还会落得你惹他猜忌!”

  赵裕珏只是笑笑,仍如同在临阳时那般笑得温柔,他执起她发红的手,为她轻轻揉着,楚漪挣脱不得,只能随了他去,“你一见面,便呵斥我不该娶你,可见你是在意我的。”

  楚漪被他奇怪的逻辑吓住,当下说不出清楚的话来,“你,你胡说八道。”

  见他仍无反应,楚漪深吸了一口气,沉下心绪来想同他好好说道说道,“赵公子,我这一生或许就困在京城出不得了,你却还有一片广阔的天地,那游记上所描写的山川湖海,你可以肆意游玩,放情之间,莫因为我误了你。”

  “若无你在,我一人游逛山水又有何滋味!”赵裕珏缓缓道。

  楚漪见他仍不为所动,继续道:“我会去同陛下说,你只是在胡言乱语,求娶的话做不得真。”

  她转身就要走,却被赵裕珏一个拥挤拉进了怀里,楚漪连忙挣扎,想要呼喊,可一看周围,发现四周空无一人。

  “你便当我是胡言乱语吧!”他幽幽地看着她,在她想要说出反驳的话语前,吻了下去,一下堵住了她的嘴。

  不论楚漪是不是心甘情愿,新帝便下了赐婚的旨意,也不知赵裕珏如何说通的新帝,竟能让他同意。

  婚期定下,一日一日|逼近,楚漪说不清心里是何感觉,心绪密密麻麻的扯不清楚,她僵硬的被人套上了嫁衣,扶上了马车,嫁给了赵裕珏。

  绣着鸳鸯戏水的盖头掀开,心神一荡的不止赵裕珏,还有楚漪,烛光之下,她一直恍惚的心神突然回归原位,面前的男人在烛光的映照下竟十分俊郎温润,他眸含深情的看着自己,一字一句缓缓道:“阿漪,从此以后,便由我护着你,一生一世。”

  她忽然间觉得心快速跳动起来,一直理不清的心绪里头竟然生出来一丝甜蜜,在她还恍惚间的时候,二人成为了夫妻。

  楚漪睡醒,见自己竟还被赵裕珏搂在怀里,她抬头看他,伸出细指描勒他的容颜,下一刻,指尖便被他攥在手里,落下了一吻。

  “身体好受些了?”

  楚漪牵着他的手覆上自己的肚子,“他在动。”

  即使胎动过很多次,赵裕珏仍是欣喜不已。

  楚漪看着他欣喜的模样,眼角忽的落下泪来。

  紧搂着埋入了他的怀中。

  多谢你!

☆、【番外·包子篇】

  正月初一的时候, 汤妧的肚子发动了。

  那时正是子时刚过没多久,段锦同家仆在院中放完爆竹回来,掸着肩上发上落着的细雪,他进了屋站在炉边驱除着身上的寒气,看着倚在榻上低垂着头的汤妧无奈道:“你身子现在这么重哪里放得了爆竹,明年我再陪你可好?”

  见汤妧仍是低着头不理他, 段锦脱了鞋坐到榻上, 手伸进被子抚摸着她的肚子, 柔声道:“妧妧, 莫生气了。”

  他的手不留神往她腿间一滑,触到了一片湿濡,段锦倏地一怔, 呆呆的抽出手来看,烛光之下, 他的手已是血红一片。

  他呼吸顿时一屏, 掀开被子一看, 汤妧的下|身已是一大滩洇湿。

  段锦只觉得脑子一轰, 忙唤道:“妧妧!”

  汤妧这时才抬头看他,一张小脸已是煞白,唇被她咬的发红, 身下的阵痛让她眉头紧皱着,从之前起她的肚子便开始疼了,只是疼一会儿不疼一会儿的,让她不知道要不要喊人, 她感觉自己的脑子像是木住了。

  现在一见自己的情况,她明白自己是要生了,她眼角疼出一滴泪来,看着段锦软软道:“我,我好像要生了……”

  段锦一听她说完,也来不及管还在嗡嗡作响的脑子,踉踉跄跄的下了榻,连鞋也来不及穿,急忙跑到了屋外,扯过一个小厮红着眼道:“快去请产婆,夫人要生了,快去!”

  “快去!!”

  小厮被他吼着一时没反应过来,见他红着眼像要杀人般又吼了一声,他才反应过来,忙不迭点头往府外跑去。

  段锦又急匆匆进了屋内,抱起汤妧到了床上躺下,拉过她的手紧紧攥着,忙安慰道:“妧妧,别怕,我在,我在!”

  汤妧又缓过了一次阵痛,整个人平静下来,见他紧张的模样她宛然笑道:“我没事,你别急。”

  他这一番又喊又闹的,段枫与锦娘听得了消息忙匆匆赶了过来,锦娘一进屋见此情状心下了然,段锦见了她来好似寻到了救星,只是还没开口便被锦娘拉了起来,“出去,出去,妧妧要生了,别在这碍事!”

  段锦无奈,只得松开手一步一回头的走出了屋子。

  一出屋,便见段枫站在屋外,他紧攥着拳,死死的盯着屋门,段枫向他看去,顿时眉头一皱,段锦急得忘了穿鞋,现在双脚踩在雪地里,白袜已经湿透了。

  段枫招来家仆,“去给小锦拿双鞋来。”

  “是,老太爷!”家仆恭恭敬敬地应着走了。

  段枫一听瞬时僵住了嘴角,老?太?爷?

  鞋子拿来,家仆喊着段锦却喊不应他,段枫一把扯过他直接将鞋丢进了他怀里,“穿上鞋,别到时候妧妧刚生完孩子你就病倒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军嫂有特殊的医疗技巧[空间]锦宅嫡女的悠闲日子农女当家之寡妇难为古时候那些爱情睿德太子远古七十二变重生之恶毒姐姐冷王赖上俏王妃重生影帝老婆不好当彪悍农女擒夫记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