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喜你|第68节

推荐阅读:、乱世狂刀港娱1975闪婚有瘾前妻复婚吧凌无声异世剑神之倾城小姐独白1025重生大业恶女逆袭之完美重生寻找失落的爱情婚浅情深冷情总裁暖暖爱染寒光跃千愁逆今神逆天邪神逆袭者沐雨乘风疯丢子傲天狂尊温老三杀死橙福晋有喜爷求不约逆天武神枕边敌人卧底老婆束手就擒氪无不胜全世界都是NPC快穿之还愿人生路宠妻有色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剑破九天先生别来无恙
  正在整理衣领的手顿住, 随即拍上陈放的肩,丁珀鼻翼翕动,澎湃的感激收进欲言又止的动作里, 化为最质朴的一声:“谢谢。”

  “哎,我们兄弟一场, 说谢谢太见外。你今后好好生活,一切重新开始,我就欣慰了。”

  体重保持在140的陈放成功减去脸上的横肉, 看去年轻不少,人也精神了。冲镜子吹着口哨,摸了摸梳得油光水滑的偏分。

  上午十点,他去接丁珀出狱。

  陶惟宁脚扭伤了, 丁馥丽感冒尚未痊愈,陶禧和江浸夜要照顾两个孩子,陈放自告奋勇地揽过接人的差事。

  敞开肚皮吃了顿好的,他又带丁珀去酒店水疗中心洗澡按摩,整个人容光焕发。

  回去的路上,陈放开着车,不时朝丁珀瞥去几眼,笑道:“放心,你这样子不错,记得多笑笑。”

  丁珀很紧张。

  两手握着拳头,上身僵硬绷直,一瞬不瞬地盯住窗外迅疾掠过的街景。

  八年的牢狱生涯让他和这个城市有了距离,全然陌生的景致强烈冲击着他的神经,他捏紧的拳头微微发抖。

  咽了咽嗓子,丁珀的声音透着一丝近乡情怯的沙哑:“我姐姐、姐夫……都还好吗?”

  这问题他已经问过第三遍了。

  陈放趁红灯停下,转头端详他。

  两个人都快四十岁了,陈放注重皮肤保养又减肥成功,仍像三十出头的。而丁珀眼角和眉心有了丛生的细纹,拼出一脸衰败的老态,能想象他在监狱里每天并不轻松。

  遥想当年彼此还是意气风发的少年郎,陈放内心翻滚阵阵酸涩,头又转回去,喉头哽咽着不厌其烦地重复:“好,都好。你姐夫退休了,人闲不住,玩起了摄影。前段时间采风伤了脚,好在不严重,就是得多休息。至于你姐姐,忙着带孩子呢!”

  丁珀一听,声线冷如腊月的冰棱:“我姐带孩子?那姓江的在干什么?”

  “哦,他也带的,不过他平时要上班。本来请了保姆,但你姐不放心啊!非要亲自过问,谁都劝不动。”

  丁珀没再说话,脸上蓄起低沉的愠色。

  前方就是陶家小院,陈放心惊胆战地嘱咐:“你、你可别乱来啊!”

  “放心。”

  进家门前,陈放从后备箱拿出事先备好的炭盆,放在门口,点燃里面的无烟炭。等待炭火燃起的时候,他又取来一把小扫帚,口中念念有词地用扫帚轻刷丁珀全身,围着他转了一圈。

  然后叫他从炭火上跨过。

  “成了!你先进去,我把这收拾收……”还没说完,丁珀大步流星地走远。

  不知为什么,陈放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直发毛。

  总感觉会出什么事。

  *

  客厅沙发上,陶禧背靠抱枕,悠然翘着脚看书,手里转着一个苹果不时啃一口。

  快满三岁的江念春小朋友一星期前就听说舅公要来了,她灵敏地嗅出家里从上到下处处洋溢着期待又不安的情绪,使出浑身解数让妈妈松了口,换上那条本该过生日才穿的糖果色百褶裙。

  这位从未谋面的舅公是她的大恩人,听说他一直待在遥远的小黑屋里,直至今天才回家,江念春再也按捺不住激动,骑在爸爸江浸夜脖子上,俯身压着他的脑袋大喊:“驾!白龙马!前面就是黄风岭,我们进去找舅公!”

  白龙马?

  上周不还是艾莎和安娜吗?

  江浸夜困惑地看向陶禧,后者耸耸肩,假装对陶惟宁每晚给江念春讲西游记作为睡前故事毫不知情。

  于是江浸夜抓住女儿的两只手,从客厅一头跑到另一头。

  他时而踮脚,时而弯腰,一大一小神情严肃,倒真摆出十足十逢山劈山、遇水填河的气势。

  江念春扎了一头漂亮的蜈蚣辫,位于全家海拔最高处,耀武扬威地仰着头。

  两条藕带似的小细腿踢了一会儿,很快就不再满足于开阔的视野,江念春奶声奶气地叫道:“吁!白龙马,我们要过河了!”

  江浸夜非常配合地缓缓蹲下,随即手掌着地趴在地上。

  旁边正给弟弟江念雨换尿不湿的丁馥丽看不过去了,嘀咕一句:“小夜,差不多得了,非要让你惯坏了不可。”

  不等江浸夜出声,江念春铜铃眼一瞪,小手朝她指去,“巨蟒怪!哪里逃!”

  丁馥丽:“……”

  江念雨还不会说话,乌澄澄的眼珠子一转,嘿嘿直笑。

  敲门声随后响起。

  十几分钟前,陶唯宁拄着拐杖去院子看花。丁馥丽换好尿不湿,抱着江念雨去开门,一边说着:“肯定是外公回来啦!我早说了花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看念雨。我们去给外公开……”

  最后那个“门”字被赫然出现的面庞生生截住。

  丁馥丽上一次见丁珀还是两个月前,知道他今天就回来,但比陈放告诉的时间提早两小时,还是让她一霎措手不及。

  激动慢慢覆上眼睛,姐弟俩相顾无言。

  等回过神,陶禧和江浸夜也走来。

  江念春还骑在爸爸脖子上,怯怯地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不复先前的威风。

  陶禧不似过去那般纤弱,生过两个孩子后,在一家人细心的调理下,光滑白净的脸上气色提升了许多,衬得五官明丽,有了小女人的娇俏风情。

  她率先反应过来,犹犹豫豫地喊道:“……舅舅。”

  丁珀使劲点头,半晌才应一声:“哎!”

  他的目光扫过姐姐、孩子和侄女,最后落在江浸夜脸上,沉了沉。

  江浸夜也看着他,在到底该以曾经的死党,还是现在的陶禧丈夫为身份打招呼而纠结,与他无声地对峙。

  “桃桃。”丁珀忽然开口,“抱着孩子。”

  “哦……好。”陶禧不明所以地从江浸夜手上接过江念春。

  下一秒,丁珀一记狠拳擂向江浸夜的脸。

  闷响过后,江浸夜应声倒地。他捂住鼻子,殷红的鲜血自指间流出。

  “爸爸!”江念春的尖叫穿云裂帛,在陶禧怀中激烈地挣扎。

  “丁珀!”

  “舅舅!”

  丁馥丽和陶禧也慌了神,见丁珀扑过去按住江浸夜,大有海扁一顿的架势,也顾不上孩子了,急忙放下,先拉住他。

  “坏人!坏人!不许欺负我爸爸!”江念春小脸通红,粉拳雨点般砸向丁珀的后背。

  而躺在地板上的江念雨手脚乱蹬,呜哇大哭。

  门外陈放正扶着陶惟宁进屋,也目睹了这一切,仓皇上前。

  一时间,整个客厅乱成一团。

  *

  再过不久,江念春就要上幼儿园了。

  此时,她有了人生中第一个烦恼:舅公为什么是欺负爸爸的坏人?

  她读得懂外婆和妈妈对他的眼神,那种家人之间才有的包容和亲切,把他赶走大约不可能了,于是心里一下有了主意。

  江念春抱起茶几上的小糖罐,让陶禧帮忙打开,从里头抓一把松子,双手捧到丁珀面前。她稚嫩的嗓音端得一本正经,说:“舅公,给你。”

  丁珀意外地伸手去接,又听江念春补充:“你拿了我的松子,就不许再打我爸爸。”

  摊开的手掌僵了僵,他没接话。

  江浸夜瘫坐在沙发上,鼻血止住,嘴角有淤青,眼周红了一块,看着惨不忍睹。

  陶禧心疼地拿冰袋去敷,忿忿地叨念:“舅舅,我们有话不能好好说吗?干嘛一回来就动手?”

  丁珀翻翻眼睛,闷闷地哼道:“我就是为了让他挨这两下,才坚持到今天!禽.兽!”

  “禽.兽?”丁馥丽尾音一提,眼梢吊起来,“那念春和念雨不就成了小畜.生?你是这个意思吗?”

  “我……”丁珀吃了一瘪,突然没了底气。

  没想到向来和他同声共气的姐姐,一夕之间转了风向。

  先前还没出来的时候听说江浸夜和陶禧结婚了,还是未婚先孕,丁珀就气不打一处来,后槽牙磨得咯吱作响。

  他思忖江浸夜那王八蛋算盘打得太精了,先斩后奏啊!

  如今瓜熟蒂落,当初江浸夜“绝不碰陶禧一根头发”的誓言已然化作烟灰,随风远逝。

  难道从此真的和他变成一家人了?

  一想起这个,丁珀脸上就有了受辱的表情。

  “舅公,这是我最好的朋友跳跳虎,我和他说好了,让他陪陪你,你别打我爸爸好嘛?”江念春把布偶塞到丁珀怀里,楚楚可怜地看着他,眼里溢满盈盈的哀求。

  “哎!”

  木已成舟,丁珀痛苦地闭上眼睛,把小老虎抱在怀里,点点头,“不打不打……再也不打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还有一章番外,就是他们萌萌甜甜的生活日常~

  ☆、番外2

  远方来的阿姨

  容澜被派回屿安的分公司任职财务经理, 就和老公一起搬了回来。

  收拾整顿妥当,受邀来陶禧家吃饭。

  她事先打听了江家二宝的喜好, 带了礼物上门。

  江念春和江念雨对家里来客人这件事很是兴奋, 这意味着有大餐吃。在电话里,容澜告诉两个娃, 远方来的阿姨还特意带了礼物, 他们更开心了。

  门一打开,两娃就把容澜堵在门口, 笑着直喊“谢谢阿姨”,一声高过一声, 还不断作揖。

  两手空空的她不禁面露尴尬的笑容——礼物放在车后座, 她半途才想起, 让老公回去拿了。

  “没事,你先进来。”陶禧也跟着尴尬起来,招呼容澜进屋。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书推荐:我的娘子是女配福妻好生养重生九零之玩转废柴人生贵妻皇帝奋斗日常娇宠女官(重生)女配又在祸害世界[快穿]最强重生阵容花媚玉堂天子掌中宝

东野圭吾|网站地图